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偉忠觀點:侍衛長異動─扁政府時期的官場幽靈飄然而至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近期總統府侍衛長異動,國民黨立委馬文君質疑,曾任海軍參謀長的侍衛長劉志斌恐係因在慶富獵雷艦案,扮演了業主與府方傳遞特定訊息的角色,為災害控管以致調整職務?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隨即於11月27日府方記者會中辯稱:

為了要配合國防任務上的需要,那麼奉總統核定,現任總統府侍衛長劉志斌中將,自12月1日起,調任海軍艦隊指揮部的中將指揮官;新任總統府侍衛長則由陸軍少將張捷來擔任,那麼同時對於劉志斌侍衛長任內,有將近一年半以來,在各項工作上的認真、盡職、以及傑出,總統表示肯定,也致上感謝。

當然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猶記陳前總統執政八年,官箴敗壞軍客橫行,將領任用買官賣官疑雲?至今未澄,當其時,欲上位者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升退的一日少將,甚至一年上將,所見皆有。總計陳前總統八年任內計晉升將領747位,其中晉升上將者竟高達29位。因而劉志斌擔任侍衛長近一年半的時間,在工作崗位上的實質表現,果真如黃重諺在記者會中,證稱蔡總統認為的認真、盡職以至於傑出獲得肯定,進而配合國防任務需要,升調海軍艦隊指揮部中將指揮官?其實從其在侍衛長任內展現於外的工作概況,即不難驗證蔡總統對其工作上的褒揚之語,是否屬實?

姑且不論筆者曾有專文論述蔡總統於今年六月三十日前往北投國防大學復興崗校區主持「106年三軍六校院畢業典禮」,車隊在近校區大門的中央北路上,遭受退休軍公教人員陳抗,車隊嚴重受阻事(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今再舉四例,以說明此次侍衛長異動,竟讓筆者深感扁政府時期的官場幽靈,竟又飄然而至!

例一  隨扈人員穿著攜帶型輕便雨衣  行政考量凌駕警衛警覺

今年6月初連續數日豪雨成災,6月4日蔡總統南下雲嘉視察災情,由於天仍微雨,蔡總統在雲林斗南石牛溪旁勘災時,腳穿雨鞋身穿攜帶型輕便雨衣,相關穿著符合節目特性。但是筆者卻發現隨行的侍警衛人員如同蔡總統,一律穿著攜帶型輕便雨衣,由於穿著攜帶型輕便雨衣,連身長及到膝,無疑的侍警衛人員穿著後,一旦遭遇危害狀況,勢必嚴重影響出槍反制應變動作。這代表的是主其事者,警衛警覺的散漫,求取便利商店即可購買雨衣的便利性,卻讓行政考量弱化了警衛應有的安全思維。

特勤的任務執行,有所謂的兩大目標與三項要求,其中兩大目標之一的絕對萬全,在從警衛整備到任務執行環環相扣,每一侍警衛人員的裝備配賦,戰鬥動作的確實,更是達到絕對萬全的任務基礎。至於三項要求,其中的防患未然與迅制突變,更有賴先期的情報作為與警衛整備,以及任務執行時侍警衛人員各司其職,發揮戰鬥情報與警衛功能,期以早期察覺危害徵候,利用位置與隊形的變換,掌握危害當下的第一時間,完成反制動作。類此連個人雨具穿著,都難符合實際的戰鬥要求,顯見蔡總統對於劉志斌的工作肯定,豈不是言過其實?

例二  總統府西大門 小兵濺血高官無責

今年8月18日上午10時15分,正當蔡總統在府內主持總統府家庭日員工活動節目時,一名呂姓男子,持軍史館竊取而來的日式軍用武士刀,快步從長沙街一線突破總統府周邊防線侵入,隨即手持武士刀攻擊總統府西大門執勤的憲兵崗哨,導致周姓義務役士兵,右頸部遭刀刃傷及,血濺當場,嫌犯依法偵辦,受傷憲兵送醫救治。當時蔡總統正當在府,相關警衛勤務雖屬分層負責,總綰其責者當屬劉志斌。然而該案在蔡總統關切並親自慰問與表揚傷者之下,就似船過水無痕諸方無責。

至於面對呂姓男子持刀突入,崗哨與之對陣,筆者認為小兵濺血之事本可避免,憲兵當下用槍雖有其規範,然而開槍示警甚或射擊阻其侵入,實受制於事起突然與敵我距離過短,加以槍械空包彈之安全措施,反應時效是有不足。況以崗哨雖手持步槍,由於槍上未上刺刀,遇敵近迫時,用槍姿勢難以確保雙方安全距離,致使雙方膠著之際,崗哨所持之槍如同木棍難以阻敵,呂姓男子卻可以刀之鋒利傷及崗哨。

設若崗哨值勤,槍上刺刀,縱使事起突然,崗哨用槍之時刺刀在前,嚇阻之勢即能形成,從旁崗哨相互馳援,或許小兵血濺當場就不至於發生。這凸顯的是警衛整備的虛假,以及主其事者未能從嚴從難,強化執勤崗哨裝備配賦與應敵戰鬥技能!如同筆者前例舉出,只考量攜帶型輕便雨衣穿著之便利,卻忽略了實質危害狀況發生時,應敵動作與應變作為,能否確與裝備結合發揮戰鬥力?小兵之血能避免,而終不能避免,主其事者能無愧乎!

例三  國慶慶典蔡總統亂髮遮臉 總統威儀盡喪於斯

今年雙十國慶,當日上午總統府前舉行慶祝大會,蔡總統蒞臨會場講話時,當時中央氣象局測得的最大平均風三級,例屬微風等級。然而蔡總統由於短髮上未噴定型液,致使在近23分鐘的講話中,由於風動髮飄,致使蔡總統不斷以手撥撩亂髮以免遮臉。

依據我國現行憲法第35條規定﹕「總統為國家元首,對外代表中華民國」,在此國家儀式且公開的場合,透過媒體鏡頭,卻讓國人驚訝於總統威儀何以零落至此?

其實總統在外威儀的顯現,是靠安全人員工作的完善而襯托出。此次蔡總統在國慶大會上「搔首弄姿」,威儀盡喪?係因無人在場能先期指導預判現場狀況,適時提醒先以定型液固定髮型,以全總統威儀。這臨機的責任權屬?固然是近身安全人員俗稱「龍頭」,今稱座車警衛官的職責之一。然而侍衛長卻是從中衡量關切執行的關鍵,包括現場狀況的掌握,髮梳與定型液的攜帶等。國人應猶記馬前總統近身隨扈人員隨身攜帶髮梳,期以重要場合為總統的威儀確保,適時所做的準備工作。

當然若蔡總統本人性格孤傲,偏執自信,非親信莫入,則又另當別論?然而劉志斌總應想方設法,在公開場合維護總統威儀,進而求取警衛萬全,否則如去年12月19日上午,蔡總統蒞臨桃園參加社會住宅動土典禮,由於場地檢查未能確實,致使蔡總統在現場講話時,身後黏貼布置的保麗龍看板,由於為臨時張貼,典禮結束尚要拆取而下,主辦單位僅就看板黏取相關要點,致使臨時看板未能緊密覆著底板。導使看板隨風吹落,應聲砸於正講話的蔡總統頭上,當下在總統安全都難顧之下,受到驚嚇的總統,更遑論威儀之確保?這些是否都彰顯出在劉志斌主導下的侍警衛工作難稱認真、盡職、以及傑出?

例四  特勤機上走台步 警衛工作成交際

今年十月下旬「『永續南島·攜手共好』-2017太平洋友邦之旅」專案,蔡總統出訪南太平洋3友邦並過境美國。專機從桃園機場起飛,在飛往夏威夷途中,竟然在總統府三局局長李南陽刻意主導下,安排外交部長李大維與總統府侍衛室的兩位侍衛官佇立於機艙,李南陽並手持麥克風,對隨行記者簡介三者身上所穿的夏威夷裝,隨即導引兩位侍衛官在通道上走起台步,李南陽並從旁解說穿著的夏威夷衫特質。

這種讓總統安全人員違失職責的荒誕行徑,李南陽應是衡諸與當時侍衛長的「好交情」,因為兩者在陳前總統執政時期,在總統府內一是陳前總統的海軍武官,一任公共事務室主任,兩者早為舊識。筆者更因為李南陽在機上對總統安全人員的突兀之舉,對其產生興趣,復上網搜尋,查覺在今年1月上旬「英捷專案」蔡總統任內第二的次出訪友邦,在當月15日返抵國門時,於桃園機場蔡總統甫踏出空橋,即有人上前獻花,援例蔡總統是接過花後,即轉交近身的隨扈人員,筆者卻發現蔡總統手上的花,卻被緊跟在後的李南陽從旁一把接下,隨即李南陽再轉交隨行的安全人員。

事實上李南陽接花的越殂代庖行徑,或許其恃寵而驕,旨在弘揚馬屁文化,然而卻容易形成總統近身隨扈圈的間隙。再證諸於此次專機上竟讓「安全人員成男模」的荒誕行徑?若不是蔡總統的縱容與劉志斌的觀念偏差與特勤專業不足,李南陽何能擅權如此?

綜上所舉之例,均為今年半年內所發生之事,就特勤專業觀察,劉志斌在侍衛長一年半的任期,特勤工作失誤連連,蔡總統卻對其工作予以肯定更拔擢新職,這無疑代表的自稱是國軍最大靠山的三軍統帥,事實上對關係自己的安全事務以及御將上的無知。

最後對於接任侍衛長的張捷少將,其甫於今年9月從陸軍官校校長一職平調陸軍司令部少將副參謀長,未及三月再獲發布新職,更晉升中將職缺。顯見張捷調升,雖說是長官的關愛眼神,更是八仙過海之下的自我努力。否則張捷從陸官校長調任侍衛長豈不更為自然!更由此可窺出侍衛長之異動,未必如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於記者會中所言﹕「為了要配合國防任務上的需要」。或真恐是事起倉促?然而慶富獵雷艦案,陳氏父子於去年9月入府原委,並非本文撰述重點,略而不論。

對於張捷?筆者有印象的只有兩事,且皆屬於其陸軍官校校長任內(2015年2月至2017年8月)。一是2015年適逢抗戰勝利70周年,陸軍官校於6月16日校慶當日發布「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暨陸軍軍官學校建校91周年」的郵摺特刊,內中16幅抗戰照片,其中引用大陸紀實文學《立馬中條》紀載,未經史料或文獻證實的「八百壯士跳黃河」一禎照片,引發爭議。實則「八百壯士跳黃河」如同「狼牙山五壯士」均為中共為爭取抗日話語權的文宣故事。

其次是去年9月強颱莫蘭蒂橫掃南台灣,造成高雄、屏東地區災情嚴重。張捷身為一校之長,颱風過後身著保修工作服,出入教職員宿舍協助清理環境。當時情景,並被宿舍內與張捷熟捻的老師,拍照上傳臉書,又引發不同看法的兩極爭議。

所以此次張捷升調,或許好事者看到的是侍衛長的中將職權,然而禍福本相倚,蔡總統執政雖僅年餘,各項主觀性強或意識形態掛帥的諸項「改革」,已導引社會相關階層的焦慮與不安,甚至仇視與對立。這讓筆者感覺到的,是對蔡總統的危安顧慮日益加深,以及張捷就任新職的「任重道遠」?對於張捷?筆者只有期盼其在侍衛長任內,能實事求是,才能不負「努力」得來的肩上階級!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