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李翔宙的眼淚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退輔會主委李翔宙因藍委李彥秀一句「求官說」,難過的泛淚憤而閃辭,這是李近年來第二次掉淚。據了解,李在陸軍司令任內,因洪仲丘案飽受責難,在阿帕奇直升機成軍典禮的餐會致詞時,突被久抑的情緒所牽動,竟然在全軍高階主官管面前落淚,侍從官立刻遞上紙巾,李予以婉拒,就讓眼淚自然的滴到麥克風上,此舉,令在座將校為之動容。

李翔宙是第17任退輔會主委,照理說,這個位置是個「冷衙門」,從來不具新聞爆發性,如今之所以被炒熱,完全是拜:一、蔡總統實施年改,其中攸關軍人應得之退休俸恐將被大幅刪減,故引起榮民無寧日的抗爭。二、榮民基金會董事長陳俊生選舉案風波,遭到「莫須有」之影射,而影武者卻躲在背後。三、上校階榮民的教育補助費被排除在外,即所謂的「上校懲罰條款」。以上所有榮民的怨懟及不滿,全部劍指李翔宙。

但平心靜氣思考,李會傻到甘冒大不諱去得罪自己昔日袍澤,又如何面對同學的冷眼?按李委員之「求官說」,毋論唐飛及郝龍斌,僅就陳水扁任內退輔會主委來說,計有楊德智、鄧祖琳、高華柱、胡鎮埔等上將,也都是靜靜來,悄悄走,水波不興。這其中,除了第13任胡鎮埔「敢」據理力爭不移除榮家的蔣公銅像外,真的沒幾個人知道第16 任主委是誰?因為事不關己,而李翔宙卻偏偏遇上了這千載難逢的年改大戲。

事情總是要有人做的。難怪有人說,前陸軍司令楊天嘯上將是聰明人,婉拒這吃力不討好的苦差事,而李翔宙就硬接了下來。李在左有陳菊的愛將-政務副主委劉樹林少將,右有剽悍犀利的新系副主委-李文忠環伺之下,能當家自主的空間還有多少?另眾所皆知,退輔會附屬的瓦斯公司及榮民醫院等金雞母單位,誰不覬覦肖想?李既要保全傳承,又要面對有力者之染指,試問幾人能夠?

李的官校同學「八百壯士」發言人-吳斯懷,說得非常客觀及中肯:「軍人退撫制度法規與政策權責皆在『國防部』,所謂現役與退役本就是『一個法規的版本』無法分開;退輔會再辛勞努力只是扮演媳婦角色,接不接受還要看婆婆(國防部)的臉色,未來仍須由國防部負責提出,退輔會所站立場無論好與壞都兩面不是人」。吳斯懷中將不愧是儒將,一語中的。

我堅信李翔宙的委曲求全是基於一個使命感,在前所未有的駭浪變局中,他想運用智慧、尋求方法,去解決這個難解的謎題。正如他在擔任鷹式飛彈排少尉排長時,美軍來台測考,他幾乎半年都睡在飛彈旁,測考時創下「零」扣分紀錄,結果讓美軍測考官瞠目結舌,高掛美軍全球海外測考的紀錄。也誠如他在擔任憲兵司令時,以中將之尊,全副武裝遠赴花蓮空軍基地站中午12-2的衛兵,讓穿防彈衣站哨吹電扇的爭議,迅速平息下來。

是以「李翔宙為民進黨做官而放棄國民黨」的新聞案件,應當是李情急下的口誤所致。藉此亦婉請立委質詢時須注意對象及用詞,切莫攻訐過於嚴苛,以免傷人傷己,至於部分網民痛罵李是叛徒走狗,就過於自隘偏狹,自降格調了。連誰是年金亂改案的「始作俑者」、「問題製造者」都分辨不出,真是痛哉。

最後僅以白居易《放言五首》做為結論:「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時間永遠是最佳的見證者,就讓李翔宙的眼淚洗淨他的塵垢,還他自己的清譽。

*作者為奇策盟文宣部主任,曾任大學講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