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今日南鐵居民,明日錢沾難民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面對各界對「錢沾計畫將導致全台大規模土地浮濫徵收、強制重劃」以及「鬼道建設是為土地炒作而非交通運輸」的質疑,林全表示「不會浮濫徵收,必會嚴謹審查」。然而,29日南鐵東移案公聽會的強暴程序完全證實閣揆的承諾只是「謊言、謊言、再謊言」。因為「前瞻特別條例」的諸多程序捷徑,將致錢沾難民慘狀更甚今日南鐵居民。

土地徵收條例施行細則第10條第5款「對於前場公聽會土地所有權人及利害關係人陳述意見之回應及處理,應於舉行後場公聽會前為之。」居民在4月14日南鐵東移案北區第一次公聽會提出諸多問題。然而,鐵工局一本過去5年敷衍搪塞的態度,實問虛答、重複一再被揭穿的謊言。許多問題,甚至連回答都不回答。鐵工局竟然不顧上述法令,強行在29日召開南鐵東移案北區第二次公聽會。反南鐵東移自救聯合會會長陳致曉在程序發言質疑該次公聽會的適法性,竟遭麥克風消音。主席拒不處理程序問題,逕行會議,並表示若對會議內容不滿意,可以再提出意見。然而,這是話術欺騙。因為,這是北區最後一場公聽會,居民縱使再對官員規避的問題提意見,鐵工局可如以往謊言已對,北區居民再也沒機會追究問題來釐清本案土地徵收的合理性。

陳致曉抗議會議不符程序,並撒冥紙,官員竟然令警察將陳致曉架離會場。其他居民嘩然,起身抗議,也一一遭抬離。眾警力推擠中,86歲母親被推倒,幸無礙。其他場內居民再發言質疑程序,亦不予理會,麥克風再消音,官員再繼續會議。居民紛紛離場,只留下一排陌生長者。居民上前詢問,始知並非被徵收戶。勸其一起離場,回道「不能走,要領便當」。鐵工局官員面對空蕩蕩、只剩臨時假居民的會議室繼續報告,宣稱「平和順利」走完程序。南市府自始便決定用警力對真居民全部清場,所以安排假居民充場面。

南鐵北區二公聽會,警察強抬被徵收者離開會議場。(陳致曉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南鐵北區二公聽會,警察強抬被徵收者離開會議場。(陳致曉提供)
南鐵北區二公聽會,警察強抬被徵收者離開會議場。(陳致曉提供)

這種虛偽溝通、警察暴力、演戲造假的會議已不是第一次!2011年10月,賴清德甚至不通知居民就召開都市計畫小組審議。2012年2月,賴清德控制議程、限制自救會5人和40多位鐵工局與顧問公司專家辯論,且安排暗樁御用學者發問,但仍遭自救會專家王偉民打趴。2013年5月,南市府以犯人上刑場的做法,警察將居民每戶個別押入都市計畫小組審議室。2013年9月,南市府座談會限制非設籍居民子女進入會場,賴清德甩頭遁走,警力推擠居民流血。2013年間,賴清德對媒體宣稱居家拜訪溝通,實際上卻避不回應民眾「南鐵東移必要性」的質疑,只想幫他的金主推銷安置宅。2014年3月,賴清德原擬隱匿居民,次日黑箱通過南鐵都計案,卻因消息走漏,遭鐵青張皓鈞緊急召集居民佔領市長室而告終。2015年5月南鐵都計案審議會,賴清德限制少數居民代表進場發言三分鐘,並再度動用警力將發言逾時的居民連同徐世榮教授與王偉民強行拖離會場。

2016年6月,內政部南鐵審查會花敬群宣稱召開的是「比聽證會還更保障民權」的擴大專案小組會議,卻任南市府顏純左以「我和賴市長都是醫生,不會害人」這種選舉語言規避「土地徵收必要性」的質疑。同年8月,花敬群竟以「本案有安置(縱使居民需負巨債)、所以完全保障人權」、「居民尚存土地(縱使僅剩0.5坪)、所以沒有迫遷」為由通過南鐵東移都計案。這就是蔡政權所謂的「不會浮濫徵收,必會嚴謹審查」!

程序的不正當,必然伴隨實質不正義。機捷A7案的預標售程序,在土地徵收程序未完成之際,就將居民土地賣給財團。官員並假借協助處理違建之名來騙取居民土地徵收同意書的簽名。此案雖然引起學界與社運界撻伐,但仍在行政霸權下,強行執行,並稱「一切合法」!遠雄「我們發了!」的廣告證明,機捷的土地開發意義遠勝於交通。而A7案根本是趙藤雄、葉世文、蔡仁惠產官學貪汙一體的殺人掠地戲碼。如今,南鐵東移案在土地徵收程序未完成時即將工程發包。錢沾舉債在個別計畫未經檢驗評估、可恣意添加計畫的狀況下,就要先行闖關特別預算草案。這些強暴程序背後隱藏的利益分贓恐超乎我們一般人想像。

南鐵北區二公聽會,官員面對空蕩蕩的會議室繼續走程序。(陳致曉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南鐵北區二公聽會,官員面對空蕩蕩的會議室繼續走程序。(陳致曉提供)
南鐵北區二公聽會,官員面對空蕩蕩的會議室繼續走程序。(陳致曉提供)

內政部長葉俊榮教授作為台灣行政程序法權威,總能做道德且精準的論述,諸如「決策與程序踐行均為行政機關,若政府有一定政策立場,將使所踐行的行政程序只有形式上的意義而聊備一格」、「決策與程序踐行均為行政機關,若政府有一定政策立場,將使所踐行的行政程序只有形式上的意義而聊備一格」。然而,道德論述也只是在掌權之前。去年葉部長受迫於智識界對內政部粗暴處理南鐵案的抨擊,而擬定「內政部舉行聽證作業要點」,宣稱將透過聽證追求審議程序正義。然而,當被迫害的百姓提出聽證要求時,內政部又以「沒有爭議」為由,而予拒絕。今年6月遭強制徵收的西港外環道案即為一例。民眾欲透過聽證監督行政濫權,行政濫權當然拒絕聽證。這樣子的聽證辦法也只是個粉飾葉部長個人清譽的遮羞布。正如葉俊榮教授時所言「缺乏正當法律程序(聽證)的行政將導致公共利益的喪失與人權維護,政權也因此失去統治正當性」!蔡政權透過強暴南鐵東移案證明自己並無統治台灣2300萬人民的正當性!

南鐵居民近五年來,一直想和政府講道理。但官員們一直證明政府只想當強盜。在南鐵案中,政府為什麼拒絕公開資訊、為什麼拒絕聽證詰問、為什麼不斷強闖程序的原因很清楚。因為真相醜陋不堪!官員假借工程、專業之名編造的七十餘謊言,全遭百姓戳破。公文證據顯示這個案子就是「政府恣意編造理由奪財掠地」。隱藏於行政專權下的,則是政客恣意土地重分配所生的私人利益。南鐵真相徹底揭穿神格政客與自詡民主進步的政黨虛偽、民粹、殘暴、貪婪、謊言的面紗。

總經費達1兆5千億的錢沾計畫是南鐵東移案50倍的規模。徐世榮教授估計其迫遷人口可達11萬人!然而,諸多計畫之可行性評估甚至不及南鐵案。「前瞻特別條例」更創造了諸多程序捷徑以規避現行公共債務法、預算法、原民法、都市計畫法、環評法。諸如,特別條例第九條將都市計畫二級形式審查改為一級、第十條使區域計畫得與環境影響評估併行審查。都將使審查更簡化,更形式化。面對立法委員,民進黨尚敢念完條文就闖關立法院委員會。面對更沒權勢的老百姓時,還會客氣嗎?將可預期錢沾相關計畫的審議程序將更殘暴、行政將更恣意、人權將更不保。南鐵居民慘狀恐數十倍、數百倍地重現於全台錢沾難民。

*作者為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會長,紐約大學理工學院電機博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