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文、白之戰,是台灣民族的教育革命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兩則新聞反映的是台灣民族面對強權戰鬥的艱困。李明哲「被認罪」,李淨渝:「這一場政治大戲,赤裸裸地說明了一件事情:台灣的論述習慣,在中國就是叛亂行為。」面對中國的欺壓,台灣人已感到痛惡,看著李明哲當場反覆念誦認罪詞,真令人不寒而慄。今天台灣只有加快國家正常化的步伐,才能脫離中國的併吞。但認同的混淆,一直是台灣邁向正常國家的困境,而今唯有從教育做起,讓台灣與世界接軌,而不是與中國接軌,才能昂首闊步於世界。

民進黨執政下的教育部,竟站在反革命那邊? 

12年國教課綱高中國文的文言比例,決議維持原課綱草案「文言文的課數比例為3年平均45%至55%」。若再加上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課程《論語》、《孟子》、《大學》、《中庸》及五經或諸子百家等相關選文,古文約占60%以上。文白言之戰,是台灣的文化革命。白話派是本土民意的革命陣營,文言派是少數藍官紅委及中華遺民的反革命份子。但民進黨執政下的教育部竟護航原案,官方代表旁觀,以議事技巧,讓原案在不經投票表決下通過。六百多萬本土選民所託付的民進黨的教育部長,刻意延續國民黨執政下的「中華道統」,以青少年的青春、血汗繼續澆灌在生活中幾已成殭屍的文言文,以維繫「中華道統」之正當性,阻礙台灣主體意識的生根?這是全面執政下的民進黨政府?還有什麼比這更荒謬?

讓青少年愛上文藝,文言文能嗎?

身為資深人文學科教師,了解國民教育人文課程教材有太多無趣、無用、不具精神性,且與社會脫節的教材,民主時代的公民社會,教育部官員及課審委員當體認時代之變遷,怎可甘為華奴仍「擁文言文以自重」?我不否認古文中具意境簡練,韻律跌宕起伏之文,如莊子、蘇軾、諸葛孔明......文采氣勢之磅礡,唐詩、宋詞更是充滿想像,具藝術性,我也愛,但要精選有趣且適合青少年閱讀之文,像莊子逍遙遊等有哲學意趣,具想像力與啟發性的好文,約十篇即可!

蘇東坡是千古第一饕客。 © 由 風傳媒 提供 蘇東坡是千古第一饕客。
作者不否認古文中具意境簡練,韻律跌宕起伏之文,如莊子、蘇軾、諸葛孔明......文采氣勢之磅礡,但要精選有趣且適合青少年閱讀之文,約十篇即可。(取自東北網海南頻道)

文言文比例真的不必那麼高,何況大一國文不是也還要再上一堆古文?不管是白話文、文言文,選擇動人的篇章,包括世界名著、原住民及各族群的故事皆可收入。高中是人文思想啟蒙期,引發青少年對文學的興趣,熱愛文藝,而搖頭晃腦背那些枯燥的古文如祭十二郎文、瀧岡阡表、祭妹文(記得光祭文就一堆?)等能達到文學教育的核心精神嗎?都刪去吧!與時代同進啊!

期待「2020民進黨重返執政」?

9日晚間李登輝基金會募款餐會,登輝先生憂心:「2020年會不會像2008年一樣,再度失去執政權,台灣被中國法統再度復辟,這是必須很嚴肅面對的問題。」

數天前,民進黨青壯派張國城教授在臉書上寫:「大家期待『2020民進黨重返執政』(言下之意就是諷刺現在不像民進黨執政)」聽來心之淒涼啊!李登輝從虎口下的總統,艱苦戰鬥,經由十二年拼搏,完成「寧靜革命」,台灣人民要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果實,老人家晚年心心念念就是第二次「民主改革」,盼望青年接棒,完成國家正常化,若繼續執政目標不清,2020中國道統真要反撲,過往幾代台灣人民的心血將成灰燼。

所謂「國文」應定位為「台灣國家的文學教育」

「國家文學教育」核心精神是提升國民素養,以文學視窗,開啟心靈視野,文學欣賞之教學目標,要讓青少年熱愛文藝,具有「帶著走的能力及視野」。青少年如大海般吸收能力強,時間應作有效應用,囫圇吞棗地強塞那麼多古文,若食古不化,成了道地的「中華遺民」,其僵化威權之思維,反而變成台灣國際化的絆腳石,成為台灣公民社會進步之阻力。世界之寬大,值得學習的事物太多了,之乎者也,不知所云,甚至捨本逐末,忘了台灣腳下這片土地的人文,「國文」就是「國家的文學教育」,這個「國」,當然是此時此地,台灣土地上2300萬人的國家,我們學習漢文,包含過去蜀國、宋國……的文章,但不是「中國語文教育」,過去這種「大中華的國文教育」,到我們這一代就好了,不要再奴化下一代。難道真忘了我是誰?也忘了台灣文化該與世界接軌!

台灣民族文化教育的保衛戰,蔡政府豈可自動繳械?

解嚴三十年,白色恐怖時期枯燥的教育遺毒,猶未清除,台灣人仍不是百分之百的主人。文白言之戰,是台灣的文化革命、教育革命,只有全力掃除反革命,防範威權復辟,才能確保本土執政讓台灣人文生根。遺憾的是:口說改革,盡用保守反動之人。部長們既不接地氣,又無選票壓力,更不受民進黨規範,若儘找這種人來主持政務,當然是徹底失敗。改革者,當用能貫策意志的執行者。除非總統乃至行政院都支持文言文?想延續「中華道統」而不改變?除非民進黨已放棄讓台灣人民當家作主人之理想?

俄國流亡作家布羅茨基說:「被釋放的人並非自由的人,解放僅僅是獲得自由的手段,而不是自由的同義詞。」想想:台灣國家和國民,看似自由的島國,看似自由的人群,但在長達四十年軍國政體的遺毒下,在軍中、在司法界、在教育界、在公務系統、在文化系統…舊官僚體制……把持資源的流氓、既得利益的守舊勢力、緬懷威權的反改革者……正殊死地反撲。台灣離真正的自由與正義,還有一段距離!文白之爭一役,就是台灣民族文化教育的保衛戰,蔡政府豈可自動繳械?

*作者為台灣美術基金會董事、藝術與人文退休教師、前李登輝基金會副秘書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