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莫把雞蛋看成果─教育應提倡科科等「質」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有一則冷笑話是這樣說的:冰箱的雞蛋盒內,雞蛋們紛紛竊竊私語,又是驚恐又是疑惑的看著角落裡的同伴。「欸,你是甚麼品種的雞蛋啊?怎麼全身都是毛?」「……我是奇異果……」

放到蛋盒內,就會變成雞蛋嗎?數字公平,就是公平照顧嗎?最近教育部正展開「高級中等學校教師每週教學節數標準草案」的討論,某工會即高唱「科科等值」的口號,要求教育部降低高中各科的授課節數,且應該一視同仁,時數相等,至於原本就較他科少兩個節數的國文科,再次成了眾矢之的。

甚麼是討論的核心?

因應十二年國教的貫徹,以及未來的新課綱,高中課程設計與規劃已不像昔日那樣固定,學校自行研發課程、開設選修課勢在必行;此外,為了素養導向的目標,教育部力推美感教育、藝才班的建構,藝術領域老師疲於奔命。

以專任教師為例,目前高中藝術領域教師的一週授課基本節數是18節,其他學術型科目為16節,國文科因批改作文之耗時,則為14節。如要研發課程、開設選修,並且符合教育部要求的跨科協同教學,各科時數實在太高;藝術領域課程配予每一班的節數少,使得該領域老師任教班級多,作業與評量堆積如山,失去品質。

所以,真正該討論的重點有兩個:第一,各科時數應該降低,保留共同空白時段,以利教師們設計課程;第二,藝術領域教師的基本節數應該降低,以達到學生素養養成的品質與效果。

國文老師占盡便宜?

上述的兩個重點,應該是高中教師眾所期待的目標,然而,很遺憾的,卻被操作成計較節數的鬥爭撕裂。國文科繼文白之爭,再次成了眾矢之的,成為操弄者的目標。

國文科基本節數較低,是基於詳細的研究與評估,發現國文老師確實要花較多的時間在批閱作文,故訂定14節的基準。學測型態已改變,寫作能力測驗自國文考科中獨立出來,必須花更多的心力指導學生;舉凡校內各大徵文比賽、語文競賽、讀書心得、小論文等等,也多拜託國文老師擔綱評審;升學自傳、讀書計畫、面試口語表達,更是非國文老師莫屬。

比別人少了那2節,付出的又是多少呢?

科科等值是操弄,實為出賣老師、幫政府解套

某工會提倡「科科等值」的目標,除了要求必須降低藝術領域教師的節數,更要求所有科目節數相等;若一時間無法達到理想目標,則採折衷方式,藝術領域降一部分,國文科拉高與其他學術型科目齊頭。

如果真的如其所說的「藝術領域降一部分到16節,其他科目維持不變,國文拉高到16節」,這樣不僅緩解了教育部經費不足的窘境,還幫教育部省下更多鐘點費,讓霧裡看花的他科老師讚嘆感恩。為了這個目標的可行,各地已開始散佈針對國文老師的不實謠言,以羅織可行的理由:沒有出作文給學生寫、不改作文、爭取取消作業抽查等等。

國文老師不是他們的會員嗎?爭取各科教師的權益,難道不是工會的責任嗎?為什麼有的工會總是站在政府方著想呢?操弄下去的結果,就是所有科目停在16節,即使未來新課綱上路,也無法再爭取更多,因為某工會「很體恤」的自降談判籌碼。

科科等值?不如科科等質

要說「科科等值」,此「值」指的該是共同降低節數的目標,而非計較某科一兩節的數字,更不是忽略專業性的齊頭式平等。每一科、每一領域的教師都辛苦,卻也無法用同一標準去評估和理解。就像雞蛋和奇異果,或許外型相似,但質地完全不同,可以因為同放在冰箱的蛋盒中,就統一認定是雞蛋或奇異果嗎?就要用相同的方式食用它們嗎?

爭執表面上的數字,不如善待各科的本質,提升各科的教學品質,強調「科科等質」,讓每一科、每一領域在學校能有更好的發揮,造福學生。經專業評估與課綱的搭配,賦予各科教師足夠的自由時間,落實十二年國教的差異化教學、協同教學,不是更好嗎?

如果教育部捨不得投注經費,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根本是天方夜譚!而某工會竟也隨之演雙簧,表面上爭取最苦的藝術領域權益,實際上賣掉人數最多的國文科,政府、教師兩邊討好!這次賣了國文科,下次又會賣了誰呢?

雞蛋就是雞蛋,奇異果就是奇異果,不同的科目自有它的特性,表面數字的公平,實則真正的不公平,並可能帶來教育界更大的災難。

*作者為高中教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