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通俄門調查 川普為什麼焦急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7/23 中央社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鄭崇生華盛頓22日專電)不難想像特別檢察官穆勒查「通俄門」,對美國總統川普造成多大壓力,川普堅稱自己未受調查,但他批評穆勒對查案劃紅線、大談特赦自己,有評論指「川普的總統職位難保」。

上任滿半年,誓言抽乾華府沼澤的川普,仍深陷「通俄門」泥淖,最令人不解的是,他這週接受自己痛斥報假新聞的「紐約時報」專訪,仍聚焦討論「通俄門」的調查,還自爆新消息。

「我不認為我遭到調查」、「我沒遭調查,查什麼?我沒做錯任何事啊」,川普堅信,穆勒調查他的競選團隊與俄國在選舉期間的可能連結,「上不至總統」;但他不忘詆毀穆勒的辦公室充滿利益衝突,也不避諱回應記者假設性提問,「如果穆勒擴大調查範圍至你的家人財務,是否與俄羅斯有關,是否踩紅線?」川普說,「我認為會。」

川普沒明說他會作何反應,但顯然已知自己家族企業過去和俄國可能的商務往來,也是穆勒調查目標,川普急於自保,更警告穆勒不要逾越權限,調查與「通俄門」無關的事。

川普不怕可能遭干預司法的指控,公然指點穆勒查案,檯面下更透過團隊企圖尋找穆勒的「小辮子」,來詆毀他的調查工作。

華郵與紐時指出,包括穆勒曾捐款給民主黨、他和遭川普開除的前聯邦調查局長柯米是好朋友,就連穆勒可能和川普旗下的高爾夫球俱樂部有會籍糾紛,都是白宮裡上窮碧落下黃泉找到所謂的「黑資料」。

川普的法律顧問團隊更遭披露,正研究川普可使用的總統赦免特權,對象包括幕僚、家人甚至是川普自己;儘管招致民主黨批評指責,但川普週末一早連發10則推特短文中就說到,「所有人都認同,美國總統完全有權特赦」。

然而,美國總統的赦免特權,真毫無限制嗎?

美國憲法第2條第2款中規定,總統有權對危害國家的犯罪行為緩刑和赦免,但彈劾案除外。

這也是為什麼前總統尼克森在「水門案」中,得以讓後來的繼任總統福特特赦,因為尼克森在國會通過彈劾前主動請辭下台,也才得以享有特赦,但福特特赦尼克森,是美國近代政治史上極具爭議的一次。

另外,包括柯林頓時代在總統任期尾聲時、特赦「石油王」李契(Marc Rich),後來卻證實李契的前妻曾捐款給柯林頓,引發抨擊;小布希任總統時則特赦時任副總統錢尼辦公室主任李比(Lewis Libby),他因妨礙司法公正、作不實陳述和兩項作偽證、判處30個月徒刑,雖免了牢獄之災,但小布希沒免除李比的罰款25萬美元。

柯林頓特赦政治獻金捐贈者,招致批評;小布希特赦白宮職員,得顧及社會評價,有所限制,如果川普真走到要動用特赦權、赦免自己及家人的那一天,恐創下美國憲政史上先例,但若川普真如自己所說「沒做錯任何事」,又為何要幕僚研究總統赦免權限?

標榜保守派觀點的華郵網站評論員魯賓(JenniferRubin)想像6種川普對穆勒調查「通俄門」案的可能場景,不論川普是否真敢開除穆勒,國會共和黨人對調查結果的態度及2018年期中選舉結果,都關乎川普的總統職位是否能繼續有效領導國家,她甚至想像因調查案追查,致川普主動辭職、由副總統彭斯接下白宮主人的景象。

魯賓說,最不可能的就是穆勒證明川普無罪,尤其在川普開除柯米及威脅穆勒查案的舉動後,她的分析是:若不是有壞事被發現,川普為什麼要這麼做?這也就能理解為何川普近來行徑有點瘋狂,她認為,「川普的總統職位難保」,已開始走下坡。

不論如何,如果說川普對美國政治制度有什麼樣的貢獻,他讓三權分立與制衡機制經歷一次考驗,或凸顯制度可能的不足處、加以修正,這或許是他讓美國再度偉大的另類實踐。1060723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