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解決50年內戰 哥國總統有信心

台灣醒報 標誌 台灣醒報 2014/5/25 賴義中
解決50年內戰 哥國總統有信心 © 台灣醒報 解決50年內戰 哥國總統有信心

【台灣醒報記者賴義中綜合報導】哥倫比亞能否結束世界歷時最久的衝突,全待總統大選結果。力主與左翼游擊組織「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進行和平談判的總統桑托斯,日前接受德國《明鏡周刊》專訪時表示,若不能把握此次機會與叛軍達成和平協議,哥倫比亞將永遠無法從內戰中脫身。

現年62歲的桑托斯在2010年大選擊敗前任總統尤里貝,2012年起與FARC在古巴展開談判,試圖終結這場歷時50年,帶走25萬條人命、造成6百萬人流離失所的內戰。25日舉行的大選不僅決定總統人選,也將決定和平進程的未來,尋求連任的桑托斯目前在民調上處於領先。

盛行毒品走私的哥倫比亞是古柯鹼的聖地,叛軍更在其中扮演關鍵角色,對此,桑托斯認為,政府不若當年屈服於毒梟的吳下阿蒙,如今已有能力掌握叛軍所有動向,因此FARC別無選擇,只能繳械。面對民眾懷疑,桑托斯強調,FARC領導層有誠意以體制內方式參與政治運作。

桑托斯也指出,和平協議是導向哥倫比亞經濟發展的關鍵,若能達成內部和諧,哥國有望成為拉丁美洲經濟的火車頭,高漲的需求和投資能提供就業,一勞永逸地解決貧窮和教育問題,杜絕造就叛亂的經濟不平等。此外,考量受害者感受,哥國也已從「轉型正義」著手,補償戰爭難民的財產和土地,並公正審判戰犯。

以下為訪問全文:

問(德國《明鏡周刊》記者密特爾史達特):總統,你有機會結束這場世界歷時最久的衝突,和平協定在近期有機會達成嗎?

桑托斯:我是一年比一年更樂觀,我們這幾年取得了非常明顯的進展,要為這場錯綜複雜的衝突找到解答並不容易,但我們希望能在今年完成和平進程。

問:你曾說去年底就有機會達成了,為什麼現在又延後了?

【短期難解紛爭】

桑托斯:我一直沒有給出非常確切的時限,我當時希望能在選前就結束它,但顯然是太樂觀了,你沒辦法在52週內就解決50年的紛爭。

問:政府現在是在沒有長期停火協議的狀況下進行談判,你會否擔心發生小規模衝突、打亂大局?

桑托斯:在和平協定完成前不簽停火協議是我做的決定,如果我們同意停火協議的話,FARC就有理由永久延長談判的時程;而且若談判以失敗收場,我可不想被當成另一個天真又愚笨的總統,讓游擊隊有機會壯大然後繼續抗爭。

我知道很多人不瞭解我們怎麼能在哈瓦那談判的同時又在哥倫比亞對抗,從這方面來說,我信仰以色列前總理拉賓的信條:打擊恐怖主義時要當成沒有和平談判這回事,談判時則要忘記有恐怖主義的存在。

【戰爭和談兩回事】

問:拉賓是你的典範嗎?

桑托斯:這20年來,我們為了這次和平進程可謂處心積慮,我從最開始就尋求國際仲裁員的協助,那些曾介入北愛爾蘭、以巴和中美洲內戰談判的專家。

問:你在前任總統尤里貝手下擔任國防部長時,曾對游擊隊大加打擊…

桑托斯:沒錯,而且在我當總統的過去4年做得更兇,但戰爭與和平談判是兩回事。

問:難道沒辦法用武力途徑同時讓FRAC和ELN結束抗爭嗎?

桑托斯:沒辦法,不可能消滅他們,如果這次和平進程失敗,我們得要再承受20、30或甚至40年的內戰。

問:如果真的發生的話怎麼辦?

桑托斯:我一直很小心不讓軍隊過於弱化,所以至今仍然在和反抗軍戰鬥,但我必須強調,我認為反抗軍領袖這次真的有誠意要達成協議,如果不是這麼確定的話,我就不會繼續談判到現在。

問:好幾個月前,你曾宣布與FARC在土地問題和政治參與2個關鍵議題上達成協議,最近還會有新的突破嗎?

【古柯鹼最大來源】

桑托斯:我不喜歡抱持太多期待,邏輯上我們很快會完成6點協議中的第3項,但時間我不能保證,畢竟毒品走私議題實在太爭議了。若我們真的能達成共識,對哥倫比亞、這個區域或整個世界來說,都會是特別的成就。數十年來,哥倫比亞一直都被指控是世界最大的古柯鹼來源,如果我們能終結此事,長期受毒品走私所苦的哥倫比亞就能產生戲劇性的變化。

問:你真的相信FARC會放棄這筆大好生意嗎?

桑托斯:他們沒得選擇。我們有辦法監控他們的生產和運輸路線,我認為他們這次非和毒品走私斷絕關係不可。

問:如果FARC有些部隊拒絕解除武裝又繼續運毒敲詐的話,會怎麼樣?

桑托斯:當然他們有些人會繼續搞自己的事業,反正只要在紐約、柏林和馬德里有人繼續吸古柯鹼,就不愁沒生意做。我們研究過他們組織內部的紀律,發現上層對下層的控制力維持得相當好,如果領導層決定放棄搞毒品,底下的囉囉多半都會跟隨。

問:百分之百嗎?

桑托斯:我不喜歡做這種斷言。任何這類狀況都會有漏網之魚,但這些人就只是單純的罪犯,而不再是懷有政治動機的叛亂份子。

問:很多游擊隊員自童年起就長期居住在叢林中,從沒受過任何正式教育,他們要怎麼融入社會中並找到工作?

【治理和談判一樣難】

桑托斯:如果達成和平協議,屆時我們自然會需要國際社會的協助,衝突後社會的治理就和談判一樣複雜困難,但我們已經慢慢學習到如何和這些叛軍打交道。再者,哥倫比亞的經濟夠強壯,我們的經濟成長率在拉丁美洲名列前茅,人們不用擔心沒工作。

問:另一個困難的議題是關於如何解決FARC過去犯下的罪行,受害者都要求將加害者送上法庭審判,但這可能要花上數十年,還會減低叛軍棄械的意願。你要怎麼讓哥倫比亞實現正義?

桑托斯:哥倫比亞大概是第一個在衝突未結束前就先著手修復受害者創傷的國家。我們將土地重新分配給被暴力驅離家園的佃農,或是支付他們補償金,截至目前已經有36萬人獲得平反。此外,在國際法中的「轉型正義」上…

問:也就是說,司法體系已經針對最嚴重的罪行展開和解和調查。

桑托斯:沒錯,這是必要的,因為我們無法審判所有的加害者。關鍵在於,你要如何在和平和司法正義間作出取捨?真正的受害者要求更多的正義,潛在的受害者卻只希望和平。

問:但多數人恐懼的是FARC並不會真的受到懲罰,你的主要對手,也就是尤里貝所屬的黨派,聲稱你會特赦這些叛軍。

【絕不特赦游擊隊】

桑托斯:我絕不接受特赦這些游擊隊!很不幸的是,反對黨因政治考量到處散播各種不實指控,他們想用這些謠言抹黑我同意解散軍隊,或是損及國民的私有財產權,像是把警察的年金轉移給這些游擊隊─充斥著各種謊言。

反對黨想讓人民恐懼和平,但我希望他們能了解,在經歷過3個世代的苦難後,沒有比和平更重要的東西。從我出生以來這國家不曾有一日安寧,90%以上的老百姓都會跟你說一樣的話,我們厭倦活在戰爭之中了─我們現在對大屠殺甚至毫無感覺。

問:那麼,為何願意支持和平談判的哥倫比亞人這麼少?

桑托斯:反對黨這種在人民心中種下懷疑種子的伎倆奏效了,人民不太相信和平進程,發動戰爭要比談判受歡迎多了,因為民眾認為談判就要讓步。我知道我的政治資本會因為和平進程而減少,但你若問人民他們願否看到FARC成員進入國會,答案是否定的。這和是否給予民眾完整法律權利是相同的,但答案就不一樣。

問:無論如何,反對黨的支持度確實在增加,大選有沒有可能讓談判終結?

桑托斯:我有自信會贏。我和反對黨最大的差別在於他們堅持要馬上終結和平進程,人民因此要在戰爭與和平中投票抉擇。我認為,右翼極端主義終究只是少數。

問:最近,有名駭客被羈押了,只因為他在哈瓦那洩露你的電子郵件和談判內容,不過他以前是幫反對黨的工作。

桑托斯:我希望司法機構能儘速讓這些犯罪者負起責任,無論是在物質上或是智識上。

【對民眾選擇有信心】

問:你曾答應要公投決定和平協議,如果多數人否決呢?

桑托斯:超過7成的哥倫比亞人都心繫和平,其他人只是害怕要付出代價,就算如此,他們也會理解到最令人憂心的恐懼都不會成真,我對民眾的選擇有信心。

問:在1980年代,有群叛軍選擇棄械並組成一個政黨「愛國聯盟」,但不到幾個月就有3千名成員被殺。你要怎麼預防發生這種事,不讓暴力循環重啟?

桑托斯:當時哥倫比亞政權是由民兵和毒梟把持,現在的哥倫比亞就不同了,在國家每個角落都能感受到政府的存在,毒梟不是入獄就是死了,所以我們能保證FARC成員進入政治體制後的安全。

問:軍方到目前為止都堅決拒絕和叛軍談判,你確定能取得他們的支持嗎?

桑托斯:軍方全力支持我,我自己就是海軍出身,談判隊伍中還有2名將軍,這也是史上首見。不過,確實有可能有人支持尤里貝,不希望國防預算被刪減。

【獲軍方支持】

問:有些軍方成員也涉及了損害人權,這些人有沒有可能因為害怕被迫害,轉而反對和平進程?

問:FARC在成立之初被當作是場社會運動,因為當時的哥倫比亞貧富分配極為不均,你要怎麼處理這個造成內戰的根源問題?

桑托斯:說來羞恥,哥倫比亞是拉丁美洲第2不平等的國家,只贏過海地,但我們還是有在做事,不平等的狀況已獲得改善,而且越來越好。經濟成長讓政府有足夠資金來支撐積極的社會政策,減低極端貧窮;我們的通膨率在拉美諸國中最低,經濟成長率最高,過去2年半的就業狀況也優於各國。

我們也在計畫鉅額投資基礎建設,花250億美金來建高速公路、鐵路、港埠和機場;政府的預算維持平衡,債務則持續減少。隨著貧窮緩解、中產階級增加,市場需求也明顯提升,我們還和歐盟、美國和許多國家談自由貿易協定。

問:但只要暴力再度出現,投資者很快就會撤出哥倫比亞了。

桑托斯:現況下衝突還沒完全解決,但投資者已經蜂擁而入,根據經濟學家計算,若內戰真的結束,我們目前4.5%的成長率還能再往上提高2%,加上各項建設計畫還能再增1.5%;就算保守估計,我們的國民GDP也能在20年內達到西班牙的水準。如果政府和游擊隊無須再打仗,我們就能專心打擊犯罪集團和小型黑幫,我們也想好了方法。

過去大家都說沒人能奈何哥倫比亞的毒梟,但如今我們幾乎消滅了所有首腦,國內的謀殺率下降到了40年前的低水平,綁票率也跌回1964年的水準。現在政府可以抓住那些街頭強盜犯了。

問:你有考慮和第2大的ELN談判嗎?

桑托斯:有的。

【讓哥國青年最優質】

問:如果和平真的到來,到時國家能省下不少錢,你計畫用在哪些層面上?

桑托斯:包括社會住宅、教育、衛生、就業和永續環境都是我的優先選項,我希望到了2025年時,哥倫比亞青年受的是拉美最好的教育。

問:談一下未來吧,你能想像過去的游擊隊員可以選上總統嗎?

桑托斯: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我不認為人們會支持FARC老掉牙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但我希望叛軍能捨棄暴力,繼續用合法的方式追求他們的議程。

更多台灣醒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