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閻紀宇專欄:台灣友邦「香蕉共和國」總統選舉 讓人跌破3副眼鏡的作票奇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總統選舉投票結束的第二天,計票工作正在緊密鼓進行,第一波初步結果公布,讓人跌破眼鏡:在已開出的約60%選票中,在選前民調大幅落後的反對黨候選人,竟然領先勢在必得的現任總統多達5%!

這個國家的政治觀察家至少要準備3副眼鏡。因為第一波結果出爐後,彙總全國5687個選區票數工作竟然停擺!選委會宣稱電腦當機,各選區的計票結果進不來,媒體只能與螢幕上凍結的數字相看兩不厭。

折騰了一天有餘,計票工作終於恢復。這時,神奇的事又發生了,現任總統的得票數急起直追,不斷縮小與反對黨候選人的差距,最後竟然逆轉反超!等到選委會終於完成計票時,現任總統以42.98%對41.39%驚險擊敗對手。

2017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選舉出現計票爭議,民眾上街抗議執政黨舞弊(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選舉出現計票爭議,民眾上街抗議執政黨舞弊(AP)
2017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選舉出現計票爭議,民眾上街抗議執政黨舞弊(AP)

與台灣戒嚴年代「投開票所停電」媲美的作票伎倆

如此驚嘆號連連的總統選舉,讓人想起台灣戒嚴年代每逢選舉經常出現的「投開票所停電」奇觀,就發生在台灣的中美洲重要友邦宏都拉斯(Honduras)。那位締造「奇蹟」的現任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去年10月才來過台灣,而我們的蔡英文總統也在今年1月回訪宏都拉斯。

宏都拉斯人口910萬,是台灣的40%;面積11萬2492平方公里,約莫台灣的3倍。這個國家天然資源豐富,卻是西半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而且社會治安敗壞,謀殺率和性暴力犯罪率長期名列前矛。

美國小說家歐亨利(O. Henry)1904年出版了一本短篇小說集《包心菜與國王》(Cabbages and Kings),書中提到一個「位於海邊、面積不大的香蕉共和國」(small maritime banana republic),藍本正是他曾經旅居宏都拉斯。「香蕉共和國」從此成為中美洲小國的代稱:位於熱帶,農業為主的經濟被美國大企業宰制,貪腐的領導人由美國政府豢養。

2017年1月9日,蔡英文總統訪問宏都拉斯,與葉南德茲總統互贈禮物(總統府)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月9日,蔡英文總統訪問宏都拉斯,與葉南德茲總統互贈禮物(總統府)
2017年1月9日,蔡英文總統訪問宏都拉斯,與葉南德茲總統互贈禮物(總統府)

修憲行不得就架空憲法「香蕉共和國」政客迂迴達陣

窮歸窮,亂歸亂,過去的宏都拉斯有個好處,它不像中美洲鄰邦薩爾瓦多、尼加拉瓜與瓜地馬拉,在冷戰年代歷暴虐的軍事獨裁與殘酷的內戰,整個國家凋零破敗。宏都拉斯也有過軍事獨裁政權,但是作風相對溫和,而且不曾爆發內戰,1982年迄今民選政府體制尚稱穩固。在一個同學盡皆刺龍刺鳳的班級中,宏都拉斯可算是模範生了。

2009年6月底,宏都拉斯政局一度劇烈動盪,軍方發動政變推翻左派總統賽拉亞(Manuel Zelaya),但導火線是賽拉亞有意透過公投與修憲,解除憲法關於總統只能做一任、不得連任的限制,軍方勉強算是師出有名,而且當年年底就辦理總統選舉,賽拉亞也在2011年5月底返國。

細心的讀者可能會發現不太對勁,既然宏國憲法規定總統只能做一任,賽拉亞試圖修憲卻修成出國流亡,那麼現任(2014年1月上台)的總統葉南德茲為何能夠拚連任?原來他採取迂迴作戰,先在最高法院安插自己的人馬,然後打官司並讓法官做出「禁止尋求連任侵犯個人權益」的判決,將憲法規定架空,堂而皇之再度榮膺右派執政黨「國家黨」(PNH)候選人。

2017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選舉出現計票爭議,民眾上街抗議執政黨舞弊(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選舉出現計票爭議,民眾上街抗議執政黨舞弊(AP)
2017年12月,宏都拉斯總統選舉出現計票爭議,民眾上街抗議執政黨舞弊(AP)

更妙的是,2009年賽拉亞總統尋求解除連任限制時,擔任國會議員的葉南德茲可是大聲疾呼、反對到底。

當然,「位子決定腦子」是政客安身立命的準則,深究無益。但現年49歲的葉南德茲還有一個「香蕉共和國」政客的通病:手腳不乾淨。早在2013年第一次選總統時,他和PNH就使出各種伎倆:威脅選民、打壓小黨、讓死人投票……好不容易才擊敗賽拉亞的妻子卡斯楚(Xiomara Castro)。

執政黨幹部研習會,主題:5大祕技教你如何作票

今年葉南德茲和PNH變本加厲,雖然選前民調看好,但他不敢掉以輕心。11月26日投票之前,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拿到一份錄音檔,內容是PNH的一場幹部研習會,長度約兩小時,主題只有一個:如何作票。

主講者洋洋灑灑列出5大祕技,也括:混充小黨的投開票所監票員(每個政黨可派2人)、讓自家選民重複投票(漏勾選民清冊,手指也不沾墨水)、在投給反對黨的選票上多重勾選(造成廢票)、拿空白選票自行填寫、污損選票統計單上的條碼(如果反對黨拿到多數選票)。

葉南德茲和PNH果然有先見之明,初步開票結果竟然是反對黨候選人納斯拉亞(Salvador Nasralla)先馳得點。於是接下來便上演「計票停擺、反敗為勝」這齣好戲。

納斯拉亞與反對陣營(幕後核心人物之一就是賽拉亞)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嚴辭譴責連候選人資格都大有問題的葉南德茲是在搞「「選舉式政變」(electoral coup),號召民眾走上街頭、舉行大罷工。葉南德茲政權一方面聯合軍方祭出宵禁,一方面同意部分開票所重新計票。但是反對陣營顯然不會買帳,已經提出「重新選舉」的要求。

宏都拉斯選舉爆出舞弊爭議(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宏都拉斯選舉爆出舞弊爭議(AP)
宏都拉斯選舉爆出舞弊爭議(AP)

美國對「香蕉共和國」的政策考量:非法移民、毒品泛濫

那麼「香蕉共和國」的宗主國──美國──怎麼看?截至目前,川普政府對自家後院的這場亂子相當低調。一方面這個政府本來就不在意捍衛民主價值,再者美國國務院正經歷近年少見的危機,現在不僅駐德古西加巴(Tegucigalpa,宏都拉斯首都)大使懸缺,連主管拉丁美洲事務的助卿都還沒有敲定。

宏都拉斯向來是美國老大哥的忠實小老弟。冷戰時期,美國在宏都拉斯駐軍,一方面扶植右派親美政權,一方面壓制鄰國薩爾瓦多與瓜地馬拉的左派叛軍。冷戰之後,美國持續軍經援助,合稱中美洲的「北方三角」(Northern Triangle)的宏、薩、瓜三國目前一年可以拿到7億5000萬美元。

對美國而言,「北方三角」既是非法移民的主要來源,也是南美洲古柯鹼向北流通的管道,因此華府必須以援助來強化其國內治理,並且確保其政權親美,以便從根源解決非法移民與毒品的問題。

宏都拉斯民眾上街示威(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宏都拉斯民眾上街示威(AP)
宏都拉斯民眾上街示威(AP)

因此不難想見,既右派又親美的葉南德茲向來頗受華府賞識,他與熟稔拉美事務的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的交情更是錦上添花。但問題在於,葉南德茲是一個太典型的「香蕉共和國」領導人,治國不見成績,貪腐指控揮之不去,親信與兄弟與毒梟集團勾結,上任以來不斷有異議人士、環境運動者、新聞工作者、人權工作者遭到殺害。

換言之,從冷戰時期設立惡名昭彰的「美洲學院」(School of the Americas)開始,美國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香蕉共和國」領導階層,但這些人若不是無心建立可長可久的民主政治體制,就是不惜為權力欲與私利破壞已建立的體制,貪婪吸納美國與其他國家(包括台灣)援助的資源。

這次宏都拉斯總統選舉爆出離譜的舞弊,美國其實可以藉此立下範例,讓「右派、親美」的領導人知道,他們手中並沒有美國簽發的空白支票。但是川普政府會這麼做嗎?決定因素恐怕還是要看宏都拉斯民眾能否充分展現制衡濫權者的力量,展現追求民主的決心。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