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金牌光芒四射 詹謝網球家族恩怨難了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9/12
金牌光芒四射 詹謝網球家族恩怨難了 © 中國廣播公司 金牌光芒四射 詹謝網球家族恩怨難了

台北世大運的最後戰爭 詹謝網球家族恩怨難了。(請聽陳楷製作專題報導)

兩個星期的台北世大運,讓臺灣民眾體驗了國際綜合運動會激勵人心的強大能量,即使世大運嚴格說來是大學生業餘層級的比賽,但是主辦單位怕地主面子不好看,不但申請選辦了七項相對優勢的運動項目,還徵召了職業選手掛著學校學籍力求獎牌數量極大化。這項政策最後執行地意外成功,居然堆出了26面金牌僅次於日本跟韓國排名第三,政府打鐵趁熱還辦了英雄遊行,大大滿足了國人的自尊心。

網球既是發展成熟的職業運動,也是各大小運動會必辦的項目,絕大多數職業選手都不會參加世大運,但臺灣體育主管機關讓職業選手以賽代訓撥給培訓經費,如果奪牌再發給國光獎金,前金後謝讓網球選手前仆後繼,重要性甚至超越一般職業賽,讓網球成了世大運中華隊傳統的金牌庫,從1995年以來是唯一每屆世大運都獲得獎牌甚至金牌的項目。

但也因為國光獎金的鼓勵,很難分辨選手到底是真心為國爭光還是單純賺獎金。相比之下,同樣是國家隊比賽但一直沒辦法列入國光獎章獎勵辦法的台維斯杯跟聯邦杯就乏人問津,檯面上的選手幾乎都拒絕過網協的徵召,頂多為了滿足奧運的參賽門檻要求,看在奧運培訓經費的面子上為國出征。

詹詠然跟謝淑薇,是臺灣過去二十年來天分最優異的女子網球選手,謝淑薇

2001年就寫下職業賽35連勝的神奇紀錄,但因為父親謝子龍嚴格的訓練方式

,卻在應該邁向世界選手的17歲離家出走到日本流浪虛度三年,嚐盡人情冷

暖;浪子回頭後發現小三歲的詹詠然已經成了氣候。

詹家是921地震後的受災戶,父親詹元良跟母親劉雪貞,苦心孤詣把全副心力投注在女兒身上,詹爸負責安排技術訓練跟支援團隊,詹媽長袖善舞八面玲瓏打點各方贊助代言,兩人男主內、女主外,替詹詠然以及詹皓晴打造一個不能失敗的成長環境;相對的謝家父女雖然後來言歸於好,但破碎的原生家庭背景卻經常扯謝淑薇的後腿,讓她在職業網球孤軍奮戰之餘還得回頭處理家務事。加上謝淑薇天資聰穎才華洋溢卻也浪漫隨性,訓練旅行比賽安排無可無不可,商業贊助合則來不合則去,讓球迷跟贊助商又期待又怕受傷害。而在社群網站興起以後,謝淑薇更跳過媒體直接跟網友互動,慧心獨具的圖片跟文字按讚數也突破十萬。

十年前詹詠然跟莊佳容無心插柳打進澳網跟美網決賽,帶動第一波的網球熱潮,所有資源也集中在黃金女雙身上;五年前換成謝淑薇跟莊佳容挺進奧運前八,隔年又搭配彭帥在法網以及溫布敦連續冠軍加持成為臺灣第一位網球世界第一,單打也寫下23名突破王思婷的歷史紀錄。相對詹詠然卻因為課業以及身體因素處於低潮,還得幫忙拉拔妹妹的雙打排名。仁川亞運前謝淑薇穩居本土單雙打第一,在選拔國家隊時霸氣指名詠然當她的搭檔,擺明拆散詹家姊妹,卻沒有獲得體育署的行政支援,一度揚言罷賽;最後中華隊雖然保住亞運團體金牌,但女雙個人賽卻兩敗俱傷。

謝淑薇在網友支持下不再隱忍對詹家以及網協的不滿,指責網協偷偷修改選拔辦法讓她無法替哥哥取得教練證,最後悍然退出里約奧運,成為千夫所指。又刊出詹家招待記者吃飯的照片,把所有媒體都打成詹家一夥,臉書粉絲團成了砲台,三言兩語就把應該維持良好互動關係的各方單位轟得灰頭土臉。詹家在淑薇砲轟下選擇隱忍不發,但里約貴為三號種子卻也止步八強。

相隔一年台北世大運,曾經拿過兩面金牌的謝淑薇已經超齡,但詹詠然剛好還能跟妹妹聯手出擊女雙,而在混合雙打項目則首次跟謝政鵬搭檔,兩人都是國內男女雙打排名最高的選手,加上謝政鵬是謝淑薇的弟弟,使得這組搭配格外敏感。直到賽會結束前第二天,詹詠然拿下女雙金牌以後卻宣布因為暈眩症退賽混雙止步四強,又引發另一次風暴。

過去詹家參加國際賽,無論戰績好壞都奮戰到底,至於條件沒談好沒參加的比賽,外人也難以窺探,世大運到了四強才放棄,實在是少見的意外。謝淑薇自然不肯放過這次大好機會,直接指控詹詠然裝病直飛紐約,還影射謝政鵬可能被設計下藥才生病但也沒有退賽。網友指責詹詠然貪心獎金額外報混雙,拿到女雙金牌又怕趕不及美網而丟包謝政鵬,謝政鵬也指出自己早跟張凱貞搭配,也認為詹詠然一定打不完,果然未卜先知。

在世大運把國人的榮耀感提升到最高點時,詹詠然挑了一個最巧合的時間退賽,即使謝淑薇的指控幾乎都不是事實,但詹家仍然難杜眾人悠悠之口。世大運的獎金跟美網相比,又被冠上了拜金的標籤,加上詹家為了讓女兒專心準備,在美網期間完全閉口不提世大運,也不回答媒體相關問題,以為跟里約奧運一樣冷處理就能度過難關。沒想到在國人面前退賽畢竟跟巴西不同,風暴迅速擴大,重創詹家長年苦心經營的完美運動員形象。

等到美網結束拿到夢寐以求的大滿貫以後,詹詠然才發聲明向謝政鵬道歉,並說明辛吉絲替她申請延後女雙比賽,但為時已晚,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謝淑薇還繼續攻擊大滿貫沒有喬賽程這件事,謝政鵬則要詹詠然拿住院證明。其實以辛吉絲的身份跟地位,要求美網延後雙打賽程一天甚至兩天並不困難,而詹詠然的暈眩症當下醫生也沒有任何檢測方法可以辨別,只能依賴選手自己的感覺,因此就算開出證明也不能釐清任何狀況。

謝家跟詹家每次國際賽就吵一次,明年印尼亞運又是另一個戰場。但在謝淑薇宣布退出國家隊以後,主管機關想要網球拿牌,仍然得求助於詹家。這是一場永不停息的戰爭,除非她們自己願意和解。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