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閻紀宇專欄:巨人臥榻旁的生存之道,談談「芬蘭模式」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共十九大即將登場,習近平5年前提出的「兩個一百年」──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年(2021年)、新中國成立100年(2049年)──奮鬥目標與台灣的關係再度引發關注。不過今年歐洲也有一場「一百年」,或許能帶給台灣另一番省思

1917年12月6日,拜俄羅斯二月革命與十月革命全國動亂之賜,北歐的「芬蘭大公國」(Grand Duchy of Finland)宣布獨立,成為一個總統制(後來轉向內閣制)的共和國。因此今年的12月6日,就是芬蘭共和國(Suomen Tasavalta)的一百歲生日。

芬蘭與台灣的近代史有許多地方相映成趣。一千多年前中國的宋太祖趙匡胤派軍征伐南方鄰國「南唐」時說:「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乎!」芬蘭與台灣應該體會特別深刻,兩者身旁都睡了一個巨人。台灣與中國之間至少還有一道海峽天險,但芬蘭與俄羅斯的陸地邊界長達1340公里。

1939年11月爆發的「冬季戰爭」,芬蘭力抗強鄰蘇聯(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 由 風傳媒 提供 1939年11月爆發的「冬季戰爭」,芬蘭力抗強鄰蘇聯(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1939年11月爆發的「冬季戰爭」,芬蘭力抗強鄰蘇聯(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芬蘭獨立之後,俄羅斯/蘇聯對它仍然虎視眈眈,未必有意併吞,但至少要它作為安全憑障,絕不容許它與敵國結盟。1939年11月「冬季戰爭」(Winter War)爆發,芬蘭奮勇抗擊3個多月後,被迫簽訂城下之盟。1941年納粹入侵蘇聯,芬蘭加入軸心國陣營,也因此在二戰之後淪為戰敗國,再度與蘇聯簽訂割地賠款的和約。

戰後芬蘭雖然不至於像鄰近的波羅的海三小國遭到併吞,但是為了安撫蘇聯這個巨人,它必須在國際事務上保持中立,絕對不能批莫斯科的逆鱗。因此芬蘭並沒有接受「馬歇爾計畫」(Marshall Plan)援助,也不參與北約(NATO),並以自我檢查(self-censorship)消弭、壓制國內的反蘇聯聲音。這套「以小事大」作法被譏為「芬蘭化」(Finlandization),但至少保住了芬蘭的獨立地位與政治體制。

芬蘭壯麗的山河( M. Passinen@Wikipedia CC BY-SA 3.0) © 由 風傳媒 提供 芬蘭壯麗的山河( M. Passinen@Wikipedia CC BY-SA 3.0)
芬蘭壯麗的山河( M. Passinen@Wikipedia CC BY-SA 3.0)

蘇聯與其共產主義帝國垮台之後,芬蘭總算稍稍解除泰山壓頂的夢魘,從1994年開始參與北約的「和平夥伴關係計畫」(Partnership for Peace),1995年成為歐盟(EU)成員國。然而,保持不去刺激俄羅斯的「中立」仍然是芬蘭處理對外關係、從事國際活動的圭臬。

不過,芬蘭國內外的局勢與氣氛近年起了變化,向西方世界靠攏的聲浪逐漸高漲,而焦點則是過去被視為禁忌的一個議題:芬蘭是否應該正式加入北約?芬蘭總統選舉明年2月28日(二二八)投票,已經有一位候選人將加入北約議題端上檯面、列為政見。

現任歐洲議會議員(MEP)、芬蘭瑞典族人民黨(SFP)總統候選人托瓦茲(Nils Torvalds)主張,芬蘭應該徹底擺脫俄羅斯陰影,不要再讓莫斯科插手國防事務,加強與歐洲的關係有利於國家獨立自主。此一主張得到前任總理史塔布(Alexander Stubb)的呼應;芬蘭軍方尤其興致勃勃,2016年的一項調查顯示,2/3軍官支持加入北約。

當然,「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芬蘭加入北約對俄羅斯而言等於是挑釁。新任俄羅斯駐芬蘭大使庫茲涅佐夫(Pavel Kuznetsov)到任後不久接受媒體專訪,表明如果芬蘭加入北約,莫斯科會有「適當的反應」。

到目前為止,550萬芬蘭人大部分認為沒有必要激怒北極熊,托瓦茲明年當選總統的希望也實在不高。根據最近一項民調,支持加入北約的芬蘭人只佔21%,反對者高達51%。儘管如此,芬蘭人非常清楚,在巨人身邊絕不能「酣睡」。

芬蘭國防軍參與北約在巴爾幹半島的維和任務(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 由 風傳媒 提供 芬蘭國防軍參與北約在巴爾幹半島的維和任務(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芬蘭國防軍參與北約在巴爾幹半島的維和任務(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芬蘭雖然還不是北約成員國,但先後參與北約在科索沃(Kosovo)與阿富汗的軍事行動。明年應該可以順利連任的現任總統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去年11月成為第一位參訪布魯塞爾(Brussels)北約總部的芬蘭領導人。本月2日,歐盟與北約合作設立的「歐洲防範混合威脅卓越中心」(Hybrid CoE)在赫爾辛基(Helsinki)落成啟用。

更重要的是,芬蘭的全方位國防建設非常成功。這個人口不到台灣1/4的國家實行徵兵制(役期1年),現役兵力約26萬人,後備兵力約28萬人,今年軍事預算28億3000萬歐元(新台幣1000億元)。

芬蘭國防軍(FDF)採行著重溝通反映、解決問題、與社會接軌的人性化管理,社會形象極佳,根據今年5月的「歐洲溫度計」(Eurobarometer)民調,95%芬蘭人信賴自家的軍隊,比例是歐盟之冠。蓋洛普(Gallup)2015年的民調則顯示,74%的芬蘭人願意為捍衛國家而奮戰,仍然是歐盟之冠;號稱「戰鬥民族」的俄羅斯人約莫60%,德國更只有18%。

看看芬蘭,想想台灣?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