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從川普對華軍售及華美海軍艦艇互停 觀察台美陸三角關係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美國川普總統於6月29日簽屬了一批對華軍售。無獨有偶,美國參議院專家組(Senate Panel)於前一天以21比6通過了Cotton參議員所提華美軍艦互停的提案。這二事在台灣引起高度討論也引起了大陸地區有關單位及媒體的交相撻伐。

筆者認為要清楚討論這看似相連的兩事,要先釐清這幾件事:

(一)得從2016看起。(二)軍售實質內容。(三)軍艦互停的實質內容。

2016年美國空軍戰力最強的F22戰機,經常性的「進駐」在日本的「嘉手納空軍基地」。然後,在2017年1月18日,美國海軍陸戰隊的一個F35聯合打擊戰機中隊VMFA-121開始常駐在日本的「岩國空軍基地」。而F22及F35就是美國現役空中打擊武力中戰力最強的2個機種。

大致的說法,都傾向於這種部署是為了東北亞情勢而為,筆者倒認為這是「項莊舞劍」。

此次軍售包括了「標準2(SM-2)飛彈 Block IIIA」、「MK54輕魚雷」、「MK48種魚雷」、「AN/SLQ-32(V)3 電戰系統升級(基隆級驅逐艦用)」、「AGM-154C JSOW(聯合視距外武器)」、「AGM-88B HARM(高速反輻射飛彈)」、「Surveillance Radar Program (SRP) Operation and Maintenance Support(預警雷達支援)」等六大項。因為SM-2及魚雷本來就有,基隆級主要功能為防空,所以比較值得注意的是JSOW、HARM、SRP等三項。

首先,JSOW (Joint Standoff Weapon),簡單說就是在敵防空飛彈射程外放飛的精準對地滑翔彈,是標準的攻擊武器,可由戰機在我領空放飛直接打擊大陸沿海內陸數十公里之目標。

JSOW (Joint Standoff Weapon)。(取自維基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JSOW (Joint Standoff Weapon)。(取自維基百科)
JSOW (Joint Standoff Weapon)。(取自維基百科)

次者,HARM (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專打雷達,目的在摧毀雷達或讓敵方不敢開雷達。美軍空中武力作戰時,與電戰機一樣,是在攻擊機隊到達敵方目標區之前先除掉敵方耳目的先攻部隊。又是標準的攻擊性武器。

HARM (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取自維基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HARM (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取自維基百科)
HARM (High-speed Anti-Radiation Missile)。(取自維基百科)

第三,SRP乃大名鼎鼎的「鋪路爪長程預警雷達(AN/FPS-115 PAVE PAWS)」的升級支援計畫。而我軍坐落於麗山基地的鋪路爪預警雷達則是全世界在美國本土以外的唯一一套,監視範圍涵蓋整個大陸地區,據悉是由美軍自行操作。

位在美國阿拉斯加的鋪路爪雷達。(取自維基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位在美國阿拉斯加的鋪路爪雷達。(取自維基百科)
位在美國阿拉斯加的鋪路爪雷達。(取自維基百科)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清楚的猜測到美國已經悄悄地在改變只提供防禦性武器給台灣的老政策了。

華盛頓郵報在6月28日報導了美國參議院專家組(Senate Panel)以21比6通過了Cotton參議員所提華美軍艦互停的提案。報導原文為「In a bipartisan 21-6 vote, the panel approved re-establishing “regular ports of call by the U.S. Navy at Kaohsiung or any other suitable ports in Taiwan and permits U.S. Pacific Command to receive ports of call by Taiwan.”」,在兩黨21比6投票通過了”重建美國海軍艦艇經常性停靠高雄或台灣任何適當港口,並同意美國太平洋司令部接受台灣艦艇之靠港。雖然此提案還需要眾議院的通過以及國務院的同意執行,但以現在的美陸關係看起來,眾議院的通過幾乎是必然的。

這基本上已是準軍事同盟的宣告。

回顧上列3項軍武分析之前兩要項,代表美國一路在亞洲太平洋沿岸增加軍力強度,至於第3要項則有回到中美共同防禦的味道。

這樣看來,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小結論:美國很急,急著把台灣從內部的越來越靠近大陸趨勢中拉開。

這是否意謂著對台灣內部「無條件統一派」的警告?

是否意謂著對前一段國民黨所提「和平協議」的疑慮?

是否意謂著「維持2個獨立的中國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政策仍然有效?

種種因素不禁令人懷疑,美國將走向『以升高台灣海空打擊力量來縮短「台陸軍事不對稱」並反制「台陸同盟」之可能,進而重新建立華美「準」軍事同盟』的老路。

前列現象對台灣而言,究竟是福?還是禍?

筆者認為台灣沒有過度樂觀的本錢,反而應抱持保留態度,持續觀察,步步為營。但筆者向來相信「惟智者能以小事大」。對現況是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來說,美、陸,甚至於日,都是「大」。我們如何能在幾大中,為自己取得均勢且提升我方的影響力,這就要靠國家領導人、社會知識與中堅分子的智慧了!

*作者為美國猶他州立大學電機博士、567大聯盟召集人、中國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