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超越日本、中國 這個連年乾旱的非洲國家 很可能最先邁入無現金社會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一談到行動支付,人們很直覺想到美國、日本、中國等科技進展迅速的大國,但您知道遠在東非,不被國際社會承認的索馬利蘭,也是行動支付相當盛行的國家嗎?獨立記者維克瑞深入索馬利蘭,揭露當地行動支付盛行的原因。

手機付款簡單輕鬆 連攤販也用行動支付

獨立記者維克瑞(Matthew Vickery)在索馬利蘭(Somaliland)首都哈爾格薩(Hargeisa)街頭直擊,一群人購買「巧茶」(khat),這是一種介於咖啡與古柯鹼之間的軟性毒品,一旦顧客覺得茶葉的品質不錯,就拿起手機輸入一串數字,隨即帶著巧茶離開,來去匆匆。

索馬利蘭首都哈爾格薩。(Retlaw Snellac Photography @ Wikipedia / CC-BY 2.0) © 由 風傳媒 提供 索馬利蘭首都哈爾格薩。(Retlaw Snellac Photography @ Wikipedia / CC-BY 2.0)
索馬利蘭首都哈爾格薩。(Retlaw Snellac Photography @ Wikipedia / CC-BY 2.0)

巧茶在索馬利蘭屬於合法販賣的物品,販賣巧茶的小販歐瑪(Omar)說:「現在我們做任何事都要求迅速,用現金交易太慢了。」歐瑪邊嚼著巧茶邊說:「讓顧客快點取得巧茶,他們會比較安心。」「許多人現在都用手機付款,因為這簡單多了。」歐瑪受訪同時,還在檢視手機上的交易紀錄。

索馬利蘭貨幣狂貶 卻促成行動支付盛行

然而在索馬利蘭,行動支付使用率大幅升高,不只是因為方便而已,也跟國內貨幣貶值有關。索馬利蘭位於東非國家索馬利亞(Somalia)的西北部,1991年,時任索馬利亞總統巴雷(Maxamed Siyaad Barre)遭反對派以武力推翻,國家陷入內戰,索馬利蘭趁勢宣布獨立,目前掌控17.6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約4.8個台灣大),人口350萬人,首都哈爾格薩有150萬居民。儘管宣布獨立之後,相較索馬利亞長年屬於無政府的動亂狀態,索馬利蘭局勢較穩定,但仍未獲得任何外國政府承認。

1994年,索馬利蘭政府正式發行索馬利蘭先令(Somaliland shilling),原本要做為對抗武裝團體的金融武器。但政府為了達成政治目標,不斷印紙鈔,使得索馬利蘭先令持續貶值。2000年原本是4550先令兌換1美元,現在已貶值到9000先令兌換1美元。

先令貶值的結果,造成民眾多用500、1000先令的紙鈔,若是要到雜貨店買貴一點的物品,總要攜帶大把大把的紙鈔。就連外幣兌換商在兌換大量錢幣時,也必須用手推車推著整堆的現金來往街頭。

兩家電信業者推行動支付 改變民眾習慣

索馬利蘭沒有獲國際承認的銀行,也沒有正式的銀行系統,自動提款機更為罕見,使得金融流動難上加難。然而,兩家電信公司在此時填補行動交易的需求,一家是「泰勒索姆」(Telesom),於2009年創辦行動支付平台Zaad。另一家則是於2014年創立E-Dahab行動支付平台的「索姆泰爾」(Somtel)。透過兩家電信公司提供的行動支付系統,使用者可透過電信公司,儲值在手機帳號上,就可以用手機來交易。

Telesom公司網站上介紹的Zaad行動支付系統,主打安心、安全、迅速。(截自Telesom官網) © 由 風傳媒 提供 Telesom公司網站上介紹的Zaad行動支付系統,主打安心、安全、迅速。(截自Telesom官網)
Telesom公司網站上介紹的Zaad行動支付系統,主打安心、安全、迅速。(截自Telesom官網)

泰勒索姆的執行長艾伊德(Abdikarim Mohamed Eid)2014年曾告訴《衛報》(The Guardian),當初人們對Zaad平台仍抱持懷疑。「我們必須贏得他們的信任,於是我們說服老闆利用Zaad平台發放薪水,創造使用行動支付的生態系統。如果大家都接受Zaad,每個人都會用它來付錢。」泰勒索姆的策略奏效,不只訂閱戶增加,他們還於2011年創立Salaam,這是一種伊斯蘭的金融機構,用戶不僅能在此開設帳戶,也可以透過Zaad平台辦理小額借貸。

行動支付早已深入索馬利蘭大街小巷,哈爾格薩一名18歲的珠寶店助理阿布杜拉曼(Ibrahim Abdulrahman)說:「你需要花1到2百萬先令才能買到店裡的金項鍊!一個人沒辦法帶那麼多錢,要有個大袋子才能裝完。所以我們現在不收索馬利蘭先令了,只用美元和行動支付。」

「連乞丐都有帳號」 行動支付加速民眾急難救援

Somtel公司在官方網站上介紹E-dahab的功能。(截自Somtel官網) © 由 風傳媒 提供 Somtel公司在官方網站上介紹E-dahab的功能。(截自Somtel官網)
Somtel公司在官方網站上介紹E-dahab的功能。(截自Somtel官網)

在黃金市場工作的50歲小販阿妮絲(Eman Anis)秀出自己在手機上的營業額,她僅僅一天就用行動支付賣了價值2000美元(約新台幣6.07萬元)的貨物,行動支付佔她的所有營業額,從2年前的5%躍升至40%。阿妮絲說:「現在用手機交易更簡單了,匯率雖是個問題,但我們可以透過Zaad做任何事。」她更稱:「現在連乞丐都有Zaad帳號。」

除了交易方便,行動支付也可以成為急難救援的工具,索馬利蘭過去一年遭逢嚴重旱災,鄉村地區從事農牧業的民眾生計受阻。這時行動支付讓生活在都市的親戚可以立即匯錢給他們。阿布杜撒勒姆(Mahmoud Abdulsalam)飼養駱駝維生,乾旱讓他流離失所,他稱:「乾旱讓我們無物可賣,也沒有金錢,但是家族成員匯了救命錢給我們。」他更補充:「就連在鄉下,我們也是用行動支付。」

一份2016年執行的研究指出,索馬利蘭16歲以上的民眾有高達88%擁有一張手機SIM卡,更有81%的都市居民、62%的鄉鎮居民使用過行動支付系統。事實上,廉價手機打入非洲市場後,迦納、坦尚尼亞、烏干達等國家也正發生類似的行動支付革命,肯亞的行動支付系統M-Pesa更有半數國民在使用。

行動支付以美元計價 反對者:系統貪腐、使先令貶值

儘管行動支付系統正在改變索馬利蘭的消費市場,卻也有民眾指控兩家創辦行動支付系統的電信公司,正發揮不受政府管控的影響力,讓國家經濟變得更脆弱。由於Zaad與E-Dahab均使用美元付款,讓索馬利蘭更依賴美元。

行動支付。(Vodafone Medien@flickr) © 由 風傳媒 提供 行動支付。(Vodafone Medien@flickr)
行動支付示意圖。(Vodafone Medien@flickr)

外幣兌換商哈珊(Mustafa Hassan)指出,不只是他們的生意受損,更嚴重的是行動支付系統深陷貪腐,「這個系統讓先令貶值,所有口袋應該要有現金的人,現在都只用行動支付,甚至連搭巴士都用行動支付,而行動支付不以先令,而是以美元計價。」他承認:「一個沒有現金的社會有可能在此發生,也已是現在進行式。至於對我們這種外幣兌換商來說,我實在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

哈珊要靠那些使用先令的人們才能過活,事實上,索馬利蘭社會裡還是有一些人不相信行動支付,只使用先令。一名長輩阿布杜拉(Abdullah)就說,「行動支付就像口袋裡的銀行,有可能會被偷。所以我都用現金交易。」然而他也說,「我不知道未來我會不會使用行動支付,這就像問我何時往生一樣,誰知道呢?」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