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閻紀宇專欄:全球最具規模的合法殺戮平民組織──美國共和黨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廣場上迴蕩著鄉村音樂的旋律,2萬2000多名男女老幼搖擺陶醉;廣場旁一座飯店32樓高處的窗口,有人透過突擊步槍的瞄準鏡凝視。晚間10點剛過,槍聲大作,恐怖從天而降,演唱會場成為屠宰場。10分鐘後,58人化為冤魂,489人受輕重傷,槍手飲彈自盡,美國歷史上最慘烈的大規模槍擊案落幕。

警方從帕德克( Stephen Paddock)的飯店房間搜出23把突擊步槍與手槍、多個高容量彈匣、數百發甚至上千發子彈、腳架與瞄準鏡等器材;還有一種不太常見的「撞火槍托」(bump stock),可以讓半自動步槍具備全自動武器的發射速度。這些高效率的殺人工具都是合法購入,換言之,帕德克是一名美國獨特擁槍文化造就出來的屠夫。

犯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64歲退休會計師帕德克,動機令人費解。(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犯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64歲退休會計師帕德克,動機令人費解。(美聯社)
犯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64歲退休會計師帕德克,動機令人費解。(美聯社)

521件重大槍擊案、584人死亡、2118人輕重傷

根據非營利組織「槍枝暴力檔案局」(GVA)統計,從2016年6月12日奧蘭多(Orlando)同志夜店「脈動」(Pulse)槍擊案奪走49人性命,到2017年10月1日拉斯維加斯(Las Vegas)槍擊案,美國發生521件重大槍擊案(mass shooting,至少4人死傷),造成584人死亡、2118人輕重傷(都不含兇手)。

英國在1987年的亨格福(Hungerford)槍擊案(16人遇害)、澳洲在1996年的亞瑟港(Port Arthur)槍擊案(35人遇害)之後,都通過嚴格的槍枝管制法案。美國在奧蘭多與拉斯維加斯兩場大屠殺之間的1年3個月又19天,共和黨掌控的國會對「加強槍枝管制」採取了什麼行動?什麼都沒有。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擁槍權(gun right)在美國有其根深蒂固的歷史背景,甚至寫入憲法──亦即簡稱「第二修正案」的增修條文第二條(Second Amendment),是美國社會獨有的「天賦人權」。今日每100個美國人擁有89把槍,比例世界第一;美國人口只佔全球4.4%,但是擁有全球42%的私有槍枝。

正因如此,美國每100萬人有30人死於槍殺,高居已開發國家榜首(加拿大是5人,英國是0.7人)。但是擁槍權有一個所向無敵的大護法──全國步槍協會(NRA)。NRA創立於1871年,1970年代中期之後成為華府的重量級遊說團體,與和黨裡應外合,阻擋任何企圖加強槍枝管制的立法行動,歷來戰功彪炳,「槍下」少有活口。可以這麼比方:NRA有如「共和黨的黃復興黨部」。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全國步槍協會,「共和黨的黃復興黨部」

攤開2016年NRA贊助國會議員競選資金的名單,前20名全部是共和黨人,而且高層幾乎全員入列: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佛羅里達州參議員魯比歐(Marco Rubio)、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 )、威斯康辛州參議員強森(Ron Johnson)、肯塔基州參議員保羅(Rand Paul)……族繁不及備載,都是下屆或下下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熱門人選。

其實就在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前夕,美國聯邦眾議院正準備通過NRA與共和黨合作的一項法案,鬆綁槍枝消音器(silencer)的管制法規,讓愛槍入士更容易買到這個開殺戒(殺人或狩獵)的好幫手。58人慘死之後,共和黨知道「法相」難看,於是暫時將法案束諸高閣,等新聞熱潮過去再送審不遲。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對於歷來各種要求加強槍枝管制的方案,NRA與共和黨一律貼上「政治操作」、「自由派陰謀」、「企圖推翻第二修正案」的標籤。拉斯維加斯槍擊案死亡人數破記錄又如何?2012年12月14日的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shooting),26位死難者有20位是年僅6、7歲的小朋友,20具彈痕累累的小朋友遺體對槍枝管制法規促成了什麼實質改變?什麼都沒有。

NRA與共和黨的辯護者會說,他們還是有一些積極「作為」,而且罕見地提議加強管制,對象就是這回一砲而紅的「撞火槍托」。帕德克留在房間的步槍有12把加裝了這種號稱可以「模擬機關槍」的裝置,據說1分鐘可駁火400到800發。

然而撞火槍托是一種很「小眾」的裝置,賭城大屠殺之前,就連專業槍迷也未必用過聽說過,而且使用時會犧牲射擊的精確度,管制(不是禁用)與否對槍迷而言根本是茶餘飯後,NRA與共和黨形同打小孩給鄰居看。更諷刺的是,賭城大屠殺之後,撞火槍托詢問度大增,許多槍鋪賣到斷貨。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槍擊案死傷越是慘重,槍枝業者越是大發利市

這不能不說是美國社會的病態。每當槍擊慘案發生,死者屍骨未寒,傷者輾轉病榻,各界震驚悲傷,但許多人最在意的是聯邦政府會不會「趁機」加強槍枝管制(絕不是一些台灣媒體誤稱的「禁槍」),增添他們買槍的時間與金錢成本,因此有點小錢就快去買槍買配件,錢多一點還可以買槍枝公司的股票。

川普總統與白宮怎麼看呢?對於「加強槍枝管制」這個議題,生性投機川普一路向右轉、向反方轉,如今已完全被NRA收服馴化,儼然最佳代言人。賭城慘案發生之後,或許因為犯案者不是穆斯林也不是移民,他拖了許久才發聲,一如預期絕口不提槍枝管制,但是對一個字眼再三致意:「邪惡」(evil)。

川普開口閉口「邪惡」,當然有向基督教保守派討拍的意味,另一方面也是呼應共和黨抵擋「加強槍枝管制」輿論的慣用論述:「邪惡」是無法被立法管制的,犯下滔天大罪的是人不是槍(潛台詞:槍是無辜的),如果兇手駕卡車攻擊難道就要加強管制卡車嗎?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這些論述當然不值識者一哂,從殺人、縱火到虐童,政府立法管制各式各樣的「邪惡」;所謂「加強槍枝管制」當務之急正在於加強對購槍者身分、背景、身心狀態的查核;真要拿卡車來類比,美國現行法規對卡車車主與司機的管制,遠比對擁槍者來得嚴格。但是敢用如此粗陋的論述來搪塞,也可看出NRA與共和黨的自信。

NRA與共和黨對於槍枝管制的態度向來是防微杜漸、堅壁清野,儼然成為全球最具規模的「合法殺戮平民組織」。兩者40多年來的合作從未失手,在可預見的未來也是如此;除非民主黨同時收復國會參眾兩院外加白宮,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第二修正案」有如一道魔咒籠罩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大屠殺不會造成任何改變,只能等待「58人遇難、489人受傷」的記錄被更新。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2017年10月1日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的受害者(AP)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