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退輔會提3大方案與居民重啟協商,大觀社區抗爭出現轉圜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自今年4月20日在總統府人權諮詢會議上,曾談論有關大觀社區的解決方案,至今爭議仍未獲解決,大觀社區自救會也在這半年間持續向各主管機關表示意見,抗爭強度不斷提高,訴求有關單位進行跨部會專案協商。

後在立委尤美女的建議下,今(26)日由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邀集新北市城鄉局及社會局代表,內政部營建署代表,以及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黃嵩立、彭揚凱等人,和大觀社區居民召開「大觀路二段國有土地遭占用案處理情形說明會」,說明有關大觀居民後續安置的配套方案,於板橋榮民之家召開說明會。

大觀社區位在板橋浮洲地區,前身為「婦聯一村」的福利中心,招攬攤商來此承租,1963年9月葛樂禮颱風侵襲,婦聯一村因嚴重水災而遷村,卻留下在福利中心生活的這群人,成為後來的大觀社區居民。然在政府的默許下居住多年,居民卻從2008年起陸續收到法院寄來的存證信函,要求居民拆屋還地,否則將面臨「不當得利」的追討,最後仍在2014年判決所有居民敗訴。而自2017年4月,退輔會逐步對「已點交戶」進行拆除,目前大觀社區除21戶已點交戶外,大觀社區現存自住戶25 戶、租戶13戶、閒置戶20 戶共58間房舍。

20170926-大觀說明會,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6-大觀說明會,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甘岱民攝)
大觀說明會,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甘岱民攝)

罔顧社區歷史脈絡?李文忠駁:土地從來沒有產權不清的問題

針對大觀自救會自抗爭以來持續強調的「社區歷史脈絡」,自救會認為政府不能忽視社區聚合的成因,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則表示,「土地從來沒有產權不清的問題」。李文忠解釋,土地原為林本源所有,後因國軍自中國退守台灣,住屋需求一夕間不斷增加,因此婦聯會來到這裡建村、招商承租,並建立起福利中心的網絡,居民(指大觀居民)也就進來了。

居民戚本忠提出當時其父親戚本良與婦聯一村福利中心於1959年簽訂的一紙「租約合約」。(趙宥寧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居民戚本忠提出當時其父親戚本良與婦聯一村福利中心於1959年簽訂的一紙「租約合約」。(趙宥寧攝)
居民戚本忠提出當時其父親戚本良與婦聯一村福利中心於1959年簽訂的一紙「租約合約」。(趙宥寧攝)

而一場1963年發生的葛樂禮風災,沖毀了婦聯一、二村,政府大動作遷村,至於生活在福利中心的居民,多方詢問主管單位未果,繼續生活在那個地方,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李文忠說,後來這塊地於1966年轉賣,並登記於陸軍總部,如今由板橋榮家接管。居民不滿表示,質疑當時與福利中心簽訂的租約何時到期?並強調這份租約從來沒有停止過。然根據居民戚本忠提出當時其父親戚本良與婦聯一村福利中心於1959年簽訂的一紙「租約合約」顯示,內文僅標示出生效日,就連當初繳交給租方的押金也沒有歸還。李文忠則說,市場結束了,「租約到了就結束了」。

20170926-大觀說明會,自救會成員坐在會場中。(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6-大觀說明會,自救會成員坐在會場中。(甘岱民攝)
大觀說明會,自救會成員坐在會場中。(甘岱民攝)

流離失所怎麼辦?政府推社會宅、包租代管、租金補貼三大方案  

面對「非正式住居」造成的迫遷爭議,李文忠則坦言,了解拆遷將讓部分居民生活陷入經濟、居住困頓,雖然在政府現在的法令中,未能妥善照顧他們,但在這幾個月與新北市、內政部商量後,認為只要是被拆遷戶、有居住事實(租或買都有),且名下沒有房地產者,若大觀社區居民符合這三個條件,即使非法定「弱勢」,內政部也同意著手修改辦法,放寬申請社會住宅,及新上路的包租代管政策的條件。

針對社會住宅、包租代管以及租金補貼的措施,內政部營建署國宅組組長朱慶倫補充說明,總統蔡英文上任後積極落實社會住宅政策,提供「只租不售」的住宅給低收入戶及經濟弱勢民眾;此外台灣空屋率非常高,約有80幾萬戶空屋,因此政府也將透過「包租代管」的政策,讓有需求者能申請承租這些空屋。此外,加上每年7、8月份各地方政府辦理的租金補貼,表示現在有三種方式可以協助大觀社區居民。朱也指出,其中「包租代管」應該是最適合大觀居民的方式,相對之下較能讓居民繼續留在板橋地區。

對此,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科長鄭健志表示,將請退輔會先研議一個妥善的安置方案,與居民取得共識後再進行後續討論作業;另對於安置到社會住宅的部分,鄭健志說,只要符合資格的居民就可以來申請,至於未來安置拆遷是否要專案處理,仍須跟中央討論。另針對「包租代管」政策,政府將於11月中旬完成招標就上路,若住戶願意透過新北市府作為媒介,去租比較便宜的「包租代管」房屋,且符合中低收入者租金將打五折,一般戶打八折,若居民認為還不夠優惠,將再與退輔會討論出更適切的方案。不過,鄭健志也呼籲,退輔會及法院應該先妥適安置居民後再行拆除作業。

20170926-大觀說明會,自救會成員唐佐欣。(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6-大觀說明會,自救會成員唐佐欣。(甘岱民攝)
大觀說明會,自救會成員唐佐欣。(甘岱民攝)

自救會批將居民當白老鼠 要求跨部會專案協商

不過,這三項安置方案的說法,自救會及居民表示無法接受。自救會成員唐佐欣便指出,租金減免充滿不確定性,社會住宅的租期最多3年,3年後,居民又該落腳何處?此外,包租代管為政府今年新上路的政策,唐佐欣質疑是將居民作為「政策白老鼠」,並批評說明會很像政令宣導,剝奪居民參與決策的權利,要求進行跨部會專案協商。

為什麼沒有繼續跟自救會談?對此李文忠則回應,就是因為自救會什麼都不接受,只想要原地續住,沒有給出協商的空間。此外,每次雙方開完協調會議後,都會被自救會批評說話不算話,就連新北市長朱立倫也被罵,雙方間的基礎信任感早就瓦解,因此只能先擬定方案再來跟自救會討論,並非所謂「政令宣導」,也沒有剝奪居民決策權。

20170926-大觀說明會,立委尤美女。(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6-大觀說明會,立委尤美女。(甘岱民攝)
大觀說明會,立委尤美女認為,彼此之間有沒有新的創意,能共同想出一個多贏策略。(甘岱民攝)

尤美女:協商非零和遊戲 雙方應研討共存共榮方案

另針對自救會要求召開「跨部會專案協商」,而非「說明會」,立委尤美女隨即出面緩頰,她認為,台灣是民主法治國家,法有法的規定,法律是必得與時俱進,又在法律的限制下,彼此之間有沒有新的創意,能共同想出一個多贏策略。

尤美女表示,公務員必須依法行政,但法之外不外乎人情,強調大家必須共同面對這個困境,並同步解決,但不是單一部會就能解決,因此今天召集各有關部會前來和居民召開說明會,認為「今天不就是專案協商會議嗎?」反駁自救會認為說明會是「政令宣導」的說法。不過,尤美女也強調,所謂的協商就不會是零和遊戲,大家必須一起進步,找到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20170926-大觀說明會,住戶邊聆聽安置方案邊抄筆記。(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6-大觀說明會,住戶邊聆聽安置方案邊抄筆記。(甘岱民攝)
大觀說明會,住戶邊聆聽安置方案邊抄筆記。(甘岱民攝)

不當得利怎處理?李文忠:不是我能控制的

另有關大觀居民因2008年全部敗訴,至今未點交戶仍按日計價的「不當得利」該如何解決?李文忠坦言,法院已經三審定讞,直言「不當得利這我沒辦法處理」。至於強制執行拆除作業有何解?李文忠則說,法院要拆的裁決權並非他們的管轄範圍,不過退輔會仍有「時間」上的彈性,但最終的決定權仍在法院。

人權諮詢委員彭楊凱也說,大觀案件最大的困境是法院在幾年前已裁判居民敗訴,讓這件事沒有轉圜的餘地,即使法院執行和行政單位還有拆除時間的權利,但不太可能推翻。

20170926-大觀說明會,人權諮詢委員彭揚凱。(甘岱民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6-大觀說明會,人權諮詢委員彭揚凱。(甘岱民攝)
大觀說明會,人權諮詢委員彭揚凱說,大觀案件最大的困境是法院在幾年前已裁判居民敗訴,讓這件事沒有轉圜的餘地。(甘岱民攝)

雙方釋善意 退輔會、大觀社區將重啟協商 

說明會最後,尤美女辦公室主任蘇映慈建議,除了針對安置方案的專案協商外,還可以召開另一次會議,讓居民一個一個提出他們遇到的問題,讓政府單位能一一釐清並協助解決。

李文忠表示,未來處理居民問題的對口單位將由退輔會副處長層級的代表來召開,至於安置方案的專案協調會議,建議由自救會發想一個比較好的運作模式,並提供所有自救會需要的資料,做好功課後再行召開,望能重建雙方的信任關係。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