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開罰單遭狂砍13刀、自殺變奪槍襲警!他道出警察「不被當人看」的辛酸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5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明明只是「人」,為何總被當機器操到死?日前台大學生抗議「中國新歌聲」卻遭統派團體毆打濺血,值班員警因報案40分鐘才到現場被記小過,而在一名服務於台北市的員警阿偉(化名)眼中,這支小過是整個警界血淚的縮影。(封面圖片為示意圖,取自tenz1225@flickr,CC BY-SA 2.0)

剛畢業1年卻碰上10年都未必遇到一次的台大校園鬥毆,來自不同地點的50通報案電話必須逐一確認,就像一次50個人跟你講話,員警還可能已經輪班好幾天了,一次值班12小時累到失去判斷力──台大濺血事件值班員警背負多少壓力,一名服務於台北市的員警阿偉(化名)是懂的,他也說這種壓力天天壓得警察喘不過氣。

「警察平常勤務太多、五花八門,也不知道怎樣的東西會變成受囑目的新聞事件,那些都是當下無法預測的!」大至殺人販毒鬥毆,小至車輛違停鄰居吵架,民眾只會喊「警察咧」,卻不知員警面臨的未知凶險。

板橋曾有員警開個違停罰單卻被憤怒車主連砍13刀、刀刀對準胸頸要害,阿偉也有同事曾接獲民眾通報有男子要自殺,到現場卻被奪走警槍跟警車,也幸好男子不會操作警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案件再小都可能喪命,還得在過勞、人力與裝備不足情況下做到「使命必達」,這是許多警察欲改革的體制問題,畢竟警察也是人,不是機器人更不是神。

一半以上報案電話都是違停 為瑣事疲於奔命、不被當人看

民眾以為警察的日常是逮捕殺人犯、毒販、拿槍英勇地攻堅,但真實的警察日常,其實是開違規停車罰單、處理路倒民眾、鄰居打麻將噪音引起的糾紛等,晚到了還要被民眾抱怨。

阿偉說,印象中一半以上的報案都是違規停車。違停相對起來不是需要「馬上處理」的緊急事件,但警察仍需到現場開罰單、回報罰單編號,若嚴重影響交通還要請交通大隊協助,員警必須在現場等拖吊車來,這段時間等於把可以處理緊急事件的人力浪費了。

噪音糾紛也是「每天晚上都在發生」,樓下開餐廳、樓上鄰居打麻將,民眾都要叫警察,只是酒醉路倒的也要叫警察。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塞爆110,目前警界政策又是「只要報案地點正確,就必須處理」,造成警察一方面擔心有緊急事件發生、一方面又不得不應付民眾日常瑣碎的糾紛,每天疲於奔命。

以市民角度來說當然希望「人民褓姆」能隨傳隨到,但阿偉覺得,這根本不把警察當人看:「事情全部都歸類在我們這邊是不太適合,好像不是把警察這職業以人來看待,把制度設計成這樣、以服務市民為主,你沒顧慮到做這件事情的是人,人無法負荷這樣的勞動條件。」

派出所不會因為今天上班人多人少而調整工作量,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警察自己看著辦,因此同事之間也會為了請假發生糾紛。「把人力補足」、「一天只上8小時」是不少員警的心願,否則在又累又忙的情況下,根本無法做好完整訓練、擁有足夠精神與判斷力去應付各種無法預期。

違停變殺警、糾紛變鬥毆、3人變10幾人 每天上班都在賭命

再小的案件都可能演變成殺警、襲警案,例如2016年8月,曾為保齡球金牌國手的廚師吳志展因為不滿被開第6張罰單,竟從車上抄出料理用的剁骨刀對著員警胸、頸要害狂砍,員警身中13刀倒地、血流如注,而阿偉也有同事被鬧自殺民眾奪走警槍、警車過,每天上班都是在賭命。

接獲每一通報案的當下,警察可能都無法預期會發生什麼事,但阿偉說警察也不可能每次出勤都保持百分之百的戒備,一方面這樣太過心力交瘁,一方面裝備也不允許。

例如秘錄器,要是到每個現場都維持高度警戒打開秘錄器蒐證,「除非你身上裝好幾個又有電池,那很快就沒電了。雖然大家事後檢討都很厲害,但當下會發生什麼,你真的不知道。」

現場狀況已無法預期,目前警界處理報案的品質更是扯警察後腿。阿偉說,首先民眾打110報案時敘述能力可能已經有問題了,緊急狀況下連地址也說不清楚,再經過勤務指揮中心層層轉述後,案情也會有落差,打架變糾紛、糾紛變打架,報案時說只有2、3人,到現場卻變成10幾人,是常有的事。

「責任外包」逼死員警 人力、訓練不足還得面對包山包海業務

每天都有大量案件湧入警局,雖然正常程序應該先讓勤務指揮中心進行指派,但以處理台大「中國新歌聲」濺血事件的大安分局來說,報案量太驚人了,「要先點開一件件確定地址,再打給報案人確定正確位置,一次50通進去就像一次50個人跟你講話」。

對於外界抨擊台大「中國新歌聲」濺血事件裡,員警拖了40分鐘才趕到現場,阿偉嘆:「我是覺得這東西沒辦法苛責啦。」阿偉認為這次警方仍有值得檢討之處,例如員警比較缺乏敏感度、這麼多報案該要去現場巡看看,但這種鬥毆事件10年經驗警察都未必能預期了,更不能責怪當天資歷尚淺的值班員警。

再說,目前大學禁止警方進入校園,台大有自己的駐警隊卻對陳抗事件沒有敏感度、沒意識到可能發生的衝突,主要責任仍在台大校方:「辦活動有人會去鬧場,你卻沒有準備,這是責任外包!」

「責任外包」,正是這4個字重重壓在所有警察身上,令他們喘不過氣。

高層逃避補人力的責任,讓員警承受不合理的工作量與工時;高層不面對訓練與裝備不足的問題,讓員警在凶險工作環境裡自行探索,出事了再來檢討基層;高層也不改變「使命必達」的政策,鄰居吵架、酒醉路倒、違規停車都要員警立刻處理,但警察也是人,真能負荷包山包海的業務嗎?

警察非常希望有合理的工作環境、能被當人看,而「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便是著手改變體制的一群人。不過阿偉也說,警界是相當封閉而被守的地方,許多警察高中畢業就進入警專、警大,受訓成完全服從的模樣,該如何喚醒所以警察挺身改變,也是很難的一題。

給警察最大的鼓勵 就是民眾一句「謝謝」

問起阿偉當警察這麼多年,有發生過什麼開心的事嗎?阿偉說,除了破大案子以外,給警察最大的鼓勵就是民眾一句「謝謝」。警察這份工作非常消耗體力,高度緊繃下情緒也不會太好、還必須和顏悅色跟民眾解釋案件:「很多東西是互相的,假如你給我好的情緒,我也會用比較好的情緒來做回饋。」

每當案件發生總有民眾不滿怒嗆「警察咧」,阿偉可以理解民眾對警察的期待,但也希望民眾了解,有些事情跟現況是警察還無法解決的,他們面對體制上重重問題的同時,也還是真心希望能為民服務。

警察是人,不是機器更不是神。目前有一群警察仍不放棄與體制對抗,而民眾能對警察做到的最大體諒,或許就是明白他們的辛勞與身不由己。畢竟很多案件裡,犯最大錯誤的往往不是第一線執勤員警,而是整個體制生病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