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閻紀宇專欄:紅色十月的灰色百年,一場改變世界歷史、卻被後人設法遺忘的革命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1917年11月7日(俄羅斯舊曆10月25日),俄羅斯首都聖彼得堡,共產黨「布爾什維克派」武裝起義,包圍臨時政府所在地「冬宮」,並在第二天凌晨2點兵不血刃進宮,8個月前沙皇遭推翻後才成立的臨時政府徹底垮台,「俄羅斯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正式成立,史稱「十月革命」、「布爾什維克革命」,當代與後世千千萬萬人的命運從此改變。

美國名記者里德(John Reed)為這場革命寫了一本經典之作《震撼世界的十天》(Ten Days That Shook the World)。革命的「震波」以各種方式傳播,1997年革命80周年之際,歐洲一群史學家出了一部《共產主義黑皮書》(Le Livre noir du communisme),估計以蘇聯、中國為首的數十個共產主義政權至少殺害了9400萬人。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這是布爾什維克(Bolshevik)赤衛隊手拿武器巡邏街道。(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這是布爾什維克(Bolshevik)赤衛隊手拿武器巡邏街道。(AP)
俄羅斯「十月革命」,布爾什維克(Bolshevik)赤衛隊手拿武器巡邏街道。(AP)

今年的今天──11月7日──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老家正是這場革命的搖籃:一度改名為「列寧格勒」(Leningrad)的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然而克里姆林宮(Kremlin)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i Peskov)上星期被問到政府會不會舉辦紀念活動時,冷冷地回了一句:「有什麼好紀念的?」

百年前轟轟烈烈,百年後死灰不燃。儘管歐美國家打量今日的俄羅斯,蘇聯仍然陰魂不散、鬼影幢幢;儘管普京自己是吃共產黨奶水長大,在惡名昭彰的蘇聯國安會(KGB)升官到中校;但是今天的俄羅斯政府面對「偉大的十月」(Veliky Oktyabr),卻是選擇低調再低調、謙卑再謙卑,11月7日只是「平常的一天」。

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俄羅斯正教會牧首基里爾(Patriarch Kiril)(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俄羅斯正教會牧首基里爾(Patriarch Kiril)(AP)
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與俄羅斯正教會牧首基里爾(Patriarch Kiril)(AP)

共產主義、帝國更迭、革命威脅

3個關鍵詞:共產主義、帝國更迭、革命威脅。

普京在1975年23歲時加入蘇聯共產黨,10年後外派東德,1990年親見證蘇聯共產帝國自西徂東的全線崩潰。多年後普京受訪時說:「共產主義是一條死巷子,遠離人類文明的康莊大道。」並批判列寧(Vladimir Lenin)「為俄羅斯安裝了一枚定時炸彈」,應是真心實話。

十月革命終結了羅曼諾夫王朝(House of Romanov)304年的帝國,開啟了蘇聯共產帝國。近年俄羅斯在國際舞台上發揚蹈厲,喬治亞、烏克蘭、波羅的海三小國都感受到它的威脅;在敘利亞內戰中硬是壓倒美國,成為真正的莊家;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戰中伸出駭客黑手,儼然是川普當選的頭號功臣。

俄羅斯空軍Tu-22M3轟炸機今年1月在敘利亞進行轟炸任務(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俄羅斯空軍Tu-22M3轟炸機今年1月在敘利亞進行轟炸任務(AP)
俄羅斯空軍Tu-22M3轟炸機今年1月在敘利亞進行轟炸任務(AP)

慘遭共產黨滅門的末代沙皇 如今是東正教的聖徒

但普京對沙皇帝國的心儀顯然更甚於共產帝國,他與痛恨共產黨的東正教會同一陣線,鼓吹崇尚傳統文化、緬懷歷史榮光的民族主義。十月革命爆發8個月後,尼古拉二世全家7口慘遭共產黨滅門;如今,這位悲情沙皇是東正教的聖徒,俄羅斯各地都有祭祀他的神壇。

普京出生於1952年10月,5個月後大獨裁者史達林(Joseph Stalin)死亡,十月革命對他而言是有點遙遠的歷史。但他自己也經歷或見識多場「革命」,而且受到極深的影響。首先是1990年代初期蘇聯共產帝國的崩潰與俄羅斯聯邦的建立,被他形容為「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雖然他也正是在這場災難中登上權力顛峰。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今年適逢俄羅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紀念日,大量珍貴黑白照釋出,讓世人得以窺見當時的革命氛圍,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AP)
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合影。(AP)

讓普京深惡痛絕的「顏色革命」

後來則是喬治亞、烏克蘭、突尼西亞等國一連串反抗獨裁者與專制政權、追求自由民主的「顏色革命」(color revolution)。這股「歪風」甚至吹入俄羅斯,2011年底國會選舉爆發嚴重舞弊爭議,引發大規模示威抗議,更是令普京(時任總理)怵目驚心。

不難想見普京對「革命」是多麼地深惡痛絕。無論奠基於何種意識型態,革命就是要對抗不公、挑戰權威。對於經歷過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與葉爾欽(Boris Yeltsin)混亂年代、而且權力欲高漲的普京而言,「反革命」是天經地義,他曾說:「我們在歷史上屢屢重蹈覆轍,人們以反政府之名反俄羅斯,結果摧毀了國家。」

「沙皇登基」(A tsar is born)

普京這套「政府就是國家、領導人就是國家」的論述在俄羅斯國內很吃得開。儘管近年俄羅斯經濟轉型乏力,受國際油價低迷拖累而陷入衰退,在國際社會上也受到許多制裁,但普京的民調支持度仍然超過80%。明年俄羅斯又要選總統,尚未表態的普京篤定參選、篤定連任。他在私生活上律己頗嚴,又熱愛運動,做好做滿做到2024年不是問題,屆時川普可能早已下台,但是比普京小1歲的習近平可能還高踞據總書記寶座。

因此普京儘管冷處理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對帝國更迭與革命功過不置可否,但是前一期的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已經為他「加冕」,封面故事標題「沙皇登基」(A tsar is born)。普京絕對是史達林之後蘇聯/俄羅斯最具權勢的領導人,問題是到2024年時他也高齡72歲了,然後呢?普京目前沒有任何上得了檯面的接班人選,他的政黨沒有任何培養、推選接班人的機制,俄羅斯的民主體制與公民社會也沒有機會茁壯,這是否意味「後普京時期」將以權力鬥爭開端?甚至走向一場革命?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