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解嚴30周年》專訪那個代表蔣經國宣佈解嚴的人:前新聞局長邵玉銘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三十年前7月14日傍晚,台灣時任新聞局長邵玉銘緩步踏進新聞局記者室。超過200名中外記者已經到場,靜候政府宣佈消息。

「奉總統令,宣告台灣地區,自76年(1987年)7月15日零時起解嚴。」

爾後30年間,台灣組織政黨參政不再是犯罪、各式書籍與思想得以流通,1996年起正式直選總統。2000年與2016年皆順利完成政黨輪替,新一代的年輕人享有民主、自由與人權,並認為這是生活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台灣解嚴滿30年之際,邵玉銘回憶起當時的處境,還是有些不可思議。邵玉銘回憶:「當時13日我接到總統府副秘書長電話,要我14日下午六時宣佈解嚴,我一度不敢相信。」雖然解嚴一事先前政府早已定案,但就常理而言,這種重大決策都要由總統宣佈,留美多年的邵玉銘,也知道白宮都是這樣處理,隨後他婉拒,認為還是總統蔣經國親自宣佈較好。

然而過不久,副秘書長來電又說「總統說你宣佈就可以了」。就這樣,邵玉銘成了末代戒嚴時期,同時也成為解嚴後首任新聞局長。他補充,他宣佈解嚴時講了句「奉總統令」,是他自己加的。 

順勢而為

但邵玉銘也說,台灣的解嚴過程絶不倉促,而是在世界大勢下有條理地決定,當年的戒嚴令不外乎是為了反共反滲透。然而從70年代中期後,世界局勢發生變化,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各國紛紛轉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當初的「匪權」被扶正,中華民國的長年威權統治與自主性被質疑。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灣解嚴前,黨外運動已經形成,《美麗島》雜誌和成員是重要的力量

就在這時,黨外的民主運動也蓬勃發展,各種要求解嚴的聲浪不斷,後來黨外辦雜誌、報紙蓬勃,政府抓不勝抓,尤其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國際審判,更是讓台灣人權受到世界注目。隨後,蔣經國就審慎思考解嚴的可能。

1983年回台教書的邵玉銘,先前在美國待了20年,他回憶在美國時,美國學者都把中華民國稱作「right-wing military dictatorship」,意即「右翼軍事獨裁政權」。

分析:如今中國與戒嚴時期的台灣有可比性嗎?

中國國旗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國旗

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長年研究民主化發展的李酉潭對BBC中文網表示,很多人會覺得中國目前處在台灣30年前的解嚴前狀態,經濟快速成長,但這是不對的想法。

李酉潭說明,台灣過去雖然是威權體制,但還是有縣市長跟立委增額選舉,黨外有地下雜誌跟地下電台。但在中國完全不准出現,已經到了極權體制巔峰。中國共產黨就是以「萬世執政」作為依歸,沒有想把權力賦予人民的意思。

但李酉潭也認為,隨著科技日新月異,自由浪潮還是會持續拍打中國,「自由不是浪而是像風一樣了,中國再緊縮言論管制它還是有空隙鑽進去」,未來十年內的中國政局變化值得關注。

直到回台灣後,邵玉銘才發現戒嚴真的早不合時宜。再加上當時戒嚴的管制已經比50、60年代還要寬鬆,縣市長跟增額立委都可以正常選舉,實質的軍事戒嚴也名存實亡。

甚至到1986年民進黨自行宣佈成立時,蔣經國也沒指示警總(警備總部)抓人。他回憶當時蔣經國在國民黨中常會的發言「時代在變、潮流在變、環境在變」,進入新聞局任職後,邵玉銘即被蔣經國要求研究解嚴時機。

一人說了算

回顧當時台灣解嚴相對順利,沒有遇到太多阻礙,邵玉銘認為當時蔣經國的權威沒人敢挑戰這點很重要,他說「中華民國開國以來兩人說了話算數,就是蔣介石與蔣經國」。

邵玉銘提到當年蔣經國的想法是:「大家反抗政府,那就開放你們參政,大家一起堂堂正正進入國會議事。」

他表示,當時蔣經國身為一代強人,外面也有強大反對黨在成形,人民與政府間都有共識,才順勢讓台灣解嚴,而且沒有發生任何動亂。

時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1975年巡視金門 © 由 風傳媒 提供 時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1975年巡視金門

蔣經國宣佈解嚴,是台灣歷史的轉捩點

邵玉銘形容,當時解嚴就是「順勢而為」,蔣經國來台灣將近40年,早就非常了解台灣民情,當然也深知台灣民眾對於公民權益的追求。甚至蔣經國曾跟當時國民黨秘書長李煥說過:「台灣老百姓已經很好、很善良了,否則再這樣(指戒嚴)下去他們要革命了。」

加上當時許多留美留歐教書菁英,紛紛回國效力,他們長年吸收國外的民主思想,早就已經有經驗跟學養,解嚴已經是個整體氛圍下「一定要去做的事」。也因此當蔣經國決定解嚴,官方也都在等待他拍板定案後,放手去擬定一連串地黨禁、報禁開放。

李登輝和連戰在1996年勝出台灣的總統大選 © 由 風傳媒 提供 李登輝和連戰在1996年勝出台灣的總統大選

台灣解嚴後,踏上民主之路。1996年是台灣第一次全民直選總統

再來是當時蔣經國開放解嚴時,也從沒有插手管制,讓當時的新聞局長邵玉銘大膽全都開放,「蔣經國很尊重我們的學識,因此我比照歐美國家,全都開放報禁、出版,甚至幫流行音樂辦了金曲獎,都是我在美國生活的經驗。」

而面對解嚴三十週年,邵玉銘回想起來還是很光榮:「曾有紐約時報的記者問我,解嚴成功了嗎?我回答,放眼全世界,我們解嚴沒有造成國家動亂、軍隊政變,並且實施民主改革,投出自己的總統,這個答案我想不用說。」

當然,他也開玩笑說:「常有人罵我們立法院會打架鬧事,但這也是他們可以鬧得最大極限了,我們不像中國或是南韓,他們是曾經把坦克車開上街去。」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