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毛小平的新時代!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當全世界一面注目中國共產黨十九大開幕會上,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地長篇大論的習近平時,發現他並未一如江澤民、胡錦濤一樣緬懷毛澤東與鄧小平。三萬二千多字的致詞中,只有在論述他的新時代中國特色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中,出現二次;一面卻也如瞎子摸象一般,懷著為何連「小熊維尼」也會「被消失」的納悶,繼續猜測著習近平獨攬大權的中國未來五年,甚至更長歲月裡,有哪些人夠格在「習核心」種種詭異又魔幻的舞台,擔任要角?特別是王岐山,更是眾所矚目。

目前看來,制度穩定理論或各種政治研究方法,顯然無法有效理解中共十九大及其未來的中國政治安排。因為,習近平已經完全打破鄧小平自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所建立的集體領導與領導人繼承制度。因此,所謂不見黨章明文規定的「隔代指定接班」、「七十畫線」、「七上八下」等政治潛規則,都已無法制約集眾權於一身,猶如毛澤東再現的習近平。

其實,在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政治鐵律及接收改革開放資產的習近平,早在二零一三年一月時,即以「前後三十年兩個不能否定」的定論,在承襲毛鄧的正面歷史評價下型塑自己在中國政治的新形象。從中共的政權本質來看,習近平的新時代中國特色主義思想的根源還是毛澤東思想,因此,中國毛左份子司馬南早已為習近平的新形象定位為「毛小平」─毛澤東的「毛」、鄧小平的「小」及習近平的「平」。十九大以後的中國未來五年,甚至更長歲月裡,不就是另一個三十年的「毛小平的新時代」嗎?

不過,在後鄧小平時代,全面接掌黨權的江澤民,因為缺乏如毛澤東、鄧小平的開國功勳,只能以黨權分享及金權分贓的方式「對黨內顧權、對民間維穩」,自此,中國共產黨所謂「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兩條路線鬥爭,已轉變為「黨權與金權」的鬥爭。因而,形成習近平自十八大上任五年來「從嚴治黨打貪腐」的政治環境。不過,習近平雖是紅二代但與江、胡同樣無功勳眾望,如果沒有王岐山提著頭與「江派曾系」硬幹「反貪腐鬥爭」,以習近平這五年推估平均百分之七的經濟成長率,低於胡錦濤十年的十點五五〈十六、十七大〉與江澤民十年的九點七七〈十四、十五大〉的經濟政績,又怎能威風地站在十九大上,宣示要以「兩個一百年」挺進到二零五零年,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實現偉大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呢?

江澤民與曾慶紅是習近平「從嚴治黨打貪腐」的終極對象,但是,從兩人仍然列入十九大主席團常務委員會,而沒有被「雙開」的政治結果來看,習近平到底是「留一手」?還是「刺到手」?雖然真實情況難以窺探,但至少顯現黨內鬥爭還在進行中。不過,除了「人」以外,還有因「官倒貪腐結構」所累積的金融及地方債務等沉疴的「事」,這才是習近平未來五年,甚至更長歲月裡,是否安穩繼續獨攬大權的關鍵所在。

自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積累至今的「官倒貪腐結構」,滲入中國的金融體系、地方財政、民間投資及實體經濟,其現象就是大量的金融呆帳、殭屍企業及產能過剩、地方債務規模如黑洞一般及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其結果,就是中國前總理溫家寶以親身經歷並指出「中國經濟是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的事實。根據中國國家審計署和中國財政部統計2012至2014年,中國的地方政府性債務分別為15.89萬億、17.89萬億和24萬億。至今,中國地方債規模已經超過了德國GDO。根據麥肯錫諮詢機構在2015年報告顯示,中國債務規模(包括金融業債務),自2007年7.4萬億美元增加為現在的28.2萬億美元,規模水平相當於GDP的282%,這個比率也比美國還要高出很多。

因此,習近平未來五年必須繼續進行「反貪腐鬥爭」的同時,還必須解決因「官倒貪腐結構」所累積的金融及地方債務等沉疴的「事」,不僅要重振經濟成長活力,還要嚴防爆發金融災難,以免讓「北京共識」與「中國經濟模式」及「一帶一路」的強軍大國夢泡沫化。以上的中國經濟的現況與未來黨內權力鬥爭的政治現實,絕不是溫吞的李克強、汪洋,或是財經文膽劉鶴等人所能面對的,更別說那群「之江新軍」的後起幹部。當下符合習近平的政治現實,只有手握反貪腐大刀,具有農村政策、經濟體制與金融商貿等實戰背景的王岐山,才能讓習近平高枕無憂地做著「中國夢」。因此,王岐山去留不是問題,問題是在習近平政治現實需求的利益下,王岐山未來的新角色為何?

姑且不談王岐山岳父姚依林在中國財政、金融與經濟發展過程的領導角色,王岐山本人自踏入中共政治之路,就是從中共中央農村政策研究部門開始的。1988年至1997年底出任中共廣東省委常委、人民政府副省長前,從農業信託、基建投資到1994年成立了中國第一家合資投資銀行—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在金融投資累積十年的實戰經驗。1998年,當時在亞洲金融風暴的影響下,廣東的銀行不良貸款比率達50%。王岐山在廣東時,主要是協助省委書記李長春處理廣信、粵海等國有企業資不抵債的事件,建立廣為人知的功勞。2000年底,王岐山受到國務院總理朱鎔基重用,出任國務院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主任;2008年3月第十一屆全國人大第一次會議上,王岐山被任命為國務院副總理;在第二屆溫家寶政府中,主管金融和商貿工作,同時還負責質檢、工商管理、海關、旅遊等工作。在當年9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成立後,王岐山又兼任該機構的負責人。

從習近平未來權力生存的政治現實利益,以及王岐山在反貪腐鬥爭中所建立的威望與其過去的農村、金融、財經等專業實戰背景來看,出任中國總理,就是王岐山未來的新角色。十九大的主題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鬥。但全世界都知道,這是空話。毛澤東自1958年至1976年所發動的全面鬥爭,若沒有周恩來、姚依林穩住平均6.1%的經濟成長,毛澤東還會是不可批判的神嗎?

同理,習近平想開創「毛小平的新時代」,若是沒有解決「官倒貪腐結構」所累積的金融及地方債務等沉疴及重燃中國經濟成長的實體活力,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能贏得了嗎?王岐山是反貪腐大將,但未必是中國經濟的救援者。但對於習近平而言,以王岐山的鬥爭狠勁與財經實戰的性格與經驗,絕對是他面對未來鬥爭不可或缺的政治夥伴。而且,若王岐山出任中國總理,習王體制,將如同毛澤東與周恩來的關係,死而後已。

*作者為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博士生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