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鈔票換不到冥紙 台人印尼涉毒的背後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10/25 周永捷

特派員看世界專欄(中央社記者周永捷雅加達25日專電)「不要讓他們白擔心,我自己承擔。」在印尼涉毒被判極刑的台灣人羅至誠一生進出監獄,最後在異國鐵窗後等待上訴。羅至誠鋌而走險的故事,在印尼是鈔票與冥紙間的抉擇。

印尼最高法院在2016年1月底判決定讞,判處企圖夾帶安非他命闖關的3名台灣人死刑。這3人分別為陳嘉偉、王安康及當時64歲的羅至誠。

記者曾前往位於雅加達近郊唐格朗(Tangerang)的監獄探視3人。羅至誠當時說,心情很淡定、看得很開,就算將來面對處決,也不害怕死亡到來的一天。

「如果兒女來雅加達看你?你會見他們嗎?」被問到如果家人前來探視,羅至誠瞬間語塞、說不出話。他沉思一會兒說:「如果他們真的來,我想見見他們。」

雅加達入夜後華燈初上,聲色場所賓客進出,當中包括遠渡重洋犯罪獲取暴利的台灣人。見慣監獄囚犯的華裔志工說:「今天尋歡的鈔票也換不到他日送終的冥紙。想要來這裡犯罪的人,起心動念間,想想在台灣的家人及大好的明天吧。」

經常前往探視台灣毒販的三輪慈善基金會資深成員鐘文燐表示,許多被囚禁在印尼監獄的台灣人都很年輕,有的眉清目秀,人生才要開始,也有被判刑19年的70 歲老翁。

他說:「看到同胞淪為階下囚,真的很不捨。」

基金會執行長賴煥澤奉勸人們要腳踏實地,別想不勞而獲,為了金錢利益被關在異鄉,甚至客死他鄉。他說:「真的很不值得,也對不起遠在台灣的親人。」

鈔票換不到冥紙 台人印尼涉毒的背後 © 中央社 鈔票換不到冥紙 台人印尼涉毒的背後

印尼毒品犯罪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多少台灣人涉嫌其中?印尼大學2016年研究顯示,印尼吸毒者多達640萬人。印尼國家緝毒局統計,每天約有33人死於濫用毒品,因毒品造成的經濟損失達48億美元。

2016一整年,就有250公噸的毒品流入印尼。毒品最大來源國是中國,其他包括印度、巴基斯坦、非洲及歐洲國家。

值得注意的是,在印尼被捕的毒販中有許多是外籍人士,他們無所不用其極以各種方式試圖夾帶毒品闖關,外國毒販被緝毒人員識破,面對重刑。

參與緝毒的警官表示,販毒集團常以重金利誘或拐騙方式,讓旅客挾帶毒品闖關入境,這些人被稱為毒騾(Drug Mule)。有的毒騾甚至冒險將毒品塞入肛門或是把包裝好的毒品吞入腹中,企圖逃過海關人員檢查。

雅加達國際機場海關和警方,日前在機場逮捕姓名縮寫為NCC,從杜拜搭機前往雅加達的34歲奈及利亞公民。當他經過海關時,被發現疑似將逾百粒毒品膠囊吞進肚裡。原來他把120粒安非他命膠囊吞入腹內,膠囊在腹內爆裂,男子因此身亡。

國家緝毒局長布迪(Budi Waseso)表示,印尼已成為毒販的據點,毒販很容易從海路滲透進入,因為印尼有許多小港口、非官方的登陸點和眾多島嶼。

由於地理特性,印尼許多島嶼成為外國毒販的首選。像是喧騰一時的「峇里9人幫」(Bali Nine)澳洲販毒集團分子,最後也落得客死異鄉的命運。峇里9人幫是一群於2005年4月在峇里島運毒被捕的澳洲青年,當時他們策劃從印尼販運8.3公斤海洛英到澳洲。

為何印尼毒品氾濫嚴重?究其原因,印尼毒品價格高昂,暴利驅使外國人冒死一搏。緝毒官員指出,一公斤安非他命,在印尼市場流通到個別買者手上時,要價約新台幣280萬至300萬元之間,但在台灣,同樣一公斤的安非他命零售價約為30萬元,價差近10倍。

緝毒官員表示,印尼經濟不斷成長,中產階級興起,吸毒人口暴增,毒品需求相當強,加上注重即時行樂的印尼年輕世代對毒品需求強烈,造成價格高漲。

印尼大力掃毒,台灣毒販也成重點對象。目前共有7名台灣毒販在印尼被判死刑,4名台灣嫌疑毒販在印尼遭警方擊斃。約有30、40名台灣人被囚禁在監獄,這些人大部分因運毒被捕。

毒品猖獗,印尼政府將矛頭指向外國毒販,從重判刑。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曾表示,毒品對印尼年輕一代帶來毀滅性影響,嚴懲毒販才是阻止年輕人染上毒癮的最佳方法,他堅持司法單位應判處毒販死刑。

佐科威就任以來,印尼政府不顧外國求情及人權團體抗議,已處決10多名外國毒販。也曾下令要求執法人員態度堅決,面對入境印尼且拒捕的外國毒販時可開槍射殺。1061025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