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解嚴鬆動樊籬 黑名單闖關回台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15 中央社

(中央社台北15日電)「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在叫著我…」戒嚴時期海外台獨人士被列為「黑名單」無法回台,藉著這首「黃昏的故鄉」唱出濃濃鄉愁。

1987年解嚴之後,現任環保署長李應元等人猶如返鄉鮭魚,前仆後繼闖關回台,突破黑名單,並間接促成廢除刑法一百條,讓台灣民主邁進一大步。

戒嚴時期,在海外主張台灣獨立,或是單純參與台灣同鄉會的活動,都有被列入黑名單的可能。

被列入黑名單之後,駐外單位就不發給簽證,包括李應元、前國安會秘書長陳唐山、已故前立委蔡同榮、前後任台南市長張燦鍙、許添財、前總統府國策顧問金美齡、前駐日代表羅福全、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皆榜上有名,長期滯留海外,無法回台。

長年無法返鄉,即便親屬過世也無法回台奔喪,在海外只能藉著聚會,吟唱「黃昏的故鄉」等台語歌曲聊解鄉愁。

1986年11月30日,名列黑名單的許信良在日本成田機場,與政治受難者謝聰敏、林水泉準備搭國泰班機闖關回台,民進黨發動群眾前往桃園國際機場接機,爆發警民衝突;但許信良等人卻遭到國泰航空公司拒絕登機,以致無法踏上回台班機。這場「桃園機場事件」,也帶動當年名列黑名單的海外菁英陸續闖關返台。

1987年7月15日宣布解嚴,台灣社會、政治開始產生劇烈變動,儘管黑名單尚未廢除,但海外黑名單人士開始前仆後繼闖關返台,掀起一波波爭取返鄉基本人權的狂潮。

「我就是在御書園被帶走的」。返台後擔任過立委、駐美副代表、行政院秘書長、勞委會主委,還選過台北市長的李應元,回憶起當年「翻牆」回台,逃亡一年兩個月後才遭情治人員逮捕的過程,彷彿歷歷在目。

1990年七月李應元潛返台灣,在友人、支持者協助下,化名「阿火」在全台來去自如,甚至還在總統府廣場的憲兵前拍照,成為報紙頭版新聞照片,讓當時的情治系統面子相當掛不住。

逃亡一年兩個月後的李應元,計畫在蔡同榮籌辦的908公投大遊行公開現身,就在九月二日李應元和友人約在松江路上的「御書園」餐廳談事情時,遭到逮捕。李應元回憶,當時他坐在御書園餐廳靠松江路側的座位,因為即將現身,心情放鬆,忘了化妝把臉上最容易辨識的痣蓋掉。

李應元說,他坐著等朋友時,三個彪形大漢往他的方向靠近,他就知道行蹤已經暴露,因為早已做好準備,反而心情坦然,其中一名情治人員認出了李應元的臉上的痣,問他「你是李應元先生嗎」?他從容地回答,隨即就被帶上車。

李應元說,從情治人員急促的呼吸聲中,感受到他們的壓力,還反過來安慰一臉緊張的情治人員,「請他們吃口香糖」。

台灣戒嚴長達38年,1987年解嚴之後,台灣社會還未完全解放,並仍有部分不合理的法律、體制禁錮自由和人權,這些李應元眼中的「戒嚴遺緒」中,以刑法一百條,被視為惡法中的惡法。

刑法一百條規定:「意圖破壞國體、竊據國土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而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李應元等海外台獨人士因違反刑法一百條被捕入獄後,已故中研院院士李鎮源、台大教授林山田和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師孟為首的學界,發起「一百行動聯盟」,經過多場和平抗爭之後,終於促成刑法一百條的修正,讓台灣不再有思想法,民主邁進一大步。

「刺蔣案」主角、最後一個黑名單黃文雄1996年回台後,黑名單正式成為歷史名詞。1060715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