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立法提高基本工資無法解決低薪問題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蘇聯解體前、大陸改革開放前是地球表面實施共產主義的2大陣營。在共產極權統治下的政權,被西方形容為「鐵幕」。「鐵幕」在社會主義路線指導下,共產的結果是生產力不足,民生物質缺乏,多數人食不足以果腹,衣不足以禦寒,可說是人民一窮二白。為營造社會主義民生物阜,物美價廉的假象,民生必需品如:米、麵、食油、布料……等之價格是由官方定訂之,其價格是低廉。但這個民生必需品低價的背後,是要犧牲人民很多的時間用在排隊購物,國家還必須耗費大量的人力資源在分配民生物資。上開犧牲與耗費,再加上忽略了每一個人都是利我動物的現實,生產效率低成了共產主義的代名詞。社會主義下的無產階級專政所勾畫出的理想世界,都變成不切實際的烏托邦(Utopia)。

在第2次世界大戰之後施行共產主義的國家形成一股風尚,且此一風尚大有與西方資本主義分庭抗禮之勢。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大國崛起,東方睡獅醒了。蘇聯解體,東、西德統一後,雖然西方政治上的民主制度加上經濟上的資本主義仍存在有:財富分配不均、財閥政治、資本壟斷……等弊端。但在實施共產主義,信奉社會主義路線之國家。政治上的極權專制,經濟上的均貧,社會上的封閉思想,坐實西方國家所形容「鐵幕」之指控。為了餵飽人民肚皮,共產主義陣營,紛紛改採修正路線,可窺知社會主義只是一個理想,在現實中必將被歷史洪流所淹沒。

北歐福利國家的模式未必適合每個國家。(圖為芬蘭圖爾庫) © 由 風傳媒 提供 北歐福利國家的模式未必適合每個國家。(圖為芬蘭圖爾庫)
作者強調,社會主義只是一個理想,在現實中必將被歷史洪流所淹沒。圖為芬蘭圖爾庫。(資料照,取自網路)

蔡總統去年520風光上任迄今已滿周年,政績乏善可陳。民調滿意度直直落,多項經濟指標委靡不振,雖然整體GPD仍有小幅成長,但此成長的果實大部分被少數財團們所獨享,低薪的陰霾仍然如緊箍咒般罩在受薪勞工頭頂,揮之不去。

民進黨是草根性政黨,其支持者以工農階層居多,其施政向有利於勞方方向傾斜,也是情理之中。從調整基本工資、工時、恢復消失,再恢復又消失包括教師節在內的7天國定假日樁樁件件都引發勞資雙方不滿。一年多來甚麼都漲就是薪水不漲,是庶民們最深切的感受,究其元凶,多直指一切都是一例一休惹的禍。對原本最支持勞工的民進黨所釋出善意,勞工團體非但不領情,反而走上街頭,發動大小不一陳抗事件回應之。

經濟學的供需理論,告訴我們自由市場上的價格是由那隻看不見的手所操控。在共產主義極權專制下,企圖用國家的力量甚或槍桿子干預、規定物價,也敵不過自由市場上那隻看不見的手。工資、工時乃至休假與各項津貼、薪俸結構、加班費……等福利,都屬勞務市場上的價格,當然也適用經濟學上的供需理論。

台灣製造業單位產出勞動成本自2012年已回到1982年時的水準,生產力指數則逐年增加。單位產出勞動成本指數指每一員工所生產的產品產量,相對得到的薪資報酬;勞動生產力則是指每工時所創造的產出,每工時產出增加。對此現象,作者認為應以經濟學上的供需理論解釋。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灣製造業單位產出勞動成本自2012年已回到1982年時的水準,生產力指數則逐年增加。單位產出勞動成本指數指每一員工所生產的產品產量,相對得到的薪資報酬;勞動生產力則是指每工時所創造的產出,每工時產出增加。對此現象,作者認為應以經濟學上的供需理論解釋。
台灣製造業單位產出勞動成本2012年已回到1982年時的水準,生產力指數則逐年增加。單位產出勞動成本指數指員工產量相對得到的薪資報酬;勞動生產力則指每工時所創造的產出。對此現象,作者認為應以經濟學上的供需理論解釋。(取自行政院主計處)

勞基法主要係規範勞資雙方之權利義務。因勞、資雙方所掌握之資源懸殊,立法之意旨本來就有照顧勞方,限制資方之精神。揆諸一例一休案,為了讓勞工免受無良老闆欺壓之虞,對勞工之休假有諸多規範,尤其是加班費之計算、每月加班總時數、每天連續工作時數,連續工作若干天後必須休假.....等等都有明確規範。因為這是法,如果勞檢發現資方有不法情事,或遭檢舉查證屬實,都有罰則,輕則罰款,重則課以刑責,這些多如牛毛的規範也如緊箍咒般的罩在資方頭頂,尤其是中小企業的小老闆或小小老闆們衝擊尤深。

民進黨上台後,其施政方向希望能讓勞工、弱勢族群有更好的照顧,可謂用心良苦。但是如果處理不夠細膩,往往做好事,反倒沒有好結果。一例一休案其初衷本在透過立法,讓勞工的假期更有保障。在法條中嚴格規定法定工時及超時工作上限、更明定加班費之發放標準……等等都鉅細靡遺。然既已入法,其操作便失去了彈性,勤奮的台灣勞工原本尚可透過加班費之挹注貼補本薪之不足,雇主亦可靠勞工加班精簡人事,降低人事成本提高生產力,創造利潤。綁手綁腳的一例一休,勞方因加班的機會被法令綁架了,因雇主不願違法或因依勞基法所規定之加班費計算公式核發加班費所增加之人事成本過高,實施0加班制。加班機會不再,再優渥的加班條件也只是看得到,吃不到的肥肉。

上工前檢查防護用具穿戴完成。(圖/高雄市政府勞工局勞動檢查處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上工前檢查防護用具穿戴完成。(圖/高雄市政府勞工局勞動檢查處提供)
作者聲稱,勞工原本可透過加班費貼補本薪不足,雇主亦可靠勞工加班精簡人事,降低人事成本提高生產力,創造利潤,但綁手綁腳的一例一休實施後,加班機會不再。(資料照,高雄市政府勞工局勞動檢查處提供)

我們當然支持低工時、高薪資的勞動條件,我們當然希望物價平穩,民生樂利。但要創造此一條件,絕非透過立法一途即可成就之。工資、工時都屬勞動市場中價格的一環,是由那隻看不見的手所操控。國家機器雖然強大,但如果迷信靠立法便可擺脫低薪陰霾,那就太天真了。社會主義制度下要耗費大量時間排隊購買廉價的米、麵、食油、布料的場景已然走入歷史可為殷鑑,相信也非你所嚮往、追求之生活方式。

集行政、立法、司法權於一身的國家機器雖然強大,但也不能為所欲為。天體運行,四時運作的自然現象,不會因立法可以改變。科學已證實的定理、定律更不可能因立法可以改寫。價格是由市場中的供應(supply)與需求(demand)兩變數角力後的產物,非國家機器所能染指。勞基法故要保障相對弱勢之勞方權益,訂定基本工資、工時,並明訂勞方有超時工作之情事時,雇主應發放加班費。更重要的是基本工資、工時額度標準應審時度勢,權衡本國國情及經濟指標等變數,再參酌國際指標,計算出合理可行之數據做為立法依據,才是王道。絕非勞團漫天要價,資方坐地還價,立委舉手表決便可訂定之。

錢多、事少、離家近是上班族所夢寐追求的就業環境。國家機器可以善用手中的權力與資源,改善投資環境,營造上班族所夢寐追求的錢多、事少、離家近就業環境。也可以透過教育提升人力品質,達到加薪之目的,用更健全公平的稅賦制度縮短貧富差距。上開工具都是搶救勞工脫貧,掃除低薪陰霾,國家機器可使用之選項。但擬透過立法提高基本工資達到掃除低薪陰霾目的當萬萬不可行,因為工資是就業市場中由那隻看不見的手所操控。

*作者為退休人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