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主政者的工時迷宮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蔡政府的「週休二日制(一例一休)」政策被喻為史上僅見,同時得罪勞資雙方的勞基法修正案。許多人將焦點放在「加班費」之上,說勞工因為加班費減少而憤怒。但是,這是全部的實情嗎?

勞動部的修法概念可能是這樣:先不討論許多企業規避支付加班費的問題,既有的加班費爭議不是本次修法的重點。那麼從「兩週84工時」變成「週休二日之40工時制」時,在慣於不支付加班費的企業工作的部分勞工,會損失2小時加班費。

勞工團體與非工會的廣大勞動者,多了一整天的休假,會因為兩小時加班費的額外損失而出來大罵政府嗎?勞動部有覺悟,縮短工時政策必定會惹怒資方,但是為什麼勞方也這麼不領情呢?勞動團體是必定會緊咬住「一例一休」的防線,但是這股社會的民怨是打從哪裡來的呢?

問題的關鍵在於:「週休二日制」不是「40工時制」。僅在大企業之中,「週休二日制」是一種「40工時制」的便利施行型態並廣為人知。這一點台大國發所的辛柄隆教授已經委婉指出過,並建議賴內閣可以考慮恢復「總工時限制」(即40工時制),廢除「一例一休」的強制休假。

「週40工時制」並不等於「週休二日制」,民進黨長久以來即以「縮短工時」為競選的勞動政策主軸之一,但是,為何「縮短工時(週40工時制)」變成「週休二日制」呢?

根據工商時報2016年10月4日的報導指出,蔡英文總統在「執政決策協調會議 」上,宣言:全國國定假日必須統一,給予全國上下一體適用的秩序,否則會造成人民作息的困擾。「一例一休」推動方向不變,但名稱要改為「落實周休二日」,勞基法修正案須在年底前完成三讀。

「人民作息,全國上下一體適用的秩序」。這是蔡政府推動「週休二日制(一例一休)」的政策藍圖。說到「塑造人民作息的秩序」,我心目中浮現的是古代的「夜禁(宵禁)」和「坊市」制度。

夜禁制度從唐朝開始,有「治安」與「防火」的兩大優點。在農耕社會,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夜禁制度倒也沒有引發人民太大的爭議。達官貴人想要享受音樂、飲酒、舞蹈等娛樂都在以家宴形式舉辦;一般平民想要玩通宵,就要進入特定街區「坊市」去遊樂。坊市內,沒有夜禁,可以醉倒路邊無人理。

夜禁制度因為有減少犯罪,和抑制朝廷份子作亂夜襲的良好維穩優點,五胡亂華時代也依舊為各政權所愛用。直到商業繁榮的宋朝,因應商業活動需要,運輸加工製造百業興盛,夜禁制度就名存實亡了。

回顧中國經濟史,可知商業活動與夜禁是不相容的。換言之,商業社會,民眾並無上下一體適用的生活作息。有利者驅之,勞資皆然。

再來論論西方的生活作息。七日一休是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伊斯蘭教的傳統,為了紀念上帝七天造人的「安息日」,在這一天上述宗教的教徒都應該感念上帝的慈愛恩典而休息來修行。這麼廣大的西方世界的七日一休的作息,起源於共通的宗教信仰。因為涵蓋人數太過眾多,七日一休的規範很容易就成為ILO的國際勞動基本規範。

七日一休的勞動規範,沒有文化信仰的隔閡,又有勞動安全衛生學的背書,早已在全球社會紮根了。但是,「週休二日」卻沒有這樣的宗教文化背景支持。

共產主義的哲學指導者卡爾.馬克思(Karl Marx,1818-1883)的勞動理想是上午勞動,下午釣魚、散步、寫書、閱讀、唱歌、跳舞、喝酒、娛樂。按照馬克思的理想,我們來設想一下供應鏈要怎麼設計:

馬克思下午要「閱讀」,那麼要有多少作者專業利用上午時間來來寫文章呢?書籍要在上午印刷,分送完畢。馬克思下午要唱歌跳舞,姑且說利用公共廣場,上午維修即可;但是,體面整潔、款式新穎,足以應付每日社交的紡織、服飾業的業務量恐怕不是上午的勞動可以解決的。馬克思下午要喝酒,酒店又不能下午勞動,所以要在公共廣場喝酒;酒品的採收釀造和食物的製作,都要專業勞工在上午完成,否則馬克思就成了剝削其他勞工充實生命力的萬惡資本家。

試想,這些假設有可能做到嗎?如果堅持一個「上下一體的生活作息秩序」,連馬克思都難免要剝削其他勞工的愜意生活,更遑論以外貿為基礎的蕞爾小國台灣呢?

「上下一體的生活作息秩序」是一個統治者過度簡化的統治權濫用的社會幻想。連名震東亞的明治天皇在「改陰曆為陽曆,接軌西元紀年」時,都要面臨民眾「以後連父親祖先的忌日都會混淆」的強力反彈,最終以「西方科技大量導入,利大於弊」來說服社會大眾,成功西化維新。

蔡總統的「一例一休」有「利大於弊」的說帖嗎?連「七日一休」都無法全部落實的台灣,縮短2個小時的法定工時,完整一天的休假,就能夠說服全國人民容忍生活秩序的改變嗎?就算企業能夠順利地調派人力,排班在星期六日的婦女,中小學校能夠也排班來上課帶她們的小孩嗎?!

本文特別以立法精神為主題,請蔡總統及對策者重新反思「一例一休」的初衷,不要落入數字迷思,任意將「週休二日制」與「一例一休」畫上等號,以恢復到「週40小時工時」的初衷即興利與民,共創經濟了。

*作者為交通大學經營管理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臺北市商店街區商圈總顧問團委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