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超時工作腦溢血、智力退化剩3歲…55歲客運司機之妻 揭月薪6萬沉痛代價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6 天前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為何努力賺錢,最後反而失去一切?今(2017)年3月17日,現年55歲的桃園客運陳彥霖於午休時間腦溢血倒臥停車場,右身癱瘓又無法言語、智力退化到剩3歲,而陳太太感嘆:「我很感謝他,不是在開車的時候發生這樣的事情,要是開車的時候倒下,不知道多少條人命……」

從工廠作業員轉換跑道開客運,陳彥霖一開就是13年。陳太太說,從國光換到桃客後月薪最高從5萬變到6萬,雖然比以前更累,「想說現在多拚一點,老了才能比較安穩地過日子」,只是這份累,重得讓陳彥霖無法撐到退休。

這6萬有多難賺?生活只剩上班睡覺、看似高薪卻是用超額加班換來、睡眠不足、出意外還要簽一份「自願書」聲明自行負責一切賠償與和解……這不只是陳彥霖一人面對的,也是許多客運司機的處境。

「公司都推給他,說他飲食不正常…到底有哪個司機飲食是正常的?」

陳彥霖家住苗栗三義,陳太太原是屏東人,兩人因參加進香團相識結婚,一路攜手至今。談起兩人平常相處,陳太太說大概就是一起看看影片、出門買菜:「他的手藝比我好,就煮自己喜歡吃的!」

憶起陳彥霖倒下那天,陳太太說接到同事通知時還以為是詐騙,趕到醫院才知事態嚴重,甚至要做開顱手術。久違的家人相聚,陳彥霖卻不會說話了也不會動了,甚至有可能變成植物人,過了好一陣子才清醒。

桃客司機陳彥霖(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桃客司機陳彥霖(謝孟穎攝)
久違的家人相聚,陳彥霖卻不會說話了(謝孟穎攝)

家中唯一經濟支柱倒下,2個孩子雖有工作,但薪水只夠自己用,養不活爸媽更不可能負擔沉重醫療費用,陳太太只好一肩扛起所有。曾有朋友問陳太太為何不去工作,她無奈回答對方:「我去做3個月,才能付他1個月!看護一天2200、請院內2100,有些還會說這不好顧,又要加錢!」

原先無話不談的老夫老妻,如今相處只剩一片靜默,陳太太嘆:「他現在都不會跟我聊天了,只能用眼神聊,右癱也沒辦法寫字,比小孩子還難教……」

一個人整天待病房替丈夫翻身、換尿布、洗澡弄得一身濕,也沒人可聊天,這就是陳太太的日常;她說陳彥霖現在「比小孩子還難帶」,但也樂觀地說:「說累還是很累,但看自己的心境,不能說很累就跑掉了。」

桃客司機陳彥霖病房(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桃客司機陳彥霖病房(謝孟穎攝)
一個人整天替丈夫翻身、換尿布、洗澡弄得一身濕,也沒人可聊天,這就是陳太太的日常(謝孟穎攝)

談起陳彥霖狀況,陳太太總是樂觀看待,採訪時也總是帶著笑容,但一說起桃客,陳太太就有氣:「公司都推給他,說是他個人問題、說他飲食不正常,我問,到底有哪個司機飲食是正常的?」

下班時間不到6小時、紅燈等到睡著、沒吃飯時間 長年疲勞壓垮身體

陳彥霖倒下前,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從投保薪資最高不超過2萬的工廠作業員轉行開客運,他一做就是13年,待過飛狗(建明)、國光、最後到桃園客運。陳太太說他很少回家,一個月頂多休4天,其他時間都在公司宿舍或睡車上,每次休假早上9點半到家,傍晚6點就必須走,無法待超過1天。

陳太太平時雖與陳彥霖分隔兩地,夫妻仍會通電話。陳彥霖常開車到晚上11點、隔天早上5點又要起床,生活只剩上班跟睡覺,而當公司要求加班,「他本來有拒絕,但後來還是被凹同意」──所謂勞資協商,司機不敢說不。

桃客司機陳彥霖之妻(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桃客司機陳彥霖之妻(謝孟穎攝)
陳彥霖常開車到晚上11點、隔天早上5點又要起床,生活只剩上班跟睡覺(謝孟穎攝)

而遭桃園客運記6支大過被迫離職、目前擔任台灣汽車產業工會理事范光明表示,司機一天工作17、8個小時是常有的事:「5、6點出門,晚上11、2點到家洗個澡,5點又要出門,重覆工作。」

對客運司機來說,下班與下次上班之間可能連8小時間隔也沒有,下班後還要清理車子,每天都睡不飽。范光明好幾次都在等紅綠燈時睡著,還被乘客問為何不開車,他說:「不好意思喔,就是那一瞬間,眼皮就掉下來了。」

台灣汽車產業工會理事長陳彥霖、理事范光明(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灣汽車產業工會理事長陳彥霖、理事范光明(謝孟穎攝)
范光明(右)表示,司機一天工作17、8個小時是常有的事(謝孟穎攝)

採訪當天前來探視陳彥霖的工會成員幾乎都會抽菸,一點就是2、3根,超時工作帶來的疲憊,似乎也只有香菸能止痛。范光明說司機們為了不拖班,連吃飯時間也沒有,過勞、抽菸、飲食不正常,種種因素毀了健康:「今天在座司機都不是工作1、2年,我自己任職19年,快20年來天天就是這樣……」

出車禍公司要求「全權自行負責」 曾有司機遭索賠100萬、最後自殺

無眠無日地工作已經讓陳彥霖疲憊不已,但真正壓垮他的或許是去年一場車禍。去年8月,陳彥霖開著客運等紅燈遭轎車撞上,「都還沒有判決,公司就要他賠2萬多塊的車損!」說到這,陳太太相當氣憤。

3月16日,陳彥霖收到法院通知要開庭,壓力很大,電話裡不斷喊:「為什麼要告我?為什麼要告我?」陳太太只能回:「我怎麼知道,你去問你桃客啊!」

「我們司機背負很多業務過失傷害,他會覺得公司都不管怎麼會丟給司機自己去面對,沒有法務……」范光明道出桃客司機的困境,也提供一張公司在車禍發生時要司機簽下的「自願書」。

記者去電桃客詢問車禍責任,桃客主管說法為「看肇責,公司會先跟對方達成共識和解,剩下的我們再來追究」,然而自願書上規範,司機肇事必須承諾「無需公司代為處理」,若要負民、刑事責任或造成公司損失,都由司機全權負責並自行與對方和解,公司雖可先代墊賠償金,但之後仍要從薪資扣還,最後還強調:「本人對於此次肇事,為息事寧人,願全權負責並自行與對方和解。」

司機通常是賠不起的。例如,11月30日范光明出席《勞基法》修正案公聽會提及,曾有一名桃客司機和重機發生事故,公司要他賠100萬,他簽了,但完全付不起,最後選擇自殺。

桃客司機肇事自願書(台灣汽車產業工會提供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桃客司機肇事自願書(台灣汽車產業工會提供攝)
桃客司機肇事自願書(台灣汽車產業工會提供攝)

至於陳彥霖,陳太太說3月16日桃客行車保安課曾向他要報案三聯單,但當初警察開的早交給公司了,不知跑哪去:「時間班次那麼多,哪有時間去處理那些問題!」

班表排滿滿導致過勞而易發生車禍,車禍後卻又因班表排滿滿而沒時間處理,這是桃客司機面臨的難題。3月17日當天中午,陳彥霖就在桃客停車場腦溢血倒下,半身癱瘓、無法行走也無法說話。他暫時從官司與無盡的加班解脫了。

職災勞保有給付、低收入戶過不了 最希望仍是「公司該給我們的給我們」

陳彥霖倒下,剩下的就由家人面對了。陳彥霖發生事故第2天,桃客曾打電話告訴陳太太要請病假,陳太太表示「那時候一片混亂,什麼都好,沒想那麼多」,經范光明提醒才知絕對不能請病假,要請的是「公傷假」,後來加護病房護理師也告訴陳太太,請跟公司要職災處理單。

當意外發生,有些權益勞工必須知道,例如勞保「傷病給付」,若勞工「執行職務而致傷害或職業病不能工作,以致未能取得原有薪資,正在治療中」即符合請領資格,補償費為前6個月平均月投保薪資的70%,若經1年未癒則降為50%,最久可領到2年;8月24日勞保局即寄來公文,表示陳彥霖的傷病給付已過,總計126105元。

但即使有傷病給付,錢也不夠用,陳太太曾問村長能否申請中低收入戶,但因為小孩有扶養義務,不符資格;照顧先生幾乎佔據她所有時間,也很難去做其他補助申請,連身心障礙補助相關申請單也是鄰居幫忙拿的。

桃客司機陳彥霖病房(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桃客司機陳彥霖病房(謝孟穎攝)
陳太太很希望能讓丈夫復健到可以走路再出院,但為了健保床位,每1、2個月就必須轉院一次(謝孟穎攝)

住院問題更是難解,陳太太很希望能讓丈夫復健到可以走路再出院,但為了健保床位,每1、2個月就必須轉院一次,基隆、桃園來回跑,陳太太說每次轉院都像抽籤,最怕的是抽不到,若可以住滿28天,她第25天也必須搬,怕動作慢了就沒地方可去。

「很多醫院作法是中風發病滿半年就不收了,長庚還收,造成這2家醫院爆滿、排床很難排……如果政府能夠好心一點,我會很感謝他。」陳太太說。

最後要面對的,就是與桃客的官司了。陳太太雖然試著申請相關補助,但也表示「能不麻煩人就不麻煩人」,最重要的仍是「公司該給我們的給我們」

桃客司機陳彥霖之妻(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桃客司機陳彥霖之妻(謝孟穎攝)
「能不麻煩人就不麻煩人」,最重要的仍是「公司該給我們的給我們」(謝孟穎攝)

明明是為了更好的晚年而奮鬥,為何最後連退休都撐不到?台灣年輕人常自嘲,努力加班是為了賺日後的醫藥費,而陳彥霖與客運司機們的血淚,正是過勞社會的一大警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