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寄生藍綠,就是勞工階級過勞死的根源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整場勞基法修惡大戲,其實延續2016大選前藍綠對決的戲碼:「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選民選擇用民進黨來拉倒國民黨,包括第三勢力小黨,也在立委選情告急下,紛紛和民進黨眉來眼去。當年蔡英文、朱立倫、宋楚瑜三人,選前都接受了工商團體面試,其中蔡英文一面說要降低工時,另一面又說不提高企業勞動成本,虛偽透頂。當時人民民主陣線主張總統投廢,成員何燕堂投書風傳媒:

「將『藍綠對決』轉換成『廢綠對決』,就能在選舉當下,立即對未來的綠營執政者形成巨大的政治壓力,為選後的形成穿越藍綠的人民制衡力量的打好基礎。廢票不廢,是人民在1%的統治階級互鬥,換湯不換藥的選局中,99%人民得以敗中求勝,開創生路的積極作為。」

不過,當年的總統廢票論,敵不過讓民進黨取代國民黨的選民期待,同時,第三勢力的立委候選人們,也想藉民眾期待民進黨的這股動力一起雞犬升天。這次勞基法修惡抗議聲中,「民進黨背棄勞工」的口號,根本反映了選民一路以來對於政治自主性的缺乏自信-明知蔡英文一定會勝選,為何還不敢以廢票累積能量,持續監督制衡?包括第三勢力小黨,明知民進黨的欺騙性,卻也在選戰期間紛紛放水、甚至還藉拱蔡英文來拉抬自身選情?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執政,與資本家靠攏的本質早就暴露,這回邱議瑩嘲諷反對勞基法修惡只是「錄音帶」,潛台詞就是在對選民公然挑釁:你們還不是靠我們拉下國民黨的?敢奈我何?

20171204-民進黨立委邱議瑩4日出席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204-民進黨立委邱議瑩4日出席立院衛環與經濟委員會,審查勞基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顏麟宇攝)
民進黨立委邱議瑩嘲諷反對勞基法修惡只是「錄音帶」。(顏麟宇攝)

一年前民進黨剛上台,美其名為了降低工時,落實週休二日的競選承諾而修正勞基法,通過一例一休。現在看來,不僅是掩護砍假,更是將各種在勞動現場陳痾已久的問題,通通算在一例一休的頭上,好讓民進黨順勢重提修惡。舉例來說,連加班沒給加班費,老闆被勞檢處罰,都被市議員提出來質詢地方勞工主管機關,最後回到中央推動二次修法的。更不用說如輪班間隔時間等新法,根本還沒上路。民進黨操作民怨遂行服務資本家,完全是一場陰謀。

勞基法修惡,是政策殺人

本次修法,是徹底踐踏過去工會、工傷團體長年的訴求,除了鬆綁七休一、放寬加班時間挪移彈性外,以勞基法34條輪班間隔時間為例:早在2012年,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等團體至衛福部抗議,提出基層護理人員班表,「一週內輪值兩種班別或三種班別」的畸型班表(護理界俗稱花花班)比例就超過三分之一,且常見下大夜班後休息24小時緊接白班、或半夜十二點下班後早上緊接白班等情形。過去勞基法34條對於輪班間隔時間下限規範不清,針對本條也沒有勞檢,105年11月勞基法新增「應有連續11小時休息」,卻遲遲沒有公布實施時間,這次修法卻加以鬆綁到8小時,最後送出委員會的版本,則修正成「例外特殊狀況、專業狀況,須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會同勞動部核准」。何謂例外、何謂專業?勞工對於主管機關與勞動部的信任崩盤,這項折衷案仍然是倒退。

過去民進黨在野時,常拿過勞議題開記者會,砲轟執政黨,這次整個民進黨執政團隊,各種發言對於「過勞」問題都非常無知。主導修法的賴清德,在11月30日接受三立新聞專訪時就說:依台灣現行的法律,一天工作8小時、加班4小時,是不可能常態性地每天只休息8小時、去工作16小時,「這是不可能的」。賴清德面對這年來不斷爆發的護士過勞問題,公然說謊。

20171203-過勞大悲功德大法會-集誦勞基法經,在行政院前,勞工一例一休再修法民團改編「勞基法功德經」,勞工集體落髮剃頭誦經抗議,警方戒備。(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203-過勞大悲功德大法會-集誦勞基法經,在行政院前,勞工一例一休再修法民團改編「勞基法功德經」,勞工集體落髮剃頭誦經抗議,警方戒備。(陳明仁攝)
過勞大悲功德大法會-集誦勞基法經,在行政院前,勞工一例一休再修法民團改編「勞基法功德經」,勞工集體落髮剃頭誦經抗議,警方戒備。(陳明仁攝)

2009年工傷協會即提出「過勞入刑」

勞基法最該修的,是對於違反工時規範、危害工人健康的企業主,課以刑責、提高罰鍰。2009年國際工殤日當天,工傷協會提出「過勞入刑」,當日本、韓國都早已在勞基法中明訂違法超時的雇主刑責,反觀台灣,過勞已經是整體國民健康的大問題,勞動部、衛福部都沒有對策。提案一出,2011年3月工總、商總等六大工商團體發表聯合聲明反對,並對立委施壓,最終在2013年的修法戰場上,為過勞企業留下後路。過勞的人口,當然就不會因此減少。

當過勞工程師徐紹斌的父母,聽到勞工局只對南亞科開罰寥寥數萬,憤怒地說:「罰個幾萬塊,公司賣兩支手機就賺回來了!」明知過勞風險,卻讓勞工持續超時,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作,這跟讓勞工進工地卻不發安全帽有什麼兩樣?但為此,人民民主陣線在2016年選戰政見,再次提出過勞企業入刑政見,做為壓制勞動彈性化的手段。

慢性(被)自殺的勞動階級,別再寄生藍綠

根據勞保局2016年10月統計,2011到2015年間,台灣共有398例過勞案件,其中高達163人死亡,相當每11天就1人過勞死,並佔所有職業病死亡給付件數最大宗。不過,如果打開健保統計資料,104年全台灣腦心血管門診人數是480萬人,精神疾病則是250萬人。到了105年全台灣自殺人數是3765人。這些數字當中,有多少人其實是超時工作、休息不足的工傷黑數?誰不知道睡不飽會引起心血管問題,更別提許多上下班通勤車禍,根本就是過勞的後果,這全部沒有被官方計算在過勞人口。在過勞認定基準中,「連續工作時間」是一項重要指標,一旦鬆綁七休一、或是放寬加班時數挪移,讓連續工作時間延長,就是直接提高過勞風險。

一項重大建設,都要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工傷協會在參加抗議勞基法修惡記者會上就曾質問:為什麼爭議這麼大的勞基法修正案,提不出一份勞工健康風險影響評估報告?12月5日一群職業病專科醫師在網路上公布民間版「勞基法修法勞工健康風險評估報告」明確指出縮短輪班間隔、放寬連續工時對工人身心的影響。

合理工時只是預防過勞最基本的一層,降低工時的意義,是縮短服務業鞠躬哈腰受氣的時數、是降低因為人力不足而被迫跟同事上演後宮甄嬛傳的時數、是讓人鼓起勇氣想下班回家吃飯逛街時,可以比較理所當然一點。台灣經濟發展至此,老一輩的工人或許會想,當年我們對於加班求之不得,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這麼操不得?看看RCA事件就知道了:如果無法殺進政商統治結構,勞動階級要嘛選擇「馬上窮死」,要嘛選擇用加班費換看病錢「慢慢過勞死」。你會怎麼選?

從過去30年來的工運經驗,我們清楚看到,國民黨和民進黨都不敢得罪資本家,利害當頭,勞工就是被拿來墊背。在反對勞基法修惡的行動現場,許多人說要用選票制裁民進黨「民進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但更重要的問題是:制裁之後,新的選項是什麼?勞動階級要徹底斷念,與其寄望清新有力的小黨、政治明星,不如打破對政治代理人的虛妄期待,準備自己取而代之!正如同抗議現場,也有人喊出「隨便推一個勞工都比這些立委強」,是啊,關鍵是勞工要自己取得資源分配的權力,而不是等著被分配,這次勞基法修惡,再次告訴台灣勞工,不要再妄想有什麼政治明星、救世主可以依靠,迅速翻轉命運。勞工只有靠自己參選拿回政治權力,才是最牢靠。這過程或許比較漫長,但千里之行,始於足下,2018年,就捲起袖子自己參選,才是正道。

*作者為工傷協會專員/人民民主陣線成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