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錢鋼專欄:2017上半年語象觀察-鉗口顯已奏效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4年前此時,筆者在聯合早報網發表《2013上半年的政治話語博弈》,那時用「博弈」一詞,因為在我所稱的深紅、淺紅、淺藍、深藍四色話語色譜中,「憲政」「公民社會」、「司法獨立」等淺藍詞語尚未被全面逐入深藍詞語禁區,中國傳媒上,尤其是互聯網上,淺紅與淺藍博弈正酣。

如今,淺藍已銷聲匿跡,握有壟斷權的淺紅色當朝話語已基本完成歷時4年的重組,其與毛時代延續至今的深紅,既有重疊,又有分別,呈現微妙的互動關係。

這一組詞語與19大密切相關

中國傳媒研究計畫(CMP)語象小組已連續3個月發表月度語象速遞,每月均根據人民日報詞頻繪製「治國理政關鍵字」雲圖。圖中詞語,從沸、燙、熱到暖、溫、冷,涵蓋各檔語溫。下面的人民日報半年詞頻雲圖,只選擇沸、燙兩級詞語。這裡即使是字型大小最小的詞語,也達到極高的傳播強度,超過每年使用篇數500、占比0.0129的燙詞線:

沸詞的標準是全年使用2000篇以上,占比0.0518以上。2017上半年的沸詞首推「習近平」(2902)。(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沸詞的標準是全年使用2000篇以上,占比0.0518以上。2017上半年的沸詞首推「習近平」(2902)。(作者提供)
沸詞的標準是全年使用2000篇以上,占比0.0518以上。2017上半年的沸詞首推「習近平」(2902)。(作者提供)

沸詞的標準是全年使用2000篇以上,占比0.0518以上。2017上半年的沸詞首推「習近平」(2902)。和「習近平」高度相關的燙詞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746)、「系列重要講話」(496)和「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351)。上述詞語的語溫,顯示最高權力的現狀。

根據CMP的每月語象速遞,2017年6月,旗幟語「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均由5月的暖降為溫。而「習近平」+「 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這16個字已隱含19大將提出的新旗幟語。

2017上半年的沸詞還有「一帶一路」(1735)和「供給側」(1047)。「一帶一路」於2013年底提出,2014是熱詞,2015是燙詞,2016成沸詞。「供給側」(全語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於2015年秋提出,2016年是燙詞,2017上半年達到沸點。「一帶一路」和「供給側」,可以視為當前習的施政著力點。

習的施政話語,體現在「四個全面」、「五位一體」、「穩中求進」、「頂層設計」、「創新驅動」、「綠色發展」、「脫貧攻堅」等燙詞中。「四個全面」包括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建成小康、全面從嚴治黨。2017上半年,「深化改革」、「建成小康」、「從嚴治黨」均為燙詞,唯獨 「依法治國」未達燙詞線。人民日報上四個全面的詞頻如圖:

2017上半年,「深化改革」、「建成小康」、「從嚴治黨」均為燙詞,唯獨 「依法治國」未達燙詞線。(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上半年,「深化改革」、「建成小康」、「從嚴治黨」均為燙詞,唯獨 「依法治國」未達燙詞線。(作者提供)
2017上半年,「深化改革」、「建成小康」、「從嚴治黨」均為燙詞,唯獨 「依法治國」未達燙詞線。(作者提供)

2015年初,習近平提出「讓人民對改革有更多獲得感」,「獲得感」在2015年成為熱詞,2016年成為燙詞,2017上半年繼續為燙詞。這個詞相信會寫入19大報告。

距19大召開已不到半年,可以判斷,上述沸詞和燙詞,已構成草擬中的19大報告的基本框架——除非未來數月有大變。

毛,還是鄧?

在香港大學課堂上,筆者曾提出18大後政治走向的4種可能:

姓毛不姓鄧;

姓鄧不姓毛;

是毛又是鄧;

非鄧亦非毛。

毛與鄧的名字,是一對具有風向標意義的詞語。2017上半年,「毛澤東」的使用篇數為207,「鄧小平」為159,均未達燙詞線,屬普通熱詞。然而2013年以來這兩個詞語的演變曲線,則堪玩味:

2017上半年,毛澤東、鄧小平均未達燙詞線,屬普通熱詞。(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上半年,毛澤東、鄧小平均未達燙詞線,屬普通熱詞。(作者提供)
2017上半年,毛澤東、鄧小平均未達燙詞線,屬普通熱詞。(作者提供)

9個半年裡,鄧的詞頻始終低於毛,且未曾及燙;而毛在2013下、2014下、2015下、2016下4度成為燙詞,其中2016年下半年還形成小高峰,揚毛抑鄧十分明顯。

毛時代的許多親歷者有共同觀感:2013年以來,深紅詞語明顯回潮。2017年初,筆者用「邏輯或」方法檢索了「毛澤東 毛主席 專政 共產主義 和平演變 敵對勢力 意識形態  思想戰線 延安 古田會議 遵義會議 井岡山 紅軍 長征 群眾路線 將革命進行到底 愚公移山 革命化 政治工作 民主集中制 世界觀 刀把子 群眾路線 改造思想」 這一組詞語自2001年以來每4年的傳播總量:

「共產主義」一詞的冷熱變化耐人尋味。(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共產主義」一詞的冷熱變化耐人尋味。(作者提供)
「共產主義」一詞的冷熱變化耐人尋味。(作者提供)

其中,「共產主義」一詞的冷熱變化耐人尋味。80年代中期,為是否將「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的精神文明」寫入黨的決議,鄧小平和鄧力群發生爭論。1985-1988,人民日報上「共產主義」的詞頻如圖:

80年代中期,為是否將「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的精神文明」寫入黨的決議,鄧小平和鄧力群發生爭論。(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80年代中期,為是否將「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的精神文明」寫入黨的決議,鄧小平和鄧力群發生爭論。(作者提供)
80年代中期,為是否將「以共產主義思想為核心的精神文明」寫入黨的決議,鄧小平和鄧力群發生爭論。(作者提供)

2013年以來的圖形則相反:

2013年初黨媒出現「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3年初黨媒出現「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作者提供)
2013年初黨媒出現「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作者提供)

這一切源自2013年初黨媒出現「兩個不能否定」(「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另一個風向標是形容詞「紅色」。2017上半年,「紅色」是一個燙詞,但與2016下半年相比,詞頻量下降了許多。筆者觀察了2000年以來該詞的變化曲線:

筆者觀察2000年以來「紅色」字詞的變化曲線。(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筆者觀察2000年以來「紅色」字詞的變化曲線。(作者提供)
筆者觀察2000年以來「紅色」字詞的變化曲線。(作者提供)

胡錦濤時期,「紅色」在多數時間語溫為燙,2009年下和2011年,有兩個明顯的高峰。2013年以來,「紅色」穩中有升,9個半年有7個為燙,到2016年下形成2000年以來的最高峰。這段時間,人民日報上「紅色+」的搭配使用包括:紅色家園、紅色資源、紅色傳統、紅色影片、紅色歌曲、紅色美術、紅色政權、紅色家譜、紅色經典、紅色傳承、紅色基因、紅色記憶、紅色家書、紅色足跡、紅色脈搏、紅色狂飆、紅色信仰、紅色糧倉……

史料證明,「紅色」越過燙線,會進入高危區,如文革前的情形:

文革前,「紅色」越過燙線,成為焦點詞彙。(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文革前,「紅色」越過燙線,成為焦點詞彙。(作者提供)
文革前,「紅色」越過燙線,成為焦點詞彙。(作者提供)

近年,伴隨赤潮回湧,一些文革式話語或近似文革式的話語在媒體露頭:

如讓人想起「大樹特樹毛澤東思想絕對權威」的「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天津日報》2016年9月28日1版);

讓人想起林彪《再版前言》的「系列重要講話是當代中國最鮮活的馬克思主義」、「必須帶著信念、帶著感情、帶著使命,反復學、跟進學、拓展學」(《解放軍報》2017年3月28日5版);

以及讓人想起林彪關於學習毛澤東「老三篇」的號召的「自覺把重要講話當做案頭卷、工具書、座右銘」(《北京日報》2017年5月9日1版)。

殷鑒不遠,文革時期黨媒的此類版面,我輩記憶猶新:

1967年11月3日《解放軍報》。(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1967年11月3日《解放軍報》。(作者提供)
1967年11月3日《解放軍報》。(作者提供)

1966年12月4日《人民日報》。(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1966年12月4日《人民日報》。(作者提供)
1966年12月4日《人民日報》。(作者提供)

「改革」所指為何?

「深化改革」是2017上半年的燙詞,也肯定是19大報告的論述要點。從1979年至今,28年來,當「改革」成為高頻詞時,它和「發展」、「人民」等相似,也日益空洞化,成為裝飾語。「改革」——當黨媒說「改革」時,說的是什麼?

先看它說的不是什麼。

肯定不是政治體制改革。人民日報上,2013年,「政治體制改革」的語溫為溫,2014、2015、2016,連續3年為冷。2017上半年,仍是冷語。

也不是與政改密切相關的依憲執政。自2013年以來,「依憲執政」每一年都是冷詞。2017上半年,在人民日報上僅有一篇使用,近乎消失。

是「經濟體制改革」嗎?中共18屆3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 .

2017上半年,「經濟體制改革」語溫不高,剛達暖線。2013年以來的走勢如圖:

2013年以來「經濟體制改革」走勢如圖。(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3年以來「經濟體制改革」走勢如圖。(作者提供)
2013年以來「經濟體制改革」走勢如圖。(作者提供)

作為參照,筆者抽樣檢索了慧科搜索中的8個媒體:經濟日報、中國新聞社、新華社(經濟資訊)、新京報、北京青年報、文匯報、羊城晚報、南方都市報。2013年以來,「經濟體制改革」在這些媒體的詞頻變化趨勢與人民日報相似,連續3年半低位運行的態勢更加明顯。

與此相近的是一組「克強經濟學」標誌性用語。事實上,「克強經濟學」(Likonomics)從未在人民日報上出現過。但李上任後,使用過「改革紅利」、「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簡政放權」、「放管服」等提法。2017上半年,達到燙線的是「簡政放權」;熱詞是「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和「放管服」;暖詞是「改革紅利」。

從人民日報和慧科抽樣搜索看2013年以來克強用語的語象變化,顯示這些詞語的語溫探高不易,且波動不小:

李克強經濟學(Likonomics)是巴克萊資本創造的一個新詞,用來指代李克強為中國制定的經濟增長計劃。但從人民日報和慧科抽樣搜索看2013年以來克強用語的語象變化,顯示這些詞語的語溫探高不易,且波動不小。(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李克強經濟學(Likonomics)是巴克萊資本創造的一個新詞,用來指代李克強為中國制定的經濟增長計劃。但從人民日報和慧科抽樣搜索看2013年以來克強用語的語象變化,顯示這些詞語的語溫探高不易,且波動不小。(作者提供)
李克強經濟學(Likonomics)是巴克萊資本創造的一個新詞,用來指代李克強為中國制定的經濟增長計劃。但從人民日報和慧科抽樣搜索看2013年以來克強用語的語象變化,顯示這些詞語的語溫探高不易,且波動不小。(作者提供)

慧科抽樣搜索的圖形如下:

慧科抽樣搜索圖形。(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慧科抽樣搜索圖形。(作者提供)
慧科抽樣搜索圖形。(作者提供)

CMP語象小組試圖通過語詞關聯度測試,觀察「深化改革」的語義。我從人民日報上有關「深化改革」的報導中選出140個詞語,在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博士候選人朱蘊兒幫助下,使用「詞語共現網路分析」方法,觀察了2017上半年「深化改革」一詞和其它詞語的關聯:

筆者認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他觀察19大和未來數年走向的一個最重要的詞語。(作者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筆者認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他觀察19大和未來數年走向的一個最重要的詞語。(作者提供)
筆者認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他觀察19大和未來數年走向的一個最重要的詞語。(作者提供)

檢索發現,除同屬「四個全面」的「建成小康」、「從嚴治黨」外,與「深化改革」關聯度最高的10個詞語依次為:「土地」、「供給側」、「系統性」、「醫療」、「產權」、「頂層設計」、「試驗區」、「創新驅動」、「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保險」。其中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我認為是觀察19大和未來數年走向的一個最重要的詞語。

 *     *     *

總體觀之,2017上半年中國語象在秋日大會前相對平靜。鉗口顯已奏效,4年來的一些「亮劍」口號,似暫時收斂:「敵對勢力」、「輿論鬥爭」、「陣地意識」均為冷詞;「敢於亮劍」也只是一個溫詞。以黨代大會報告為標誌的中共政治話語總詞庫,正面臨五年一度的更新。由夏而秋,透過持續的語象觀測,我們可以看到演變的端倪。

*作者為香港大學榮譽講師、中國傳媒研究計畫主任;資料助理李憶、鄭鑫。本文原刊《聯合早報》,授權轉載。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