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莫讓下一位政治受難前輩遺憾而逝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繼今年一月擅長以影像紀錄白色恐怖的陳孟和辭世後,最近又一位政治受難前輩―綠島醫生蘇友鵬離開了。

過去,台灣沒有人權,只有人權侵害的斑斑血淚史。在那個反共至上、處處是禁忌的年代,任何可能跟「紅色」沾上邊的,都不免遭殃,或坐穿牢底,或橫屍法場。蘇友鵬就是典型的案例。

一九二六年出生於台南市、向來名列前茅的他,從台南二中畢業後,考取台北帝大預科理科醫類。戰後,他曾滿腔熱血參加迎接祖國的活動,但不久即因國民黨政府的惡政大失所望。大三時爆發二二八事件,他參與了台大學長郭琇琮組織的「台灣學生聯盟」,計劃於三月五日凌晨偕同烏來泰雅族攻取台北市軍警憲武裝據點,惟因原住民沒照約定會合,郭琇琮遂宣佈行動中止。

一九四九年從醫學院畢業後,進入台大醫院耳鼻喉科,擔任住院醫師。不料隔年五月十三日,他與許強、胡鑫麟、胡寶珍一同於台大醫院院長室被強行帶走。後來才知道,他涉入了「中共台灣省工作委員會台北市工作委員會案」。這個案子的領頭郭琇琮,是「台北市工委會」書記,於一九四七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吸收許強、吳思漢等人入黨,並直接領導台大醫院支部,而支部負責人就是許強。

台大醫院耳鼻喉科醫師蘇友鵬因閱讀魯迅作品而被判10年徒刑(取自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大醫院耳鼻喉科醫師蘇友鵬因閱讀魯迅作品而被判10年徒刑(取自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台大醫院耳鼻喉科醫師蘇友鵬因閱讀魯迅作品而被判10年徒刑(取自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

不過,蘇醫師強調,「我和許強主任他們的組織,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他會拿一些書給我讀,但是我們之間並沒有正式的思想討論;後來,他也推薦我參加組織,並且要我寫自傳,但是我太忙了…」,至於他們是不是跟郭琇琮有關,「我就不清楚了」。

他研判是台南同鄉王耀勳的關係,讓他扯入這個案件。因為他曾通過王耀勳接觸不少中國三○年代的左派禁書。「我被捕之前,王耀勳就已經被逮捕了,而且從他的言論中,我知道他可能有參與地下黨的工作」,他感慨地說,「如果說我當時有什麼組織的話,大概就是這個『讀書會』而已」。而在西裝外套內被搜出的一小冊魯迅《狂人日記》,就成了後來入他於「叛亂罪」的唯一物證!

在保密局他只被問了一次口供:「讀書會念了什麼書?有沒有活動?誰吸收你?」他回答:「只有看書,沒有人吸收我。」之後,沒有看到口供,在軍法處也沒有開庭,更沒有讓他與王耀勳對質,即以「參加叛亂組織」的罪名,草草被判刑十年,褫奪公權五年。

在綠島服刑期間,除了小提琴伴他渡過鐵窗內的漫漫長夜以外,他也不忘懸壺濟世,與胡鑫麟、王荊樹、林恩魁等政治犯醫師組織醫療團隊,在醫務所替官兵、新生們看病。林恩魁回憶說,「我為難友開過四次盲腸和其他外科手術。手術由我主刀,第一助手為王荊樹,第二助手為蘇友鵬,第三助手為胡寶珍……難友自己美言中的第一流獄中診所就這樣運作起來。其實充其量只是一個克難手術室」。刑滿出獄後他重返杏林,在台北鐵路醫院耳鼻喉科任職,退休後在廈門街開業。二○一○年被選為「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理事長。

政治受難者蘇友鵬。(曾原信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政治受難者蘇友鵬。(曾原信攝)
政治受難者蘇友鵬。(曾原信攝)

筆者因緣參加「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定期舉辦的慶生會多年,對爽朗的蘇醫師每次領唱生日快樂歌時聲音嘹亮、中氣十足的表現,印象深刻。蘇醫師曾說,「我們活在一個荒謬、荒唐的時代!」他企盼蔡政府落實轉型正義,彌補過往政府造成的傷痛。可以想見,這也是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前輩及其家屬們共同的心聲。只可惜,他還來不及等到,就先悄悄地闔上了雙眼。

對垂垂老矣的受難前輩來說,時間無疑是最大的敵人。落實轉型正義是蔡總統選前的五大政見之一,執政至今固然不是沒有建樹,但除了不當黨產的處理稍有成績以外,包括還原並公布司法不法事件的歷史真相、識別加害者並追究其責任、回復並賠償受難者或其家屬名譽和損失等等,卻還是原地踏步。

責任追究方面,不要說那些特務、審判官、檢察官等「幫凶」沒被清算了,就連最該負責任的那位「元凶」,他偌大堂皇的紀念建築現今仍屹立不搖。即便今年適逢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暨解嚴三十週年,文化部也只是宣佈蔣中正商品下架、停播蔣公紀念歌,顯然搔不到癢處。而上述這些轉型工程的啟動,都有賴延宕已久的「促轉條例」能在立法院盡速通過。

今年二二八蔡總統「希望促轉條例在本會期可以通過立法」的談話言猶在耳,上個會期已經確定跳票,萬望這個會期執政者真的信守承諾,莫讓下一位受難前輩,在生命走到盡頭時,還徒留一絲遺憾。

訂於十月七日(星期六)下午一點三十分在台北市中山南路濟南教會舉行追思禮拜。

「五十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平反促進會」聯繫電話:(02)2305-2671

*作者為台北市民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