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習大大的野望--從「習視角」看中共十九大常委制度與人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於8月31日召開會議並宣布,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將於10月18日在北京召開,屆時新的一批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和中共總書記將被選出。隨著十九大時間的定案,外界也將焦點轉移至常委人選的預測。本文旨在提供一個新的視角,從習核心的高度,放眼中共十九大的政治博奕。

習核心的塑造

2012年秋,習近平於十八大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面對的是江派大舉安插人馬入常,如張德江、劉雲山等人,故習近平只得與團派結盟,共同對抗江派。儘管開局不利,習近平仍通過數個大規模的政治行動,逐步樹立個人威望、收攏權力,成功的在派系鬥爭中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首先是豎起懲治政治腐敗的大旗,在中國掀起嚴查政治貪腐的風暴。中央紀委自十八大之後就不斷深化黨的紀律檢查體制改革,著力構建「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體制,其辦案力度之深、牽連之廣,屢屢震動中共政壇,向上收網『大老虎』的過程也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慣例。藉由反腐打貪一方面肅清政敵,一方面獲得強大的民意支持,習的權力不斷集中,建立起在黨內不容被挑戰的個人權威。其次,僅上台一年即提出「軍改」,直接觸碰中共政治權力的深水區。僅僅兩年多的時間,多元軍種成立、四總部轉為中央軍委多部門制、五大戰區取代七大軍區。習近平落實「軍改」的時間可謂神速,成功肢解了解放軍長年的「大陸軍」體制,並對舊有軍團進行裁撤與整編。以清除「郭徐遺毒」為目標,伴隨著多位『軍老虎』的落馬及副大軍區級以上將領大規模異動職位,解放軍人事更迭空前頻繁,從近日公布的名單來看,習可以說全面清洗中央軍委,完全掌握「槍桿子」,使軍隊效忠他「習主席」一人。

歷經約莫4年的清洗換血,2016年10月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表述標誌著「習核心」的出爐。在收攏黨政軍的權力後,2017年始,習轉手進行對金融與資本市場的整頓,戮力清剿江派最後的資源、抓捕「資本大鱷」,全面掌控國企與資本市場。邁入2017的下半年,掌握黨政軍經的「習核心」,於7月15日在官媒發表重磅文章,首次出現「習近平思想」的表述。「習核心」力壓前三代領導人(毛、鄧、江)的中央集體領導核心,「習近平思想」攀比「毛思想」,從清洗政敵到抓緊「槍桿子」,短短四年多的時間,習近平將個人的權力與威望,拉高至毛鄧的位階,黨內無人能撼動其地位。

因此,在分析中共未來政治走向時,必須正視習近平已經擁有如此強大權力的現實,循此脈絡才能一窺真貌。

十九大的階段性任務

手握如此大權,習近平是否會追隨普丁、安倍延長任期的腳步,相信已是毫無懸念,所要關注的,是習近平將會以何種方式來延長任期。更進一步的說明,若習近平將要在二十大連任中共最高領導人,那代表二十大的制度必將改變,此一前提即是,習近平必須牢牢的掌握十九大的政治權力,以便於進行二十大的改制。換句話說,十九大的所有政治佈局皆是為了實現二十大的改制連任。

目前中共高層的權力運作方式採取「常委制」,受限黨章與慣例,『簡單多數決、職務設定、年齡限制』是影響權力分配的三個重點條件。(其一,總書記只是政治局常委會召集人,地位和其他常委一樣。其二,政治局常委將綁定如國務院總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全國政協主席、中共中央書記處排名第一的書記、國務院排名第一的副總理等。其三,「七上八下」慣例。)

先不管二十大時習近平會否採取「主席制」的方式來延任,由於十九大是受黨章保障的合法任期,習沒有誘因來提前啟動改制延任,更不用承受改制所引起的阻力,所以可以斷定,十九大的遊戲規則依然圍繞著「常委制」走。換言之,十九大權力結構,依舊回歸到常委人數(分母)與派系入常人數(分子)的相對關係上。

五人常委制的可能性

按照現行的七人常委制,若習近平要在十九大掌握絕對的權力以便於推動二十大的改制,習家軍至少要拿下四席常委或更多。問題來了,首先,習家軍並沒有足夠的人選入常(分子不夠)。就算打破「七上八下」讓王歧山入常,但陳敏爾需連跳兩級,其餘「之江新軍」無顯著威望、從政資歷不足的事實仍擺著,要佔下四席常委實屬困難。

儘管習家軍與團派結盟仍可穩定過半,但可能抵擋不住江派以殘存力量在七人中力保一席,加上若目標是二十大的改制,結盟而來的權力穩定度與力度肯定及不上嫡系力量牢靠。另外,受制於職務設定,結盟也代表著國務院、人大、政協等正國級國家機器將出讓予團派。

既然面臨派系入常人選(分子)不足的窘境,那只好從分母下手,運用常委人數來調整權力的相對關係。在分子不變的情況下,若從七人制常委調整成五人制常委,則習家軍在常委會中的權力版圖將從七分之三變成五分之三,達成穩定過半的目標。這也意味著從七變五,所減少的兩個常委席次將由團派與江派概括承受。

在此,必須考量團派會否接受此一安排。由於江派殘存勢力尚在,十九大期間習家軍與團派結盟的大格局理應不會改變,不過考量到習現有的實力,不讓團派人士落馬已是結盟的友好展現。在結盟的情況下,習近平可以讓出部分國家公器與資源,但不代表習要與團派共享最高決策層,中央常務委員會議的權力。更進一步說,習家軍勢必會在十九大期間削弱團派的實力,為二十大的改制鋪路。

入常名單猜想

疏理過習近平對十九大的目標設定後,接著來盤點可能的入常名單。

如前所述,習家軍入常可用之人不多,除習、王、栗之外,僅陳、趙二人勉強能「硬塞」入常。相較之下,團派的人才儲備是一大優勢,有多位資歷完整的入常人選,除了現任總理李克強之外,汪洋與胡春華早已被外界視為當然人選。至於在派系鬥爭中已屈居頹勢的江派,隨著派系儲君孫政才在下半年的突然落馬,目前僅剩韓正一人還有機會入常。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王滬寧,有望成為十九大入常的大黑馬。頭頂中南海首席智囊、三朝元老等光環,能在歷屆的權鬥中保持中性不站隊,派系色彩較淡的他著實為中共官場的異數。這樣的政治特質,非常有可能使之成為習家軍、團派與江系的緩衝,王滬寧既可成為習家軍用以佔位削弱團派入常人數,也是團派與江派寧可同意也不願見到習家軍獨霸常委席次的公約數。

若十九大制度維持不變,七人常委會的席次分佈變數較大,會有多種可能的結果,試以習家軍的掌權程度依次排列;對習近平最不利的結果,就是習家軍只佔3席,其餘為團派3席加上江派的韓正。若能讓王滬寧入常成為緩衝,則可以壓縮團派或將韓正擠出常委。對習較有利的局面,當然是習家軍拿下4席穩定過半,若是同時又讓王滬寧入常,形成4+1的格局,那習近平可說是在十九大完勝。

眾多可能的版本意味著七人常委制存在著太多變數,加上習家軍明擺著青黃不接的事實,做莊的習近平沒理由放任不利於自己的遊戲規則。若將十九大改制為五人常委制,相對的常委席次版圖就單純許多。以習近平、王歧山、栗戰書組成的習家軍可直接掌握過半席次,再加上總理李克強,五席中只剩下一席的變動空間。汪洋仍然上位人大委員長,韓正也可以順利坐上政協的位子,但兩位皆無緣入常。最有利於習家軍的結果,就是將最後一席常委,給予王滬寧。

小結:以五人常委制為過渡的十九大

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在派系鬥爭中已經取得壓倒性的勝利,黨內已沒有足夠的力量能阻擋習延長任期,制衡習家軍的膨脹。不論是在前預測或事後分析十九大,從習近平的視角出發,較能如登高望遠般宏觀全局,避免見樹不見林之偏誤。

可以肯定的是,為了實現二十大的改制,習近平會強力主導十九大的人事佈局,但這也會逼迫其餘勢力在無可退路的情況下背水一戰,現時黨內情勢高度緊繃,極有可能常委席次與人選至今皆尚未定案,越接近十九大,中共政壇隨時都可能上演人事大地震,甚至出現「非自然死亡」事件也絕無不可能。

習近平的集權,其個人權力已經超越了常委制,在十九大中採取五人常委制,僅是權力移轉的過渡時期,目的是逐步實質提高權力的純度。無論過程如何,習近平都將以泰山壓頂之勢,向外界展現其鞏固習核心的決心,以及常委集體領導的名存實亡,明示著中共政治的未來走向將往主席制邁進。

*本文作者李縉穎為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暨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博士生。共同作者施漢陽為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生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