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兩封信─外省第二代眼裡的中華民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賴揆說:「我們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不會另行宣布台灣獨立」、「我們是主權獨立國家,與中國互不隸屬」。這是令人興奮的宣示,獨立建國終於能上得了檯面!賴揆的中華民國相信是必要的「過度」。

 一位資深媒體主編告訴我,她很難認同中華民國只是流亡政府不是一個國家,這個「偽中華民國」的說法,也難認同過去是「殖民統治」,她說:「不進聯合國也不代表中華民國這個國家就不存在。

我知道,在台灣持著這樣想法的人很多,他們也愛這裡,在台灣生長,用心生活,只是教育上、情感上的因素,或是對台灣歷史沒有深刻清析的了解,其實我周圍的親友也都是如此,但是我們仍要尊重、耐心,因為台灣只有一個,不能分裂,於是我回了這位朋友。

您好:

想跟您交個朋友,就分享互動一下囉!

一、 哈---我跟您一樣外省第二代。眷村長大,師範體系畢業。

二、 鄭南榕自焚時其辦公室在我學校附近,震驚。之後我教台灣史與藝術。從台灣人在這塊土地的悲痛而言,228、清鄉、白色恐怖是殖民統治,不是殖民統治,也是「自我殖民」一如非洲、中南美洲、中國,那些強人總統,同文同種,但人民所受的苦難卻不輸給西方殖民時期。

三、 台灣是全世界唯一土地、人民、政府、主權四項條件皆具備的現代國家,但卻不承認自己是一個國家,如李登輝所言「國不成國,只有台灣。」

四、 唯一是國家卻沒進去聯合國的只有台灣。獲得普遍承認的國家和地區共有249個,其中193個為聯合國會員國,加上梵蒂岡羅馬教廷(國家身份)共194個國家。其餘55個為地區。當然台灣絕對不是地區,因為現代國家的四個條件都具備。

五、 台灣人想擺脫國共糾纏,成為自己的主人,中華民國憲法國土還很荒唐,而國旗當然也是移植自中國。

六、 在台灣人的內心,中華民國是殖民統治,既已民主化,走向公民社會,自然希望除去威權符碼。

七、 李登輝老來心心念念的是第二次民主改革,完成國家正常化。我們為什麼不能用中華民國?什麼名字都好,脫離國共內戰的延伸,制新憲,才是理想。

八、 植物的根在土裡,我的根在腳下這片土地,這是我三十歲之後才明白的,因此選擇認同土地。也因為明白台灣歷史裡的悲痛,我們珍惜民主果實,當然尊重言論自由。

九、 我讀過您的文章,知道您的思路。了解意識形態難改變的,沒關係,交流一下,別見外了。                                  

每回看見藍綠雙方網上互稱「綠蛆」「藍蛆」,心好痛,我想起《盧安達飯店》那部電影,盧安達內戰前,族群間的仇恨與緊張已到達了臨界點,竟稱對方為「蟑螂」,我真恐懼再這樣下去台灣會撕裂。但賴揆的折衷,真是務實台獨嗎?中華民國能走向國際?我相信這只是過渡期間的務實。但至少他已經清楚地提出台灣就是台灣,目前已實質獨立,絕非僅是中華民國的一省,只是現在的名字叫中華民國。相信未來時機成熟,正名、制憲、入聯,必完成台灣人四百年的夢想。感謝賴揆,能在國會殿堂說出「台灣獨立」四個字,讓台獨運動向前跨越一步。

很高興這位未曾謀面的主編回信了:

我不論如何不會否定中華民國的意義,對我而言,做為亂世兒女(我爸媽)的女兒,庸庸碌碌過一生,我唯一能做的是,愛我所從出。我的父母的人生,在離亂中斷裂,沒有人記憶他們,他們是被大時代踢出去的人,但我不會否定他們人生選擇的意義。

我的父親不是老兵,不是沒頭沒腦被國民黨抓伕過來的人,他是流亡學生,他選擇不要共產黨,他要民主自由的中華民國,不論後來的白色恐怖如何,他的選擇,在那個時代,總有他的道理,事後看來顯然沒錯,他若留在中國,不知下場如何(必然悲慘),還不知有沒有我哩。

我只追求民主自由,還有,二十一世紀,不要隨便拋頭顱灑熱血,我立定志向不當烈士,那年代過去了。你若堅定志向搞台灣國,公投可也,萬萬不必革命,飛彈打來,我都老成這樣,不在乎了,但我天然獨的兒女可吃不消(我嫁的是正港台灣人,家裡還有威權時代黑名單)。咱們好好當朋友,別讓我跟著你搖旗吶喊,我只負責罵罵當朝者(也是美好的小確幸)。

我和這位主編年齡相仿,雖然眼中的「中華民國」不一樣,但收信時,就是高興得很,溫暖親切,儘管未來國家的意象不同,但都熱愛腳下的民主台灣,兩位外省第二代女性的對話,意識型態當然不易改變,但人性價值裡尊重、理解、疼惜才是可貴。別讓我們的台灣在仇恨中撕裂,或許賴揆說法:「台灣是個獨立的國家,叫做中華民國」具最大公約數,是目前最和諧安全的說法。

*作者為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曾任台灣史教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