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大佛普拉斯,看見不忍凝視的臉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導演一開始就以類似老電影辯士的旁白,預示了這部電影不是一部記錄片而是虛構的故事。黑白影像的特質,看起來很像寫實記錄片 ,但是導演就是不要讓你以為這是記錄片,才三不五時跳出來說說話 。電影以黑白的單色調 ,穿透了台灣社會底層的荒涼貧瘠,重現窮困者的生活實況,但這不是在控訴富貴階級的壓迫 ,更沒有同情貧窮的角度跟悲情的情緒,那到底導演阿堯在搞什麼?

對於從小以台語為母語,又生長在非都市地區的人來說,片中的幹聲連連,就像夏天裡的蟬叫聲一樣自然吧!裡頭的底層人物,我們並不陌生,類似拾荒的孤兒肚財,家有老母下無子嗣;職業是看門又兼殯葬樂手的菜埔,以及另外的無名流浪漢釋迦…在筆者營造業的工作場所裡可是多的很,只是平常看不到他們完整的生活而已。看不到他們對於我們所共組的這個社會的觀察與看法。而這群人就活在我們身邊 。我們習慣以同情可憐但是又保持距離的態度看待他們。大多數人早有定見與偏見的這群人,我們大多因為他們的身分地位卑微而直接忽略,但是導演在電影裡 ,暫時把世界顛倒了過來。讓我們從他們的眼睛去看我們這個世界,聽他們如何評論這個世界。一方面讓我們認識這樣的人與人生,一方面也用另一個視角認識我們的世界,就像讓黑白認識彩色,也讓彩色認識黑白。

大佛是留美藝術家啟文(戴立忍)的作品,也是大宗教家訂購的商品,用途是要當作信徒在莊嚴的法會裡頂禮膜拜的對象。大佛普拉斯是大佛PLUS(+)的意思,也是全片最重要的梗。但劇情其實是最不重要的部分,導演一直告訴你這只是戲 !裡頭雖有凶殺案 ,但談的不是善惡,有宗教符號卻也不是要跟觀眾道德訓話 ,對權貴有嘲諷卻不去深入批判權力吃人的結構。這裡最重要的呈現 ,是人活著的本能!

窮人與富人的差距看來很大 。就像黑白與彩色的差別,但是本質上難道沒有相類似的地方嗎?我們一樣都是人類,都需要活下去 ,也都因為要活下去而有所需求 。雖然有落土七分命,跟七分靠背景的差異,但是除了吃喝睡以外,我們都需要依靠 ,需要有同伴,盼望有人可以取暖,也一樣會有欠缺 ,連必須為了活著 ,而忍氣吞聲這種鳥事 ,都一樣會遇到 ,只是方式跟形式不同而已 。聲色娛樂場所裡的作樂跟貨櫃屋裡的偷窺都需要同伴,作愛也需要同伴,高高如美女貴婦、藝術家、副議長跟拾荒者都沒有差別 。

人天生就有色慾需要滿足,做愛跟偷窺人家做愛都是滿足的方式。宗教團體以及莊嚴的儀式不也是相同的作用?最後 ,人都會死,我們都是人 ,都會有死去的一天 。亞理斯多德早在兩千年前就揭示了這個定律,只是怎麼死會有一點不一樣 ,死了就都一樣了。這社會百態跟眾生相 ,在導演的呈現下就像一台絞碎機 ,幾乎沒有人是真正滿足的活著 ,連仰望莊嚴佛像的師姐都是 ,有的只是絞碎機裡 ,一些人浮在上面 ,有的人沉在底下。

導演的鏡頭 ,用了許多精彩的對比來呈現上述的人間群像 ,黑白與彩色是貧困掙扎與慾望追逐的對比基調;角色上有肚財對比藝術大師啟文 ,一低一高的飽足思淫慾 ;菜埔對比副議長劉三城的卑微與蠻橫 ;藝術家跟老闆都夠有錢了 ,是窮困者盼望仰首或是畏懼的對象 ,然而他們也有著各種欠缺 ,例如頭髮、例如生意、或者是權力與性慾 ,當然 ,缺錢與被警察捉走的恐懼也是一樣的 ,因而狗急跳牆時也跟被壓制在地上的肚財算是難兄難弟吧 ! 

大佛普拉斯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佛普拉斯
大佛普拉斯

菜埔與肚財兩人也是既同又異 ,命運雖然同樣貧苦 ,但是在面對生存的艱難時 ,菜埔是溫順如靜止的水 ,任人擺佈 ,但存有老實人的正直與善良,肚財則是 ,在辛苦了一天僅僅卑微的換來100元 ,也要想盡辦法擁有一片自己的天地 ,他僅有的一點點尊嚴 ,也要找到適合的對象跟場所展示 ,哪怕快樂只是片刻 ,對其他的流浪者也不吝伸出援手 ,這兩人的特質算是本片的主調 。

在主調的旁邊 ,有著類似菜埔跟肚財的警察生態 ,連會捉人的警察大人都會有“哄幹隨人”的無奈,跟肚財的遭遇 ,那就像第十八層地獄跟第十六層的差別 。在海邊才睡得著的流浪漢釋迦 ,又是另一種活著的姿態 ,像隻旁觀的孤鳥 ,需要同伴又享受孤寂 。葉小姐則是一位有錢的富家女,為了活著 ,渴望一個同伴 ,不惜用她的金錢 ,還有她的口腔跟陰道去交換 ,其實看不出來她有多享受跟多麼滿足 ,而那樣的需要跟菜埔吃到的又冷又硬的過期咖哩飯 ,其實是很類似的 。

窮人的世界是什麼?窮人其實也會幫助比他更困難的人,同情心並不比你我少 ,甚至更多,我們有家人朋友,他們也會各自尋找同伴取暖,甚至互相餵食 。我們之間的差別 ,其實只有一點點而已 。而災禍來臨時的考驗 ,隨人顧性命的現實也並非不合人性!

看著電影 ,想想這社會的絞碎機裡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也會被攪進那底層裡 ,這是在每個人心中都真正存在著的恐懼 ,儘管我們自己不常察覺到這恐懼的存在 ,但是我們的潛意識確實用力的去避免接觸那個底層 ,也避免自己被踢往那個地獄 ,這個景象在阿堯導演透過那仿佛地獄來的聲音及影像 ,傳入觀眾的視線時 ,忽然清楚了起來。

水的意象幾乎貫穿了整部電影 ,是除了黑白以外最重要的畫面元素 。荒涼似無盡頭的河濱上有著拾荒者巨大的負擔 。而大官與富人放縱色慾的地方也在水池裡 ,在黑白影像之下 ,水大多呈現的是暗黑的色塊 ,連下雨的天空也是 ,比較特別的一幕是流浪漢釋迦獨自一人在廢棄的泳池裡洗澡的畫面 ,水是透明亮白的 ,那場戲裡的釋迦仿佛是個神秘的印度隱士 ,身體與心靈是全然自由的 ,我想著那會不會就是導演阿堯自己在戲裡的替身 。

整部電影的影像風格裡 ,每個鏡頭的構圖與對比都像是一幅出色的靜態寫實相片 ,有時候明明是動態的畫面 ,卻又有靜止的張力 ,它吸引住觀眾的目光卻又讓人不忍凝視駐足 ,尤其是菜埔之母那張漠然無助的臉 ,相信看過電影的朋友一定知道筆者在形容什麼 ,那是作品能夠穿透我們潛意識的魔法 ,也是藝術上的傑作 ,阿堯一定是有個魔力的導演 ,我想他也真的到過地獄走了一遭 !

阿堯導演讓我聯想到沈從文的自傳裡 ,以他者的視角來觀察自己與周遭一切的關係 。導演無疑的對於真實世界裡 ,類似電影中角色的人們 ,是有著同情憐憫的 ,但是本部戲裡的阿堯導演卻是個盡責的第三者 。不讓自己的一絲情感跟主觀評價去形成簾幕 ,他似乎察覺到那會阻礙了觀者的視線與感應 ,因而讓整部作品 ,在影像內容上維持著非常高的客觀性。另外筆者也隱約連結到蔡明亮在“郊遊”這部既是畫也是電影的奇異作品 。那種人在卑微求生的壓力下 ,會有的反應。只是在作品的態度上跟大佛普拉斯不一樣,蔡明亮堅持著身為人 ,對尊嚴的保衛戰鬥 ,而大佛普拉斯比較宿命 ,也比較沒有掙扎 ,但兩部電影對於底層社會裡 ,人的形象的描繪都是精準而深刻的 ,這是善於觀察社會與人群的藝術工作者共同的素養 。

大佛普拉斯演員陳竹昇、莊益增(圖/翻攝TaipeiFilmFestival@Youtube) © 由 風傳媒 提供 大佛普拉斯演員陳竹昇、莊益增(圖/翻攝TaipeiFilmFestival@Youtube)
大佛普拉斯演員陳竹昇、莊益增(圖/翻攝TaipeiFilmFestival@Youtube)

演員的表演才是這部電影的靈魂所在 ,導演真是很會選角 。戴立忍是其中最知名的明星 ,但他其實是配角 ,而且是非常卓越的配角 ,為了維持整部戲的調性 ,他的南部台語腔幾乎沒有破綻,色慾的表現極其專業,不用靠裸露 ,大部分僅以聲音跟臺詞的表演 ,就比大多數的A片精彩了,光是這一點就應該頒獎給他 ,尚不論他甘為配角的胸襟了 !

莊益增是我第一次看見的演員 ,他演看顧工廠大門的守衛 -菜埔,也是我認為本片最出色的演員,那火候像是長日將盡裡的安東尼.霍普金斯 ,善良老實的角色裡 ,喇叭吹不好被團長幹的認份,表現色慾時的節制溫吞 ,想要求助小叔時的無奈 ,想要伸張正義時的膽怯 ,都恰如其份 ,不多不少 ,最後的怒吼也忠實的守住角色的個性 ,這很不像是剛出道的演員 。

舞臺劇出身的陳竹昇演出肚財 ,他在總鋪師裡的水腳A,讓人印象深刻 ,表演經驗則已經是表列不完了 ,他的表演功力展現在大量的臉部表情特寫 ,尤其是貨櫃屋內偷窺行車記錄器時 ,觀眾其實是透過他的表情跟聲音才看得見戴立忍的慾望,而他的厲害之處就是 ,一張表情同時表現兩個人的慾望 。

大佛普拉斯是我心中的藝術傑作 ,也是心靈上的鄉愁所在 ,觀看時 ,好像進入了過去似曾相似的時空裡 ,那人那景勾起了許多模糊的人與事 ,相信其他的觀眾也會有類似的感覺吧 。這不是業配文 ,真心推薦朋友進場觀看這部傑作 。

*作者為土木技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