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教官們,該走,還是該留?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最近隨著影劇「通靈少女」以及這群人的「教官的經典語錄」,不少網友又開始討論有關教官是否應該退出校園的議題,而2017 年初的新聞,教育部提出「教官全面退出校園」的政策,似乎會在執政黨執政期間完成這項目標,同樣的,不少民眾也開始有了疑問,究竟教官這個角色留在校園裡到底適不適合?

對於我這一輩八年級生甚至九年級生而言,學校裡有教官,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學校就應該有校長、主任、老師以及教官,自然到,我們似乎不會主動去思考,為什麼學校要有教官這樣的一個角色?

教官為何會進入到校園,可以追溯到清末時期,希望能藉由軍事訓練來提升人民的「體能」或者說是「武力」,而在 1928年,國民政府將軍訓列為高中以上必修,開始了軍訓教官制度,之後的抗日戰爭爆發,軍訓課程改由政治部主管,這時的教官,開始負責政治思想相關的教育課程。在國民政府戰敗撤退來台後,一方面是考量到台灣的兵力不足,另一方面則是擔憂共產的思想會滲透校園,在八所師範學校試辦過後,由於成效不錯,國民政府便在台灣開始了全面的軍訓教育。

教官在校園裡引起很大的爭議的其中一個原因,在戒嚴時期,教官的存在被視為國民黨對於學生的監控,為了避免學生有「異心」企圖顛覆政府或推翻政權,因此教官便擔任了這樣的把關者,然而,已經解嚴已久的台灣社會,是否還需要教官這樣的角色留在學校裡面呢?

-教官的定位

對於許多師生而言,教官可以說是學校的守護者,有校園幫派問題或是危急事件,教官能夠給予相當大程度的幫助,甚至也可以看到不少教官捨身救人、保護學生的新聞,因此不少家長老師會認為,教官是有必要留在校園裡的。

從邏輯來看,這樣的理由大大的不通,我從兩個地方來解釋:

首先是教官的「權限」,教官在學校裡的定位到底是何者?是教育者?是秩序的管理者?亦或者兩者兼具?就多數學生而言,教官的功能不外乎是保護學生的人身安全以及負責校園的維安秩序問題,但這些事情以及責任,為何會落到教官身上?從學校教育績效責任(accountability)的角度出發,學校的老師以及行政人員,應該都有相對程度的責任跟義務,來處理以及負責這些學生人員相關的安全問題,而為何會變成教官悉數負責,是不是因為我們對教官(軍人)有著錯誤的或是偏差的權威認知,以至於今天管理學校秩序的是教官,我們就會有種油然而生的安全感,這樣的安全感,是不是相對程度反射了我們對於軍權尚有著莫名且極端的崇拜/恐懼感,而我們仰賴這樣的崇拜/恐懼感,來維持校園裡的秩序,究竟是不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回到務實面,相信不少人都聽過也遇到過,學校的滋事份子遇到教官就安分許多,甚至有學生要找老師麻煩,最後還是教官出面阻止。針對這樣的問題,的確,找出一個「秩序的管理者」,是首要任務,但我必須點出這並不是個合理的論點,因為安插教官來管理秩序,這是治標不治本的,整體的問題還是教育制度的問題,面對校園霸凌、幫派問題以及維安漏洞,應該是要去探討,怎樣的教育制度改革,可以避免掉或是處理這些問題,而不是挖東牆補西牆,就好比要降低犯罪率,提高刑法罪責或許某些程度有喝止作用,但還是要回歸到本質,終究還是整個社會體制出現了問題,應該是要針對體制的漏洞去改善,因此,教官留在學校可以保護師生,於我而言,這個論調是個假議題。

20161124-立法院.教育團體陳情反對教官退出校園.由立委何欣純接受陳情(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1124-立法院.教育團體陳情反對教官退出校園.由立委何欣純接受陳情(陳明仁攝)
教育團體陳情反對教官退出校園.由立委何欣純接受陳情(資料照,陳明仁攝)

-教官的轉型

接續前面的論點,如果教官的定位,是如同老師一樣的教育者呢?近幾年,國高中以及大學的軍訓課,教官會透過軍訓課的時間,教導學生軍事國防相關的課程,若是教官轉型成為這樣的角色,是否能留在學校呢?

這是個很好也很有力的論點,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哪些職業/專業領域才是適合留在學校這樣機構的人?難道教官不能是其中之一嗎?再者,這幾年各式學校有了不少培養學生學科能力以外的課程,如同家政、健康、美術等,那國防軍訓,是不是也同等重要?也應該是我們要具備的能力之一?

的確,不可否認的,國防軍訓也應該是一個學生應該培養的能力以及觀念,但根據這個論點來討論,又會有些疑竇。首先,教官這個職位,是否存在著不可取代性(irreplaceability?教官是最適合教授這個科目的人嗎?或者,由教官來教授國防軍訓課程,是不可替換、無法取代的嗎?國高中的老師,在擔任老師之前都必須要修習師資培育的相關課程,甚至必須要實習達一定時數或符合相關條件才能成為正式老師,然而,教授國防軍訓課的教官,是否有受過教育心理學或是師培的相關訓練呢?換個角度來說,若是一般非軍事體系出身的師範大學學生(或是能夠修習教師資格的學生),在專業方面選擇了國防軍事相關的領域,是否也能夠在國高中或大學的軍訓課授課?

依照這個邏輯,若教官不是唯一,或是首要能提供國防課程的教育者,那教官留在學校的論點即站不住腳,但如果教官是唯一/優於其他人,具備相關專業背景與知識的教育家,能夠完整並全面提供學生軍事國防相關教育,那教官的定位就不能有模糊不清的地帶,也就是,教官的權限與功能,僅限於教育,與其他老師、行政人員有著同樣(平等)保護學生以及維護學校秩序的責任跟義務,而不是優於其他的教職同仁。

-總結

一個職業的「專業」,以及發揮這個專業的「場域」,正是這個議題有爭議的地方,根據新聞報導以及政府的相關政策,教官退出校園應該是勢在必行,也可以從很多的訪問中看出,大家對這個事件的評價以及看法不同,假如最後的政策是教官繼續留在校園,則希望教育部門以及相關軍事單位能夠共同研議「教官」這個角色的定位,以及教官的權限有哪些,有哪些事情是屬於教官應該負責的以及哪些不是,不應該是無限上綱,所有的校園問題都要教官一手扛起跟負責。假如拍板定案,最後是教官要退出校園,則國防軍事教育的相關課程要由誰負責?務實面來講,若是教育體制沒有顯著改善,那教官退出校園後,這些就在眼前的校園霸凌、幫派相關的問題,又要由誰來承受跟負責呢?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學系學士。現就讀英國薩賽克斯大學媒體新聞電影學系碩士主修性別與媒體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