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沒人會因「改革」而活不下去!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日前,立法院臨時會通過公、教年金改革相關法案,民進黨立委一意孤行,專斷獨裁,反年金改革的抗爭活動,最終以段宜康們「善意」的提醒:「包圍愈多次,砍得更兇」的不理性結局收場!蔡總統一句:「沒人會因改革而活不下去」,為紛擾的年改敲槌定調。至此,即將個別處理的退伍軍人退休俸「改革」,也大勢底定。

昔日軍中袍澤失望之餘,捎來簡訊,內容是這些年來遭到嚴重扭曲、變質的名詞。(一)、「小姐」:從尊貴到低俗;(二)、「美女」:從驚艷到性別;(三)、「老闆」:從稀有到遍地;(四)、「同志」:從親切到敏感;(五)、「乾爹」:從長輩到情人;(六)、「專家」:從權威到偽冒假劣代言人;(七)、「房事」:從個人隱私到大眾痛苦。最後一個是「改革」:從向上提升到往下沉淪。這些名詞被濫用,不僅原意盡失,甚至變調到荒腔走板的地步。

「改革」,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細數台灣民主化後,歷次訴諸「民意」的重大「改革」,都難逃失敗的厄運,幾乎無一倖免。1997年的修憲,取消了立院閣揆同意權,成就了有權無責進化版的獨裁總統;2005年「立委減半」搭配「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國會改革,沒有改善立院的問政品質,新科立委與「萬年國會」並無二致,依舊是惟黨意是從的舉手部隊;教改之前,「大學窄門」是無數學生與家長的夢魘,隨後的「廣設大學」,衍生了有私立大學把學生當「搖錢樹」、學用嚴重脫節、教學品質和學生素質低落等問題;「無核家園」的急切目標,迫於現實需要,今夏重啟核二、三廠3部核電機組,而核四近3千億的投資虧損攤提,恐將也要全民埋單。

「後真相時代」(The Post-truth Era),訴諸情感與個人信仰遠比陳述客觀事實更能影響民意。在「同溫層」(Social Bubbles)效應,以及社群媒體「大數據」(Big Data)技術的推波助瀾下,讓國人習於追蹤與自己立場、觀念相近的資訊,群體迷思(Group Think)因此更加凸顯,文武隔閡的鴻溝也越來越深,不同立場的人更難以對話。在掌控媒體話語權的民進黨力倡國家財政困窘,以及「世代正義」的氛圍裡,「退撫亡國說」成為顯學,退休軍公教被究責為拖垮國家財政的頭號戰犯。最終,事實真相變得不再重要,退伍軍人依據法律辦理領俸(含優惠存款),原是國家延遲給付的薪資,也淪為不公不義,成了必須大刀闊斧「改革」的對象。

綜觀世界各國政府的「年金」改革,都有一個表面冠冕堂皇的理由:「是為了讓整個年金制度不至於崩垮,為了讓今天的退休人員,以及明天將退休者的年輕人領得的年金」。但實際的改革程序、做法和結果卻是天差地遠。民主國家力求溫和、漸進、穩健的改革原則,透過溝通讓人民了解真相,共體時艱,並未出現過多的陳抗與衝突,得以平穩過渡、和平落幕。

與此相反,希臘激進、專斷的年改,導致77歲的藥劑師迪米特裡斯‧克里斯圖拉斯(Dimitris Christoulas)在國會門前開槍自殺,並在遺書中控訴政府「剝奪退休者的資源與尊嚴」,「除了有尊嚴的終結生命,別無他法」。對此,輿論直指:「這是謀殺,不是自殺」、「撙節方案害死人」!今年3月,巴西總統泰梅爾(Michel Temer)主導的年金改革,引爆了群眾怒火,數萬民眾走上街頭抗爭,一度佔領財政部,要求政府退回年金改革草案,改革未蒙其利,先受其害。

從馬總統執政開始,就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對國軍實施「改革」三箭(募兵制、廢除軍法、刪減年終慰問金),除造成多數現職軍人士氣低落,國人更視軍旅生涯為畏途。蔡總統接任之後,變本加厲,冒進強推類齊頭式平等的年改,全然無視從軍人數屢創新低,基層少、中尉缺員近半,中階軍官進退兩難,戰力空洞化的警訊,而今年國軍正期軍官班的錄取門檻,更調降至35至40級分,「降質求量」的招生策略,突顯國軍已逼近飢不擇食的地步。

CB公教政務官三項年金改革法案30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民進黨立委致謝。(顏麟宇攝).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CB公教政務官三項年金改革法案30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民進黨立委致謝。(顏麟宇攝).JPG
公教政務官三項年金改革法案30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民進黨立委致謝。(資料照,顏麟宇攝)

各國退伍軍人的待遇

近一年,軍公教不斷上街頭陳抗,其中一大主因是年金改革溯及既往,未循世界各先進國家之慣例。即改革不會影響到舊制人員既有權益,尚未退休的現職人員,就其已取得的權利-賦予權(vested right)不受損害,僅新進人員才全部適用新制。今年5月,新當選的法國總統馬克宏雖主張改革退休制度,卻勇於宣示:「退休法案不追溯既往,因為那代表國家過去的承諾」、「退休制度,是一個需要花時間的深度改革,目前已經退休的人,我不會做任何更動,他們的退休金和消費能力完全不被影響,這點很重要」。對此,蔡政府充耳不聞,快速地通過比年改會更加嚴苛的方案。

儘管筆者在風傳媒的年改系列投書中,已力陳由於軍人職業的特殊性,退伍軍人的優撫安置,是各國提高軍隊凝聚力、感召力、戰鬥力的主要作為,直接影響到軍心士氣,並未獲得官方任何回應。本文願再補述主要國家的一些做法,讓國人從中了解梗概。

美國軍人退撫制度,始終堅守「不溯及既往」原則,軍人服役滿20年,可領取退伍前薪資50%的退休金,滿40年以上者可全額領取,法典明令保障退伍軍人就業權利,退役軍人再就業,政府亦不會停支其月退休俸。

法國相關法律規定,凡軍齡滿50歲的退役軍官,每月可領取原薪80%的退休金(中國軍網,2015.4.27),並隨物價上漲指數的增長而調整,其實際退休金要比相應級別的文官高出10%~20%,退伍軍人如在私營企業工作,可同時享有領取政府退休金,以及私營企業待遇。

德國職業軍人在職期間不繳納保險費,其退休金財源主要來自稅收給付,並由聯邦政府單獨編列預算。退役軍官按照國家公務員的最高標準領取退休金,同時一次性發給一定數額的補助金,即使軍官退役後不找工作,也可以達到中上等生活水準。

俄羅斯即便因入侵克里米亞遭到西方經濟制裁後,盧布貶值將近一半,財政困難導致了軍費預算壓縮6%,但為了維護俄軍內部穩定,寧可選擇削減裝備採購和研發經費,包括補助、退休金和退伍軍人其他一些待遇在內的福利,也依舊不變。(香港商報,2016.12.20)

韓國軍人年金制度實施初期,由於無須繳費的退員領取人數較多,早在1973年便已入不敷出,財務缺口由國家稅收來彌補。

依規定服役年資超過19年6個月的退役軍人,符合領取軍人年金的資格,每月收入相當於在職月薪的50%~70%。從2009年8月開始,因公共年金銜接機制建立,退伍軍人可以將其年資和國民年金的年資進行整合。

上情顯示,各國國情不同、做法不一,對待退伍軍人沒有更差,只有台灣最差。2015年在野的民進黨智庫諮詢委員李文忠,於發表《國防政策藍皮書》時批評:現在40幾歲退下來的校級軍官,絕大部份是去當大廈管理員或開計程車,優秀年輕人不會到部隊。筆者想就教今日貴為退撫會副主委的李文忠,完全執政的民進黨政府,要仰賴什麼爭取優質的人才樂於從軍?有何良方美策,改善國軍體質?

以「生命」換「苟活」的年改

先前筆者在風傳媒的投書中,提出了「榮譽」與「待遇」是支撐軍人無後顧之憂,願意含笑為國犧牲的兩大支柱,而對於政府絕對的信賴,是軍人勇於承擔「死亡義務」的基本前提。新加坡總理李光耀是軍人出身,以色列歷任總理都當過兵,甚至有實際戰鬥經驗,因而舉國對軍人高度尊崇。對照台灣的三軍統帥或立委,有的甚至連義務役都沒當過,軍人的「價值」不被認同,對於戰備、演訓、留守、本外島輪調、救災等所付出的心血,不是無感就是輕蔑。對於職業軍人長年拋家棄子、離鄉背井、駐守前線,與家人聚少離多的辛勞與奉獻,往往一句「各行各業都很辛苦」,就輕輕帶過。

台大教授李錫錕日前在臉書專頁《Power錕的紙牌屋》貼出一段談及「年金改革」的影片,力倡支持軍人年金無須調整,並質疑「平常不給軍人尊嚴,打仗的時候要他們去死 」,符合人權嗎?同時舉例,1930年代的美國,由於承平太久,民眾普遍覺得軍人這個行業非常荒唐,浪費時間。影響所及,前美國國防部長麥克馬洪(Robert McNamara)在柏克萊大學參加軍訓課程,於結訓閱兵後很不屑地把槍丟在地上。後來,他在回憶錄裡懺悔,當時人們看不起軍人,很幸運還有艾森豪、麥克阿瑟、巴頓等一些傻瓜願意留下,才能成就諾曼第登陸的勝仗,他到80幾歲才領悟到。

6月30日,蔡總統在國防大學主持三軍六校畢業典禮中指出:「年金改革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未來的國軍,比現在更好,就是讓包括各位在內的年輕軍士官,能在退伍的時候都領得到退休金」。一個無積極興利作為,只會「多繳、少領、延後退」,說改就溯及既往的無能政府,果真能讓軍人的明日會更好?能讓軍人安心報效國家?殘酷的真相恐怕是當國家假裝照顧軍人,軍人就會假裝保衛國家。

軍人報考軍校時,必須依照招生簡章的契約規定,未服滿規定服役年限不得退伍,期間包括必須為國家無條件犧牲生命,此即所謂的簽署「賣身契」。在漫長不可預知的軍旅生涯,大部分的職業軍人或多或少,都曾經因家庭、事業或其他因素考慮離退,在最艱苦難熬的時刻,總會想起長官勉勵:「好好的幹,國家不會虧待你的」。如今此話成為莫大的諷刺,並被退軍社群嘲諷是「史上受害人數最多的詐騙成功案例」。

軍人有多達75%是被迫提前退伍,無法領取年金,即使苦撐領到終身俸,因限齡、限年規定,所得替代率偏低,大多落在年改20年的37.5%。目前國軍領取終生俸者有12萬500人,中校(含)以下高達80.85%,如比照公教標準,年改之後都會躺在3萬2160元的地板上,再加上日前銓敘部又引爆「軍校年資併計退除年資」爭議,更讓退伍軍人惶恐不安。

偏低年金所造成的最大問題,在於他們退役後大都必須繼續奉養年邁雙親、培育未成年子女,加上家庭日常開銷,每每抓襟見肘,如家庭遭逢不測,還要支應家人老病看護、長照費用,更是入不敷出。即使想另謀出入,由於軍中相關專長概與社會脫節,且就業環境對退員並不友善,再度就業比一般勞工更為艱困。試想如果以年輕的青春和生命為代價,退役後只能換來勉強餬口,苟活度日,你還會讓你的子女投筆從戎,執干戈以衛社稷?現實的生計問題無法獲得舒緩,蔡總統再多的美好宣示,皆將流於空言。

退伍軍人年改請三思

德國哲學家黑格爾(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的名言:「歷史給我們的教訓是,人們從來都不知道汲取歷史的教訓」。回顧歷史,抗戰勝利後,政府因財政困難,大幅裁軍,眾多離退軍人生活無保障,引發了民國36年4百餘名編餘的將官,集體前往中山陵的「哭陵事件」。此事,造成軍人對政府離心離德,加上中共紅軍趁機喊出:「蔣家不要,毛家要」、「南京不要、去延安!」的口號,最後演變成將領率隊叛變、降敵。這也是日後政府為何要成立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妥善安置退員的主因之一,迄今仍不乏有民進黨立委,由於意識形態作祟,視退輔會如鯁在喉,芒刺在背,必欲除之而後快。

今年4月,美國學者伊麗莎白.弗洛伊德.拉魯斯(Elizabeth Freund Larus)發表論文,呼籲美國政府注意蔡政府正在進行中的軍公教退俸制度改革,因為所引起的反彈,以及產生的後果與危機,可能會影響到美國的安全和利益。隨後,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莫健(James Moriarty)訪台,也特別提醒蔡總統台灣年金改革所引起的社會紛亂現象,可能影響軍心士氣。這些外人的逆耳諍言,蔡政府是否聽得進去,筆者無從知曉。

根據主計總處統計,10年來我國到海外就業的人口倍增,其中到大陸就業高達58%,「台材陸用」的情況愈益普遍。早在2001年,中共預擬接收我退役軍人的傳聞,即甚囂塵上。近年來,台灣共諜案層出不窮,其中近8成是現役軍人或退役軍人涉案。2015年中共舉行「跨越-2015」演習時,央視播報的演習畫面中,顯示共軍紅、藍對抗作戰中的攻堅、占領行動,已選定台北市及我總統府作為攻擊想定。合理的推論,對岸刻正強化對政府心生怨懟的退役軍人,誘之以利,煽惑其前往大陸繼續渠等熟悉的軍旅生涯,為其武力犯台創造有利態勢。

全世界對軍人均給予特別之優惠及禮遇,不論是發展中國家還是發達國家,小國還是大國,弱國還是強國,無不普遍重視軍人的生活待遇和社會地位。我國退伍軍人盡忠職守,他們曾經將年輕的歲月奉獻給國家,面對的是全世界規模最龐大的正規軍隊,國防預算第二高的國家,精神壓力之大,恐非常人所能想像,如今平安解甲返鄉,國家及人民理應共同承擔照顧之責,讓他們無後顧之憂,而非僅僅能夠活下去。

最後,筆者要苦口婆心地籲請三軍統帥蔡總統嚴肅思考,退伍軍人年金改革事涉軍隊國家化能否深化?軍人社會地位和形象是否降低?軍事專業人才是否流失?優秀青年是否願意從軍?中下階層子女能否藉由從軍脫貧?部分退伍軍人生計是否面臨困難?甚或少數不肖退伍軍人是否更易遭到對岸利誘、收買?攸關國家安全和國軍長遠發展,豈可比照立院急促通過的年改公教方案,一視同仁,等閒視之!   

*作者為退伍軍人、大學助理教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