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鉅亨看世界-德國看俄羅斯

Yes娛樂 標誌 Yes娛樂 2014/4/16 鉅亨網劉祥航

烏克蘭危機再次升級,歐洲、美國及德國的態度倍受關注,這當中,德國所扮演的角色尤為關鍵,特別是,西方世界普遍認為,德國、俄羅斯有著特殊的歷史及情感糾葛,也帶出德國人的認同問題。

「strong」■對立情感的拔河「/strong」

德國《明鏡》周刊報導,對德國人來說,沒有其他國家和俄羅斯一樣,與他們有著如此複雜的情感、矛盾糾葛,在兩次大戰期間,以及過去存在 40 年的東德的影響,德俄的關係深入到兩國家庭,德國家庭依然會分享著俄羅斯人殘酷、但也善良而深情的故事。德國人不屑俄羅斯的野蠻,但也珍惜著共同文化及俄羅斯的靈魂。

德國小說家 Ingo Schulze 寫過一本好評不斷的小說《簡單故事》,講的是東德人的認同及德國統一的故事。他表示,談德國人與俄國人的關係,就像是深情與極端厭惡二者的拔河,對德國人來說,俄國人有時是精明而冷酷的伊凡大帝,是個位在亞洲的外國,但有時讓人想到的是他們的好客、深刻的靈魂及文化,培養出柴可夫斯基和托爾斯泰的國家。

也因為如此,德國人談到烏克蘭危機中,俄羅斯所扮演的角色,說法會如此分歧。對德國人來說,遠方敍利亞或伊拉克的問題,和烏克蘭危機是完全不同的故事,那麼「外國」的地方不會碰觸到德國認同的核心。

對於俄羅斯的問題,德國人要站在什麼位置來看?與此相關的,當東西方新一代冷戰局勢可能爆發時,德國人要如何重新定位自己?或者,至少該如何重新詮釋自己在西方世界的角色?

近幾周來,德國內部對烏克蘭危機出現激烈的爭辯,有傾向同情俄羅斯立場的,也有認為應該採強硬措施,反對俄羅斯兼併的論調,而雙方的立場也逐漸激化。一方強力主張要制裁與譴責俄羅斯的行為,另一方認為應深入理解俄羅斯的處境,反對西方干涉。而兩種主張的贊成者都在增加。

「strong」■德俄的特殊連結「/strong」

一種主要的看法認為,歐盟及北約進行東擴,因俄羅斯而碰壁。每個人似乎都捲入這場辯論,包括政客、文學家、科學家都紛紛表態,讀者積極投稿報社,在網路上熱烈發表言論,在電視上闡述主張。

柏林 Humboldt 大學著名東歐史教授 Jörg Baberowski 說:「多數德國人都想要了解俄羅斯方面的各項事物。但是經過兩次大戰之後,這樣的關係到底是如何繼續存在的呢?」

也許一位東德長大的小說家 Thomas Brussig,可以解釋德俄的連結。他提到,當蘇聯解體後,他首度造訪俄國,接著不斷被問到,那些俄羅斯作家對他的影響最深?Brussig 並沒有回答那種顯而易見的答案-比如托爾斯泰或杜斯妥也夫斯基,而是提了一個三流的前蘇聯作家 Arkady Gaidar。他說:「我這麼說其實出於一些報復心態,提醒他們,他們一直有帝國主義的想法。」

Brussig 說,他對俄羅斯沒有什麼依戀,俄國人唯一讓他覺得比較正面的,是戈巴契夫。他認為,蘇聯解體,掃除了障礙,讓歐洲有機會是一個整體。

德國、俄羅斯有些共同的連結,是很容易注意到的,像是雙方的經濟利益、根深蒂固的反美情緒,以及兩國政治光譜上的極左與極右派。但這可能流於膚淺,更深入來看,還有 2 種其他的解釋-浪漫主義與戰爭。

「strong」■浪漫主義與戰爭影響「/strong」

德國在歷史上曾經發動戰爭侵略俄國,這讓德國人有時會覺得,應該更寬大來看待俄國,尤其是在處理俄羅斯對人權侵犯的問題。因此,許多德國人認為,在俄羅斯於烏克蘭危機所扮演的角色,德國人應處一個更溫和的立場,畢竟,德國曾入侵蘇聯,殺害 2500 萬人。

在德國國際安全機構的俄羅斯專家 Hans-Henning Schröder 認為,這是一種想補償過去納粹傷害的心理,也是德國著名歷史學家 Heinrich August Winkler 所提過,德國人採取的一種「病理學習過程」。

比起法國、荷蘭及斯堪地半島國家,俄羅斯在戰後並未經常點名德國的罪行。Baberowski 說,俄國人受害最深,但對德國表現出的恨意較少。

儘管後冷戰時期,德國政客經常利用德國人對俄羅斯的擔憂,但戰爭的影響,依然連結著兩國的關係。Humboldt 大學政治學教授 Herfried Münkler 表示,戰爭的經驗,比起和平年代,產生的影響更強烈。而隨著戰爭的結果,德國人也學會另一件事-永遠不要進攻俄羅斯。

當然,德國人似乎也對俄羅斯,存有過度浪漫的想法。兩國曾經在冷戰時期互相害怕,但隨著戈巴契夫的改革,德國人傾向認為,良好的俄羅斯回來了,沒有理由再處於畏懼俄羅斯的氣氛之中。

關於遙遠的西伯利亞以及伏爾加河畔的紀錄片,在德國都能吸引不少觀眾,過去幾十年來,一些俄國小說著作被翻成德語,尤其以冷戰主題著稱的作家 Johannes Simmel,其作品一直在德國暢銷榜中。

Münkler 說:「東方是一個德國人嚮往的所在。」俄羅斯的遼闊空間、簡單的生活,更貼近自然,從文明約束中解放,都讓德國人迷戀。在 1945 年,數百萬德國人被驅離東歐,被迫西遷,對他們來說,東方更代表著未破壞的自然,以及失去的家園。

「strong」■反西方的思維「/strong」

此外,這種對東方的嚮往,也反映著德國反西方的傳統。相較於西方所代表的忙碌、貪婪斂財,「俄羅斯靈魂」被看成更具有情感與靈性的深度。在第一次大戰期間,Thomas Mann 就已點出德國想從西方世界區隔出來,應該更重視文化、靈魂、自由、藝術,而不是文明、社會與選舉權、文學的追求。

在 1945 年之後,西德被視為西方世界重要一員,東方的思維似乎已經被拋棄。Henrich August Winkler 認為,德國原本已經來到「長遠西方之旅」的終點,但烏克蘭危機出現,德國不再那麼「西方」,關於德國定位的老問題重新出現。同樣的問題,不會有人懷疑歐盟或北約的其他成員國,獨獨德國,和俄羅斯有著獨特的連結,最終也在政治上產生效果。

如果歐盟設法站定同一個立場,西方世界對於烏克蘭危機採行的行動,仍可達成一致。但隨著衝突提升,一旦需要更嚴厲的經濟制裁或出兵問題,對德國來說,恐怕就是更棘手的難題,甚至威脅到他們在歐洲的領導地位。

到目前為止,德國總理 Angela Merkel 與外長 Frank-Walter Steinmeier,基本上都盡力保持相同的立場,但裂痕已逐漸出現。

最近的民調也顯示,德國同情俄羅斯的比例在上升,幾乎有半數德國人,希望在烏克蘭危機中,採取介於西方與俄羅斯之間的中間立場,在前東德的地帶,希望德國能扮演更特殊角色的人,是前西德的 2 倍。即使在前西德地方,也只有少部分人,希望德國堅定地和北約及歐盟站在同一陣線,堅決對抗俄羅斯。

更多Yes娛樂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