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阮光民畫出人情世故 曾被詐騙也想過轉行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9/10 鄭景雯

(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10日電)擅長描繪人情世故的漫畫家阮光民,在台灣漫畫盛行的末期踏入漫畫圈,曾一度被詐騙買靈骨塔,去年連載的漫畫結束,一度沒錢,向朋友借錢過生活,讓他曾想過要轉行當警衛。

擅長捕捉台灣庶民生活的阮光民,最近出了本自傳「阮是漫畫家」,和他約在咖啡廳專訪,他戴著粗框眼鏡,長髮紮成馬尾在後,不知怎麼的,腦袋中浮現阮光民在臉書上的自介:「我整過容,否則和金城武撞臉。」幽默開啟訪問。

小時候,阮光民最喜歡玩你追我跑的「紅綠燈」遊戲,雙手合十,以「紅燈」可以避開捉人的鬼,自保卻動彈不得,「綠燈」後,行動自由,卻要冒被鬼追著跑的大險。

他用這個遊戲譬喻自己的「漫畫人生」,「綠燈」時,他能跑能動,卻戰戰兢兢,「紅燈」時,卻總需有個夥伴來喊聲「救」。

「紅燈、綠燈、紅燈一直在轉換」,「紅燈」、「綠燈」都累,阮光民很知道這事情。他回想起去年2月,他的網路漫畫連載剛告一段落,「那時候完全沒有錢,那陣子超慘,還跟朋友借錢」,燈由綠轉紅,本來辛勤畫畫,就能向前走,事情一停,他就窮了起來。

阮光民是台灣當前活躍的漫畫家,外人可能會以為,他肯定有著穩定的收入,然而講著「紅綠燈」,他竟然迸出這段話。

正當腦中浮現「好辛苦」的口白,阮光民便說:「不用想得很苦,東方人都很容易把事情想得好苦,容易用苦來哀哀叫」,這段時間遠流出版社預支稿費給他,「我想過,萬一,萬一啦,真的不行,就去當個警衛」。「紅燈」總是可能變「綠燈」,儘管沒有SOP,但阮光民豁達得很。

阮光民能這麼樂觀、看淡生活,或許和爸爸欠債有關。阮光民的爸爸最早是做水電行生意,後來被爺爺指派要承接家中已經在虧損的皮包工廠,好巧不巧遇上中美斷交,原本要外銷美國的貨品全都滯銷,家裡能賣的都賣掉,房子也被法拍,一家人只能從斗六「跑路」到台中。

10幾歲的阮光民,每天看到爸爸為了「錢」愁容滿面,媽媽做家庭代工貼補家用,為了幫爸媽分擔,有一回他到學校摺了紙飛機,以新台幣5元的價格賣給比他還小的小小孩,「鄉下小孩都很『古意』,大家都會摺的東西還被我騙。」

阮光民哄騙的對象還包括小他9歲的妹妹,時常畫妹妹愛的小甜甜、喬琪姑娘,晚上就和弟弟、妹妹躲在棉被裡,拿著手電筒照出被單上的圖樣開始編故事,「再不然就自己Cosplay,說自己是原子小金剛」,他把雙手食指插在頭上,做出原子小金剛突出的髮型,好似回到童年時光。

聽阮光民講起兒時過往其實有些低沉,因為家中工廠倒閉,連同村子裡在工廠做事的鄰居也被欠薪,那時經常有人到阮光民家開的「柑仔店」鬧事、討債,這種情節直到他當兵都還在上演。

「我唯一後悔的就是退伍,不然我現在就終身俸了」,阮光民當過職業軍人,退伍後做過看板工作,再到台北當漫畫家賴有賢助手6年。

網路泡沫化那幾年,他曾經最多一年賺到70萬至80萬元,「那時候漫畫家鄭問1張畫是1萬元起跳,1個月80幾張的畫,不用1年,房子頭期款都有了吧。」

阮光民以為前景看好,卻遇到詐騙集團,騙他買了10個靈骨塔,一下子就被騙光70萬。

「那時想,如果明年可以翻倍,想要買一棟房子給媽媽,後來看新聞才知道被騙」,這下子阮光民所有的積蓄全部歸零。他認為人陷入某種「局」之中,即便有所懷疑,真的很難跳脫,只能告訴自己「買個經驗」,隔天醒來繼續乖乖畫圖。

現在阮光民繼續他的「漫畫人生」,在「紅燈」、「綠燈」變換時期,他時常會想「什麼時候畫畫會斷掉?」每回以為可能畫不下去時,就有獎金進來,好讓他繼續畫下去。1060910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