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閻紀宇看世界》戀棧官位?忍辱負重?今日美國官場現形記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接受《紐約時報》專訪,公開修理自己的司法部長賽辛斯,痛批他迴避(不參與、不干預)「通俄門」調查工作,害總統大人陷入「人人喊打」的困境。川普甚至直言,早知道賽辛斯是這種人,當初根本就不會重用他!面對總統如此羞辱,賽辛斯以不變應萬變表示:我要繼續做下去。

賽辛斯(Jeff Sessions)20日挨罵之後說:「我們愛這份工作,我們愛司法部。只要還可以,我就會繼續做下去。」當記者追問:沒有總統支持,你如何做得下去?賽辛斯回答:「我們正在做……司法部絕對可以正常運作。」

據傳美國總統川普(右)與司法部長賽辛斯(左)近日關係緊繃,賽辛斯一度請辭(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 由 風傳媒 提供 據傳美國總統川普(右)與司法部長賽辛斯(左)近日關係緊繃,賽辛斯一度請辭(照片: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據傳美國總統川普(右)與司法部長賽辛斯(左)近日關係緊繃(美聯社/製圖:風傳媒)

去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俄羅斯政府了協助川普當選,利用駭客戰術與「維基解密」(WikiLeaks)等揭密網站,打擊川普對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不僅如此,司法部與國會正在調查川普競選團隊甚至川普本人,是否與莫斯科當局裡應外合,也就是所謂的「通俄門」(Russiagate)。

「通俄門」風暴一發不可收拾 司法部長的「防火牆」呢?

川普上任半年,「通俄門」風暴一直無法平息,甚至延燒到他的大兒子小唐納德(Donald Trump Jr.)、女婿庫許納(Jared Kushner)。在川普看來,執掌司法部的賽辛斯完全沒有發揮「防火牆」、「防彈衣」、「御前帶刀侍衛」的功能,令他失望透頂,斯可忍孰不可忍。

關鍵原因在於賽辛斯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在去年大選期間兩度密會俄羅斯大使季斯里亞克(Sergey Kislyak),而且後來在參議院任命聽證會上公然扯謊,因此不得不以迴避(recuse)通俄門調查工作來平息爭議。不過賽辛斯在做這個重大決定之前,似乎並未獲得川普恩准,而川普也完全不諒解他的「苦衷」。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左)與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左)與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AP)
美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左)與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AP)

司法部部長迴避,副部長任命「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其結果就是,川普雖然開革不願對他個人效忠的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密(James Comey),卻引發更麻煩的「妨害司法」爭議,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賽辛斯迴避的情況下盡忠職守,任命一位特別檢察官(special counsel)追查到底。

這位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當過12年FBI局長,生平辦過最大的案子就是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September 11 attacks),川普的如坐針氈不難想見,對賽辛斯「背叛」的咬牙切齒也不難想見。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AP)
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AP)

極右派南方政客與民粹大亨的意外結合

賽辛斯今年70歲,比川普小半歲,出身阿拉巴馬州司法界與政壇,入閣之前當了20年聯邦參議員。賽辛斯與川普本來沒有什麼淵源,但是去年總統大選共和黨初選的大亂鬥階段,兩人因為反移民的極右派立場一拍即合,賽辛斯成為黨內第一個公開支持川普的參議員,而且無論川普鬧出什麼笑話、惹出什麼爭議,賽辛斯都二話不說、力挺到底。川普當選之後論功行賞,賽辛斯是他任命的第一個閣員。

但是今年3月2日,上任才3星期的賽辛斯宣布迴避所有通俄門調查工作,讓川普頓失所依,兩人的關係也迅速惡化,不時發生爭執。賽辛斯顯然已被踹出川普的決策核心,面對特別檢察官查案壓力,川普寧可仰賴外部法律顧問,賽辛斯則全力投入加強打擊犯罪、管制移民的工作。

美國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AP)
美國司法部長賽辛斯(Jeff Sessions)(AP)

貌不合神亦離,同床異夢能多久?

這種同床異夢、貌不合神亦離的尷尬狀況還會維持多久?在川普這邊,他與賽辛斯並沒有意識型態或政治立場的分歧;後者的「迴避」雖然可惡,但畢竟有其法理依據;不太容易名正言順陣前換將;更何況這時要換上一個「御前帶刀侍衛」型的司法部長,參議院雖然是共和黨當家,但恐怕不會輕易放行。

在賽辛斯這邊,31年前他被雷根總統提名為聯邦法官,卻因為種族歧視爭議而遭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封殺──近半世紀的第2例。那是賽辛斯生平奇恥大辱,如今當上司法部長才揚眉吐氣。賽辛斯顯然非常重視新職,平常每天清晨6點就踏進司法部5樓的辦公室,工作到晚上8點,按部就班推行自己的「嚴刑峻法」保守派執法政策。目前看來,除非川普開口要他走人,他還是會繼續「忍辱負重」。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