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開壇度化藝大生、觀落陰入戲 他從「最怪的小孩」修成宗教劇藝大師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各位親愛的觀眾您好,歡迎來看戲,容我提醒您,場內禁止飲食、吸菸、嚼食口香糖或檳榔。」看似平凡無奇的劇場開演須知,卻是從身穿袈裟的法師口中以唄唱而出,而在他身後更不是尋常的劇場空間,是位於松山元聖宮舊址內的法壇。

若細看壇前三幅掛畫,便會發現上頭不是佛祖、觀音,而是古今中外代表藝術的「南無戴奧尼索斯酒神如來」、「南無西方世界莎士比亞菩薩」、「南無普天郎君領袖關府漢卿大天尊」。

這齣「進劇場菩薩摩訶薩」於2016年度的台北藝穗節登場,既是劇場也是法會,由北藝大戲劇系出身、自幼鑽研宗教民俗的周能安所呈現。而對周能安來說,不只法會,觀落陰、算命、家將陣頭等傳統民俗元素,在他的匠心獨具下,都紛紛轉化為當代的表演藝術。

民俗、戲劇自幼啟蒙 周能安自稱「從小就是最怪的那一個」

說到戲劇與民俗的結合,對周能安來說,兩者都是從小就進入他的生活。周能安提到,國小時他有個很要好的朋友,家裡放了一整套的《道教全書》,他去朋友家裡玩時覺得很有趣,都會跟朋友一起拿來看、互相討論,很快就把整套書給看完,這可以說是他的啟蒙。

在讀完《道教全書》後,周能安也開始去圖書館找如《易經》等書籍來研讀。「了解是避免恐懼最重要的一步。」談到最初家中的反應,周能安指出,他的家人跟一般的情況不太一樣,當他們發現他開始鑽研民俗信仰時,不是怕他會中邪、惹到髒東西,反而是擔心他太早碰觸,容易陷入框架裡。

20170803-配圖:宮廟、神壇、添油箱、功德箱、減香、滅香、宗教、宗教團體法、報稅、光明燈、安太歲、金紙、焚香膜拜。(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803-配圖:宮廟、神壇、添油箱、功德箱、減香、滅香、宗教、宗教團體法、報稅、光明燈、安太歲、金紙、焚香膜拜。(陳明仁攝)
談到家人反應,周能安家中跟一般家庭不太一樣,不是怕他會中邪、惹到髒東西,反而是擔心他太早碰觸,容易陷入框架裡。圖為示意圖。(資料照,陳明仁攝)

至於對戲劇的接觸,周能安說自己很幸運,國小時的導師就已經開始會教學生演話劇,他也在此之下開始接觸寫劇本,高中後則加入了師大附中話劇社,在一般高中話劇社還在演校園愛情劇時,他們已經開始嘗試實驗劇場,會有像現代舞的元素,或者挑戰非對白、非語言的可能性。

但周能安也說,大概是因為對民俗的喜愛,自己一路上都是同學中最特殊的那一個,從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到了北藝大這個理當聚集各路「怪人」的地方,他依然無法找到共鳴,依舊是最怪的那一個。

「戲劇跟儀式息息相關」 觀落陰、占卜秀首開跨界嘗試

不過也是在北藝大時,他開始有機會用民俗元素加入戲劇進行嘗試,像是會以念經的方式呈現對白,或以觀落陰當作進入角色的儀式。周能安說,這時他體認到「戲劇跟儀式是息息相關的」,如遠古時代,人們會在營火邊扮成象徵瘟疫的怪獸,讓村落裡的人一起驅打怪物,這樣的東西既是宗教儀式,同時也包含了戲劇的成分。

2017-10-15-黑眼睛跨劇團現代劇場大補帖「冒犯觀眾的五種方法」,周能安以觀落陰概念表現演員進入角色的過程。(周能安提供,陳小潔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5-黑眼睛跨劇團現代劇場大補帖「冒犯觀眾的五種方法」,周能安以觀落陰概念表現演員進入角色的過程。(周能安提供,陳小潔攝)
周能安曾在「冒犯觀眾的五種方法」演出中,以觀落陰概念表現演員進入角色的過程。(周能安提供,陳小潔攝)

然而到了畢業後,周能安開始很迷惘要不要繼續創作、做舞台劇。他指出,很多去做劇的人都是有議題,可能是生長過程中遇過對性別、社會階級的壓迫而有話想說,但他自言從小其實家境不錯,對這些議題的感觸也不到足夠拿來創作、進行反彈。

但幸好,大概在畢業後第3、4年左右,他有機會做一場算命攤形式的演出,並取觀眾看表演也可雨露均霑之意取名為「霑卜秀」。霑卜秀的表演穿插大量民俗儀式,不僅受到觀眾歡迎,周能安在這中間也經歷了「認可自己扮演宗教大師」的心靈成長。

就這樣,2016年8月底,他在台北微遠虎山生態村,開設第一場劇場法會,要超渡藝術系學生的惡靈。

劇場法會度化藝校生的「業」 酒神、莎翁都成如來與菩薩

微遠虎山位在台北市松山區,山上大小廟寺林立,而其中半山腰上的元聖宮,過去因土地遭轉賣而關閉、破敗,直到2013年才在微遠基金會的重建下成為虎山生態村,並邀集藝術家駐村創作。

藝術村裡的宮廟舊址,對劇場法會來說無疑是最合適的地點。於是周能安身披袈裟,頌唱《界定志向讚》、《摩訶彼糴憨酣德客說觸怒觀眾經》、《一切劇院中觀眾進場哦呶斯陀羅尼》等經文,法壇上的三大尊神像,則是代表藝術的古希臘酒神戴奧尼索斯、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以及元代戲曲家關漢卿。在電子音樂與鑼鼓混合而成的樂聲中,周能安師父手結法印,要度化藝校學生畢業、未畢業的「業」。

2017-10-15-周能安2016年於微遠虎山生態村,舉行劇場法會「進劇場菩薩摩訶薩」02。(周能安提供,宋小海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5-周能安2016年於微遠虎山生態村,舉行劇場法會「進劇場菩薩摩訶薩」02。(周能安提供,宋小海攝)
法會上周能安身披袈裟,頌唱《界定志向讚》、《摩訶彼糴憨酣德客說觸怒觀眾經》等經文。(周能安提供,宋小海攝)

「做當代不能只學一家」 周能安細究各地流派再轉化

如此以宗教儀式為基底的創作,可說是周能安的表演招牌,不過他也指出,當開始企圖以民俗作為主軸時,做研究就會遇到不少困難。「當大家知道你要做當代的東西時,比較少人會好好跟你說。」周能安說,常常就只能在旁邊觀察,很難真的一起加入,而在尋訪地方文史人士時,老一輩的找不到人,年輕一輩的也不敢妄稱自己很懂,講得會比較保留,所以攝取到的東西相對有限,只能花心力不斷去考察、挖掘。

20170803-配圖:宮廟、神壇、添油箱、功德箱、減香、滅香、宗教、宗教團體法、報稅、光明燈、安太歲、金紙、焚香膜拜。(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803-配圖:宮廟、神壇、添油箱、功德箱、減香、滅香、宗教、宗教團體法、報稅、光明燈、安太歲、金紙、焚香膜拜。(陳明仁攝)
尋訪地方文史人士時,周能安說,老一輩的找不到人,年輕一輩講得會比較保留,所以攝取到的東西相對有限。圖為示意圖。(資料照,陳明仁攝)

在考察取材上,周能安則認為,「要做當代的話,就不能只學一家」,要至少研究3、4家流派之後,再把可以當代化的部分提取出來,如今年10月底要在台南舉辦的「症頭」演出,便是將嘉義、台南、高雄三地的家將流派都擷取部分出來,再加入現代文明病的元素進行融合、轉化。

鑽研考察有成果 連葬儀社師傅都說「可以交給他」

而自從事民俗研究以來,有遇過怎樣的肯定呢?周能安舉例,像今年7月底,獨立樂團米莎X地下河在虎山辦了一場以「告別式」為主題的演唱會。虎山生態村過去曾是宮廟,民間相信仍有很多超自然力量在此地徘徊,為求謹慎,主辦團隊也找來一位葬儀社的師傅處理民俗禁忌事務。

然而當時不巧正逢尼莎颱風來襲,山上狂風暴雨,家住桃園的師傅很擔心會被困住回不了家,但在周能安到場後,師傅見他現場暢談、指點各種民俗細節,當場就說「這個人可以」,把民俗事務的指揮權交到他手上後,便趕下山回桃園。周能安說,這可以說是自己的「民俗分數」受到了認可。

「民俗的問題我來扛」 周能安與他的朋友粉墨登場

周能安也在今年創立了「周能安暨眾等」團隊,號召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民俗的演出,團名取法傳統民間祭文「暨眾等」的署名方式,就是「周能安與其他人」之意。周能安說,若大家覺得團隊在民俗信仰方面有什麼需要指正、討教的地方,就順著名字來找他這個主事者,不用去找團隊中的其他人,團名的這個意思就是:「各位的民俗問題我來扛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