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觀點投書:離岸風電政策建言(上)離岸風電的三大挑戰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台灣海峽的離岸風場有絕佳的資源,在廢核及減碳的壓力下,離岸風電成為能源轉型的必然選項之一,而目前太陽光電在台灣的建設遭遇許多困難(如農電共生爭議、饋線併網困難等等),即便太陽能系統業者全力推動,但整體政策進度仍然緩慢,也就是說,離岸風電需補足太陽光電可能不足的缺口;因此2025年要達成20%綠電的務實作法,便是盡力提高原定3GW的離岸風電目標。而在躉購費率以及明確的綠能目標下,台灣離岸風電發展根基雖薄弱,基礎建設雖不足,仍已吸引許多內外資開發商插旗台灣,目前已累計達12GW的申請量。

2017-06-21-彰化發展離岸風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親自擔任專案小組召集人,與環評委員一同到未來海纜上岸地點現勘。(尹俞歡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6-21-彰化發展離岸風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親自擔任專案小組召集人,與環評委員一同到未來海纜上岸地點現勘。(尹俞歡攝)
彰化欲發展離岸風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親自擔任專案小組召集人,與環評委員一同到未來海纜上岸地點現勘。(資料照,尹俞歡攝)

第一挑戰:須加強扮演關鍵角色的基礎建設

台灣要發展離岸風電,首先必須解決基礎建設不足的問題。海上生成電力要能併網,「電網」相關設施,像是海上變電站、陣列海纜以及陸上變電站等都需要及早規劃。而風場的建設,需要強大的海事工程支應,因為風機、水下基礎以及海上變電站等都是動輒上千噸的重量,因此,「碼頭」必須強化負重和有足夠後線腹地以作組裝生產。因此,完善的基礎建設,是離岸風電是否能在台灣長期落地生根的關鍵。

基礎建設必須預見未來的使用量,因此在當期建設時,可能成為被批評為過度投資。然而,興建基礎建設需要時間,不可能今天不夠,明天就立即產出,因此基礎建設的興建必須思考長期發展的空間。可以看到行政院通過的風電四年計劃,已將彰化併網容量的2025目標從3GW調整到6.5GW,這是具備遠見的執行策略。

至於碼頭的強化,則是要考慮未來風機的規模,風機大型化已是國際趨勢,國際風機廠商正在研發10-15MW的新式大型風機,幾年之內將會陸續量產。台灣應該從中長期的需求規劃,儘早考量碼頭的負重與後線腹地是否符合需求,方能迎接更有效率、更為便宜的離岸風電時代。

第二挑戰:風場開發首重環境保育

離岸風電發展可能衝擊在相同海域的漁業與生態,例如近岸的白海豚生存議題,政府應該積極引導並協助開發商避開生態敏感區,但也同時避免一刀切地排除開發商於近岸開發的機會,這樣才能在開發與環保間取得平衡。

而沸沸揚揚的「漁業補償」議題,也並非台灣獨有,英國便採「漁業補償」與「漁業升級」並行的策略,來使離岸風電與漁業互利共生。在英國東約克郡Holderness Coast外海,是英國龍蝦產量最豐富的漁場,也是風力資源絕佳的場域,在離岸風場開發與漁民傳統生計之間,也曾引起極大衝突,然而在長期的溝通與互信的建立下,開發商透過專業機構The West of Morecambe Fisheries Ltd 審核與捐贈漁會提出的漁業升級相關方案,漁民因此決定接受風場開發商的提案,在建設風場時加強生態保護與偵測,一旦風場建設過程中對於龍蝦產量有大量影響,則停止或轉移開發。

同時,風場開發商以及相關研究機構更對英國漁業產生深遠的影響。透過經費捐贈與技術輔導,風場開發甚至可幫助更新漁業設備與改變商業模式,使捕獲的海鮮能有更好的加工與儲存,提升品質與價值。現在,經濟部已提出箱網養殖、魚礁共生等想法,相關部會和地方政府亦應該思考如何透過這次開發的機會,透過開發商的輔導與資助,協助漁業轉型。

漁業補償與海洋生態的爭議,其實是反映出台灣對海洋規劃與保護的陌生,離岸風電的發展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藉此對於海洋生態、海象、地質、水下文資等建置基礎資料。

第三挑戰:穩定且明確的政策是離岸風電成功的關鍵

目前台灣的離岸風電發展已是亞洲領頭羊,如何保持領先的優勢,利用國外廠商技術和經驗,協助台灣的能源及產業的轉型,將是政府應該思考的課題。參考歐洲供應鏈發展情境,筆者認為,台灣政府應儘早規劃至2025年的風電政策藍圖,至少提供每年1GW的開發規模,才有利風電相關基礎建設的投資以及在地產業鏈的養成。

同時,未來的收購電價也是影響業者開發意願及融資誘因的重要因素,如何從躉購費率過度到其他制度,也應該儘早規劃和公告,以減少廠商投資的不確定性。在開發速度、在地能量養成、電價衝擊的三個角度來看,筆者認為政府應至少提供4GW的規模免競標,才有利克服學習曲線最難下降的前期摩擦力。

最後,從前瞻計劃來看,台中港作為風機專用港,興達港作為水下基礎專用港,是正確且合乎廠商需求的規劃,唯要注意的是興建的時程和碼頭的執行能力是否能趕上2025的政策目標,以目前台中港和興達港的能量來看,2025年勉強只能到3GW,更何況還缺乏適合海上變電站組裝出海的碼頭,這些不確定因素,都是政府需要及早思考解決的問題。

20170721-台中港離岸風電碼頭空照圖。(台電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721-台中港離岸風電碼頭空照圖。(台電提供)
台中港離岸風電碼頭空照圖。(資料照,台電提供)

離岸風電是未來便宜能源的選項

國際上的離岸風電價格已經比核電和燃氣發電都還便宜,荷蘭、丹麥及德國等國家這兩年簽訂之風場計畫合約(完成時間為2020-2025年),其不含併網成本的每度電成本已經落在台幣2.6元上下,而這正是2016年台灣的平均電價。

對於政府及社會來說,離岸風電的補貼並非實際上躉購費率給予的數字,必須扣除台電的迴避成本後才是再生能源發展基金補貼成本,更何況,離岸風電對於減少空污、減碳大有幫助,即便台灣海峽的風資源在夏季較弱,但仍可在春秋冬三季替火力機組爭取更多歲修的時間,這些正面的外部效益也需一併考量。

雖然台灣目前缺乏經驗和設施,在初期仍需要以躉購費率支持離岸風電的發展,但我們可以預見,離岸風電與平均電價的差值在可見的未來已逐漸縮短,荷蘭、丹麥及德國在過去一年的幾個風場開發的成本大約接近每度電新臺幣3元,台灣若能克服上述的三項挑戰,以建立規模經濟,在2030年以後達到市電平價(Grid Parity)是絕對有機會的。 

*作者為倫敦大學能源及環境經濟政策碩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