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國民黨中常委選舉後,吳敦義的第三道改革?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從今年年初黨主席競選白熱化開始,國民黨浩浩蕩蕩進行了黨主席、黨代表、中央委員和中常委的選舉,歷經十個月,終於在本月1號正式結束這一系列黨中央的權力結構重組。然而在選舉期間,無論是哪一層級,在選舉過程中都引發不少糾紛和爭議,即使是重要性較次之的中央委員和中常委,也是如此。

雖然說,引發中央委員和中常委爭議的問題癥結,在過往早已存在,不過作為新科黨主席,被期待能為黨內帶來新氣象的吳敦義,仍因此受到黨內部分人士的批評,認為吳並沒有積極的去消弭爭議、處理問題。

引發問題的責任在誰?

公允來說,國民黨中央委員和中常委最主要的問題來自於其選舉制度,而並非特定一人之責任。首先,由於中央委員和中常委採取「複數選區」和「限制連記」,前者指的是一個選區能產生多位當選人,後者指的是選民可以投一個以上,但少於當選人數的參選人。而在這樣的選舉制度下,換票或配票的選舉行為就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因為採取這樣策略的參選人基本才能當選;其次,爭議之二的萬年中常委,事實上也緣由於選制上採全國性選區的緣故,因為在選區過大的情況下,新進的挑戰者很難有足夠的時間和人脈走訪全國;最後,由於前述問題,因此也導致國民黨最後選出許多僅能在黨內競選、不具外部選舉能力、不符民意、不接地氣的黨職人員。因為具外部選舉能力、接地氣並不能有助於參選人在此套選舉中出線。

而如果說,中央委員和中常委的爭議導因於選舉制度,那對於吳敦義的批評或許就有不公允之處。因為兩者的選舉制度分別規範在《黨章》和《中常委選舉辦法》,皆必須由全代會進行議決才能更改,並非吳一人可決定之事。而除了參加過同日就任的二十全第一次大會外,新任黨主席迄今尚未歷經其他次全代會,因此將因選制而引發的問題歸咎在新任黨主席身上,就並不妥當。

20171001-國民黨中常委投票,吳伯雄投票。(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01-國民黨中常委投票,吳伯雄投票。(甘岱民攝)
國民黨中常委投票,吳伯雄投票。(甘岱民攝)

吳敦義的第三道改革?

然而,雖然此次責任並不在於吳,但是問題卻是實際存在,因此做為黨主席的吳,自然也必須有所當為,進行改革。所以在選後隔天,吳就表示國民黨的中常委選制應該進行修改,希望新任中常會能成立選制檢討的改革小組,研擬方案,解決問題。根據聯合報報導,目前可能會往比照立委採取選區制,以及限縮任期的方式進行。就筆者的觀點來看,採區域的選區制,不僅可以產生接地氣、符合民意、能挑戰公職的中常委外,亦可大量減少換票行為;而規定中常委僅能連選連任一次,則有助於新血注入,避免萬年中常委的情形。可以說是在實質上真正改革中常委過往最被批評的問題。

事實上,令筆者相當意外,筆者在年初時曾針對國民黨內的制度問題,分別就地方、黨團和中常會撰寫專文探討。如果此次中常會改革能遂行,那麼結合吳上任之後,將黨團總召列為當然政策會執行長、列席中常會、參與智庫,和地方主委直選。可以說,吳確實將國民黨的制度改革推進了一大步,有次序的進行了三道改革。因為事實上,從國民黨主席直選以後,黨內制度,尤其是涉及權力運作的部分,就並沒有太多實質改動。從此來看,就可以看出目前國民黨確實在制度上,朝向實質改革的方向前進。

不過作為國民黨內制度問題的研究者之一來說,筆者必須指出,國民黨在過去雖然有進行制度改動,不過時常是出自於一人或一時的決策。而這些個案性的變動,雖然單獨來看,有其脈絡和合理性,但是通盤來看,可能就不利於國民黨的整體發展。舉例來說,黨主席開放直選,當然能賦權予基層黨員,產生一位具正當性的領導人,看似是正確的改革。然而,在黨主席開放直選的同時,卻未修正中常會和中常委的功能和職掌,最後當然會使得中常會淪為橡皮機關,產生不具實用的中常委,因為中常委不可能與黨主席抗衡,讓中常會成為黨主席之一言堂。所以說,在分別對地方、黨團和中常會進行改革時,也必須重新對三者進行通盤考量,進行統一性的改革。如此一來,才能避免制度上發生矛盾,產生出新的問題。因為此三者不僅是各自問題,事實上三者也是相互有所關連,無法切割來看。

通盤改革的方向?

所謂改革,就必然是針對既有問題進行修正,避免其缺點影響目標之實現。而對於國民黨來說,目前最主要的目標,自然就是2018的選舉成敗,所以說,改革的目標,就在於強化國民黨的選舉能力,以全力爭取2018的勝選。那麼進一步來說,要強化國民黨,就必然涉及到三個方向:終止內鬥、切合民意、培育人才。

針對內鬥部分,筆者長期以來抱持制度衝突論的觀點,認為國民黨之所以內鬥不斷,原因就根源自黨內制度,即黨中央與地方、黨中央與黨團、黨主席與中常會之間的制度設計。一言以蔽之,國民黨內的衝突,就是由於制度設計不當,使得彼此之間沒有一個相對公平的遊戲規則所引起的;切合民意部分,雖然民進黨上台以後狀況頻出、執政不利,時有違憲之虞的爭議。不過從民調來看,國民黨卻尚未有真正起色,顯示出仍未走出2014至2016的敗選低潮。有論者認為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國民黨陷於內鬥、自顧不暇,無法針對議題,凝聚黨內各方的力量,整合戰力,進行攻防;人才培育部分,國民黨更廣被評為人才斷層三十年,可見問題之嚴重。筆者在過去的文章中也指出,人才斷層的問題事實上根源於自歷史和制度性問題,即分流式人才培育、中央-地方派系分離和贏者全拿的黨中央。

而綜合來看,可以清楚發現,三個問題的共通點就來自於黨內制度,因此,在攘外必先安內的原理下,要強化國民黨在2018的選舉戰力,就必然必須進行通盤性的制度改革。當然,改革也不是一蹴即成的,並不能急迫,而係必須經過黨內各方諸多協商,來磨合彼此歧見,找出最佳解決方案。因此筆者認為,除了組建改革小組外,進行「黨是會議」亦是另一種可行的辦法,因為在過去,國民黨還並未針對此種涉及黨未來的制度改革進行大鳴大放的討論。並且黨是會議也能處理一些爭議性較大的制度改革方向,而不會使得改革被抹上為特定人服務的批評。

20171001-國民黨中常委投票,馬英九投票。(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01-國民黨中常委投票,馬英九投票。(甘岱民攝)
國民黨中常委投票,馬英九投票。(甘岱民攝)

結論

總結來說,吳敦義目前針對黨團、地方和中常會的改革和改革方向,已經是國民黨過去未有的大改動,因此自然令人有高度期待。另一方面,更值得慶幸的是,就目前的國民黨來看,不僅主席帶頭進行改革,許多黨內政治人物也相當支持改革,例如新生代的江啟臣委員就呼籲進行制度性改革;而其他雖然沒有觸及到制度部份,例如蔣萬安委員,亦在當選完中常委後,公開表示國民黨一定要進行改革,可見改革已經成為黨內共識。而這對於從2014就頹勢至今的國民黨來說,自然是相當難得的重振契機,必須加以把握。

*作者為台大政研所碩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