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慶富案最後會是什麼結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這幾日慶富國艦國造案因為無力履約鬧得沸沸揚揚,不但行政院出來調查,立法院組案調查,司法機關立案偵辦,賴清德更是說要查弊到底,沒有上限。政府虧了兩三百億,最後是全民負擔,大家義憤填膺,非要查個水落石出不可。但是磨刀霍霍,真的能查出個結果嗎?

這整起事件的確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首先,國防部是不是因為考慮到慶富,才在國艦國造中將獵雷艦列為最優先項目?第二,標單設計對於投標商的財務要求標準降到極低,是不是為了要讓慶富這樣資本額才5億的廠商也可以來競標?第三,在國防部開標的時候,為什麼召集人及副召集人都沒有出席?為什麼在慶富及台船分數相同的情況下,不先採報價較低的台船,而是由抽籤決定?第四,慶富拿到標案以後,向多家銀行申請貸款都被拒絕,因此寫陳情信給馬總統,馬總統將其轉給行政院各所屬單位,中間有無施壓?第五,當時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在9月開了一次協調會,12月又開了一次協調會,有沒有對公股銀行施壓?第六,在此期間立法院也為慶富貸款開協調會,立法委員有沒有施壓?這段期間,為什麼慶富貸款從沒有銀行願意承辦到第一銀行突然願意接手,並找其他公股銀行聯貸,這個轉折背後的原因和力量是什麼?

這些問題洋洋灑灑,理直氣壯,充滿著疑點和不合理的轉折,但是除非能夠查到國防部主事人員,馬英九,簡太郎,哪個藍綠立委或是一銀高層貪污收賄,否則這件鬧得沸沸揚揚的「弊案」最後可能就像以前其他許多「弊案」一樣,最後不了了之。

而這個結果是很有可能的。慶富造船總裁陳慶男早年繼承家族造船業,漁業版圖遍及太平洋島國,他樂善好施,重然諾,積極的跟執政當朝搞好關係,在扁執政時得寵,是陳水扁的麻吉,有綠營金主的封號,政黨輪替,他又極力接觸藍營幕僚人士。在選舉時捐助藍綠立委選舉經費,藍綠政商關係都很良好。不但如此,陳慶男也結識軍中重要人士,成功的標下拉法葉艦部分維修工程,順勢打通軍方人脈,甚至聘請退將到公司當顧問。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出席淡江大學校慶活動。(盧逸峰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出席淡江大學校慶活動。(盧逸峰攝)
慶富造船總裁陳慶男。(資料照,盧逸峰攝)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慶富想標案想貸款,這些和他交情不錯或以前受過他政治捐獻或其他好處的黨政軍人士很可能樂觀其成,朋友嘛,能夠幫忙就幫忙,能夠促成就促成,很可能就這樣,在人人都有錯卻沒人需要承擔責任的情形下,國家及全民蒙受了重大損失。

國防部在國艦國造中將獵雷艦列為最優先項目,標單設計對於投標商的財務要求標準降到極低,以及開標的時候用抽籤決定,這些是不是替慶富護航?調查大概都不會有結果,軍方可以編出的理由很多,沒有人會笨的承認決策過程中是替慶富護航。就算有任何瑕疵,那是因為當初能力不夠,決策不佳,但是卻並無不法,更何況是審核小組共同決策開標,責任難辨,而且慶富是和曾經建造海軍現役永靖級獵雷艦的意大利intermarine及美國洛克馬丁兩大廠商合作,以這樣的條件和台船競標,得標也並完全沒有理由。

至於馬英九轉發陳情信,簡太郎召集協調會議,甚至立委召集的協調會議,恐怕也不太可能從其中找到弊端。馬英九的清白已經被綠營質疑多次未曾破功,他廉潔自持,膽子又小,不太可能去干涉。國艦國造是國家政策,簡太郎或立委們從中協調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理由。在第一次協調會中,合庫拒絕承貸,表示簡太郎未有施壓合庫,那他怎麼會去施壓一銀?至於立委們,誰有這樣大的力量讓一銀董座甘冒風險而貸款給慶富?

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27日至內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27日至內政委員會備詢。(顏麟宇攝)
行政院前秘書長簡太郎。(資料照,顏麟宇攝)

為何一銀改變心意,在慶富財務條件及擔保品都不足的情況下願意主導聯貸,是調查關鍵。然而一銀董事長蔡慶年已經說「沒有感受到壓力」,貸款只是因為這是國艦國造的案子,廠商又是國防部最有利標之後的標的廠商,覺得應該支持。換言之,同樣的理由:也許當初能力不夠,決策不佳,但是卻並無不法。其實,蔡慶年既然已經做了這筆貸款,現在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無論當初有沒有承受外界或多或少的壓力,如今一肩承擔,恐怕是於人於己最好的善後做法。在這樣的情形下,政府除了撤職懲處一銀董座之外,這案件在其他方面大概就是雷聲大雨點小,最後不了了之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