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鄭性澤再審獲判「無罪」!曾遭電擊陰莖刑求 15年冤案終於還清白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經歷11年的死刑惡夢,鄭性澤終於夢醒!今(26)日上午11點,台中高分院宣判近年最受爭議之鄭性澤案再審結果,明明沒有開槍殺警察卻被判死刑的鄭性澤獲判無罪,終於真正回歸自由。

鄭性澤是繼蘇建和案、徐自強案後,第3例因為案情有高度爭議、可能有冤,而得以重啟死刑案件審判、暫時重獲自由的「待決死囚」。鄭性澤於2016年5月3日步出台中看守所,結束長達5231天的關押,然而這般自由只是暫時的,在再審結果宣判「無罪」前,鄭性澤都還無法回歸清白。

「有清楚被刑求證據」 羅士翔:槍戰沒發生打鬥,但全身很多瘀血

15年前台中豐原十三姨KTV一場員警攻堅槍戰,是鄭性澤案的開始。2002年1月5日,羅武雄與鄭性澤等人在KTV內飲酒,隨後遭到警方查緝、雙方發生激烈槍戰,造成羅武雄與蘇憲丕各自身中3槍身亡,坐在一旁的鄭性澤則是小腿中彈骨折。

羅武雄死了,手上拿著雙槍又活下來的鄭性澤,便成了頭號殺警嫌疑犯。鄭性澤起初在自白書承認殺了蘇憲丕,卻在一審向檢察官翻供,鄭性澤表示,那一槍並不是他開的,他很怕警察,而且有被刑求。

日前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赴清大演說時提及,鄭性澤案子確實有清楚的被刑求證據,被捕後身上多了新傷,包括臉頰受傷、陰莖跟左手大拇指遭到電擊等:「他被蒙著眼睛,但有聽到手搖發電機的聲音;槍戰沒發生打鬥應該沒有瘀青,但全身很多瘀血……」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表示,鄭性澤確實有清楚的被刑求證據。(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儘管鄭性澤有可能遭到刑求,且證據也無法解釋小腿中彈的鄭性澤如何移動到蘇憲丕的正面並開槍,並於開槍後再回原本的位子坐好,本案仍於2006年5月26日死刑定讞,鄭性澤成了待決死囚。

「死刑確定就跟死了差不多」 鄭性澤10年游走鬼門關

從2006年至2016年,鄭性澤從死刑定讞到等待重啟審判期間,隨時都有可能被槍決。「死刑確定就跟死了差不多,只要法務部長一簽字,他就可能被執行……」日前冤獄平反協會執行長羅士翔赴清大演說時這樣提醒。

2009年,作家張娟芬發現鄭性澤案情可能有冤、成立救援團隊,鄭性澤案才出現一絲希望,隨後張娟芬將鄭性澤案寫成《十三姨KTV殺人事件》一書;2014年,監察院李復甸委員提出鄭性澤案調查報告,指出偵辦過程有諸多重大違法瑕疵;2015年,檢察總長顏大和為鄭性澤提起非常上訴、聲請再審皆遭最高法院駁回……

20151221-SMG0045-002-廢死聯盟台灣死刑判決報告記者會-作家張娟芬-蔡耀徵攝.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51221-SMG0045-002-廢死聯盟台灣死刑判決報告記者會-作家張娟芬-蔡耀徵攝.jpg
作家張娟芬將鄭性澤案寫成《十三姨KTV殺人事件》一書,盼鄭性澤的案情能引起關注。(蔡耀徵攝)

在人權團體、律師、監察院、檢察官多年請命下,直到2016年台中高分院終於裁定重啟再審,鄭性澤結束5231天的關押,短暫重歸自由。

「我也是被害人,我被判死刑確定,我家人也是很傷感……」

鄭性澤案開啟再審後,當年槍戰殉職員警蘇憲丕家屬曾委託律師徐承蔭以「十年生死兩茫茫」一語表達此案再次開庭的心情,表示「司法的反覆讓人民心寒,該如何信賴」,然而在鄭性澤離開台中看守所後拍攝的紀錄片《阿澤的48小時》裡,鄭性澤對於這句話的回應是:

「我也是被害人,我被判死刑確定,我家人也是很傷感的啊!死刑確定他也是死的,只是他還沒真的死而已……」

二伯父、三伯母、舅舅相繼過世,10多年來鄭性澤人都在牢裡,無法去見他們最後一面。步出看守所那天面對記者,鄭性澤沒有多說,但在《阿澤的48小時裡》,他告訴羅秉成律師,說不出話是因為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講,「十幾年不是很短的時間」。

鄭性澤可望在今天下午獲釋。圖為4月12日台中高分院開庭時,律師羅秉成到場聲援鄭性澤。(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鄭性澤可望在今天下午獲釋。圖為4月12日台中高分院開庭時,律師羅秉成到場聲援鄭性澤。(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律師羅秉成之前到場聲援鄭性澤。(資料照,取自冤獄平反協會臉書)

如今鄭性澤獲判無罪,寫下台灣司法史上重大記錄。面對證據不足的錯誤判刑,法官有無勇氣翻案,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無所謂?這一題「認錯的勇氣」,始終考驗著執法人員。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