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偉忠觀點:十九大後官冷民更熱─誰給北京逼降台灣的空隙?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國共產黨第19次全國代表大會(下稱19大)於10月18日上午九時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蒞會做工作報告(下稱〈講話〉),其中對如何解決台灣問題,做出重大宣示。

無獨有偶19大前夕,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下稱中台辦)在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刊物《求是》雜誌,就近年執行兩岸關係成效以及未來作為,為文發表〈砥礪奮進克難前行-黨的十八大以來對台工作的不平凡歷程〉(下稱〈專文〉)。

對此,國內主要政黨與學者解讀不一,例如民進黨仍期待有新模式的對話,國民黨仍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樂觀以待,學者或冷漠對此,只不切實際的聚焦在習近平如何權力鞏固與政治布局接班層面。或以〈講話〉中有關台灣問題字數多寡,及佔話語時間比例大小,評估台灣問題並非中共現階段要處理的重點?

然而筆者認為就中共而言,台灣問題始終是其重中之重的歷史大業,對於統一台灣,不僅明載於其憲法,相關策略與作法更明訂於2005年頒布的《反分裂國家法》,實則「九二共識」,只是中共在統一台灣的戰略目標下的戰術操作。如今蔡政府雖執政一年有餘,領袖原應是希望的化身,卻意識形態治國,嚴重製造階級對立,撕裂社會和諧。既如此,豈不是為中共統一台灣大業,創造出有利時機。因之,19大之後兩岸形勢,將是官依冷而民更熱的局面,國家安全或將受到嚴重威脅與考驗。因此就議題從四個面向觀察提出論述﹕

〈講話〉與〈專文〉對解決台灣問題的重大宣示與訊息

〈講話〉中明示:

體現一個中國原則的「九二共識」明確界定了兩岸關係的根本性質,是確保 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關鍵。

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全體中華兒女共同願望,是中華民族根本利益所在。必須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方針,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

和平統一的堅持,並不是和平統一的保證,武力統一仍然是中共對台完成統一大業的最後手段,此處不說破,是其《反分裂國家法》已敘說分明,又何須在言語中引起國人反感。此處也戳破國民黨自認「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的迷夢。對於台獨,則以「六個任何」劃出紅線:

我們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

雖然習近平也在今年八一建軍節說過此語,然而此時此地公開甚至國際媒體在場之際,再度強調反台獨的底線,此舉不只是再度警告台灣,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就別夢想官方會有任何模式的正式對話,更有警示外國勢力勿介入與操作台灣問題作用。

若再對比中台辦的〈專文〉,由於中台辦與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下稱國台辦)為一套人馬兩塊招牌一處辦公,同屬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辦事機構,而習近平為此小組的小組長。所以〈專文〉與〈講話〉內容自有相互聯繫關係。在〈專文〉四千餘字中,總結了十八大以來的對台工作成效,並表明「九二共識就是一個中國原則」以及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立場。〈講話〉與〈專文〉均以「兩岸和平統一,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政策導向,勾勒出對台灣邁向一國兩制的作為。

中共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展現野心,要讓中國變得偉大(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共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展現野心,要讓中國變得偉大(AP)
中共十九大: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展現野心,要讓中國變得偉大(AP)

首先是繼續卡式台胞證的做法,強化國人在大陸的準「國民待遇化」,使國人赴陸不論在學習、創業、就業、生活等方面,提供與大陸人民同等的待遇。回顧卡式台胞證的啟用,就是直接跳過與我政府協商,從簽證免簽費逕行宣示利多於赴陸國人,並宣布在廈門實施試驗,隨即斷然宣布實行。所以赴陸國人,或許不克數日,即可感受在生活上,相關層面的便利性。再進而以共享紅利、宏揚中華文化為標的,賡續民間先行,深耕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層面,遂行「以民逼官、以商圍政、以經促統」的統戰伎倆,靜待契機以和平或武力方式,對台灣完成其統一大業。

相對於蔡總統於國慶發表演說,對兩岸關係重申「我們的善意不變、承諾不變、不會走回對抗的老路、但也不會在壓力下屈服」的四不,更呼籲兩岸領導人應共同努力,共同尋求兩岸互動新模式。然而〈講話〉與〈專文〉中對解決台灣問題的說明,無疑給予了蔡英文最有力的回應,更凸顯蔡英文此語,是對兩岸關係,既不知己更不知彼的高調空話。

〈專文〉中對兩岸問題,中共認為已經「牢牢掌握了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和主動權」,此說固是自我吹捧,但亦表達了中共對解決台灣問題的信心。然而中共何以對解決台灣問題信心如此?習近平又因何發表如同「招降」之話語,除了本身實力之外,更多的是兩岸形勢實質的變化。

兩岸民間交流已難投鞭斷流

兩岸正式啟動民間交流,係於1987年7月15日故總統蔣經國先生頒布總統令,宣布解除《戒嚴令》後,開放民間交流與官方互動,至今已30年。在這30年兩岸交流幾經顛仆,李前總統時期有1996年因總統直選產生的「台海飛彈危機」與隨後之「戒急用忍」與「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爭論。陳前總統時期則有「一邊一國」、「台灣正名與入聯運動」、「南向政策」等,導使兩岸交流形格勢禁。此中官方接觸詭譎多變,民間交流則始終未歇。及至馬前總統以「九二共識」,並以「不統、不獨、不武」搭起兩岸交流的鵲橋,此之際,官、民交流熱絡更熾於往常。

據2013年3月號《遠見雜誌》刊載署名范榮靖之文章〈從前登陸像成吉思汗,現在台青登陸是白骨精〉,文中以當時所謂新台灣人以服務業為主流的前往大陸趨勢,目為第三波台灣人登陸,並以第一波是1980與1990年代是屬製造業外移。第二波則為2000年前後,中小型台商服務業陸續外移。而當時台人生活於台灣與大陸間的總人數已達200萬人,生活於上海的台商,2002年約40萬人,2012年時上海台商已達7、80萬人。至今上海台商人數應更超過當年。

另據今年10月號《遠見雜誌》由邱莉燕具名撰文〈上海台商回台徵才萬人爭搶818職缺〉,文中提及今年6月「上海台商協會,今年首度組織了105家台資企業回台徵才,總共釋出818個工作職缺,豈料,意外引起轟動,活動在台北僅辦六個鐘頭。現場竟然來了1萬515人應聘。」這顯示的是台灣與大陸民間交流的活絡與趨勢。兩岸人民由於是同文同種同語言,加以政治體制不同,台灣與大陸縱使是官方冷對話,對於民間交流尤其是目前,政府已難以任何方式阻遏或禁止。

兩岸民間交流,中共的統戰作法更為細膩,例如此次召開19大,為避免與會代表進出人民大會堂遭受記者採訪,特別於大會堂進出通道鋪設紅地毯,一方面讓與會代表行於其上,一方面地毯兩邊就是警示記者禁止進入。然而在開幕當天,卻特別安排中共自許的「台灣代表團」成員,一個土生土長受學於台灣的高雄人,現為中共黨員並入籍中國的黨代表盧麗安,公開發表與會感想與接受記者採訪。

盧麗安發表感想時,先用閩南語「大家好」向在場媒體問好,並表示「自己生長在寶島台灣,我以身為台灣女兒為榮,以身為中國人為傲,愛台灣、愛大陸就像愛自己的爸爸媽媽。」續說自己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緣由,並接受記者提問「有人說妳當選中共代表,你就會不愛台灣?」,盧麗安答以「這個問題我覺得邏輯很好笑------所以畢竟我們現在不是是2017年,不是1927、1937、1947年,我們都要有信心、有勇氣、不要再糾結於那種過時的、對立的意識形態------我們愛台灣,也可以愛祖國大陸。」

當然盧麗安的回答與記者的提問,都是經過中共刻意安排,相關內容與習近平「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理念相呼應,但後面所產生的問題是盧麗安雖在上海,在台灣也有親友,雖然在之前也已多次出入國門,然而現已為公眾人物,且為中共「台灣代表團」成員,下次若欲返台探親訪友?政府的處置為何?或藉此擴散效應,未來中共的「台灣代表團」成員皆為長於斯成於斯的台灣人,政府的因應又如何?

盧麗安的話原則無錯,愛台灣當然也可以愛大陸,然而愛大陸,是與同文同種同語言的中國人親善,在中共尚未放棄以武力完成兩岸統一之前,中共依然是我國家生存的最大隱患。兩岸現屬「纏鬥期」,「防共不反中」是筆者一向的主張,盧麗安當然有選擇入籍中國,甚至成為中共黨員的自由,但是以中共所謂的「台灣代表團」成員身分?談話中公開附和中共統戰話語,則就有過當之處!

其實身為台灣人擔任中共黨政機構代表的,盧麗安並非第一人,在前更有同樣生於台灣長於台灣的宜蘭人陳雲英,自2003年即擔任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台灣省代表」,期間更自行數度出入國門。2015年春節以自由行方式由北京返回宜蘭過年。至今陳雲英尚為中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台灣省代表」。這些現象代表的是兩岸民間交流的複雜性,中共統戰方式的深度與多元,以及我方因應中共統戰的無方與無法。固然中共就統戰考量,在其人民代表大會與黨代表大會等全國性的機構,均設置有臺灣省與台灣團,北京人民大會堂尚有台灣廳的設置,曩昔陳雲英皆低調與會,如今盧麗安在中共主導下刻意高調參與,內中所顯示兩岸形勢的消長,就不言可喻了。

國家認同不一改革做法失當成為中共滲透良機

不可諱言國內相關政黨與團體,對於國家認同的不一,已然形成國安危機。例如去年二月立院開議,新科立委林昶佐首登議事殿堂,即明指政府官員為華獨而以台獨自詡。當時民進黨少數立法委員也提議「廢國父遺像」與「訂定鄭南榕紀念日」,今年6月4日不承認中華民國,且自立於外的台灣民政府,公然在總統府前舉行遊行集會,其私募訓練所謂之「黑熊自衛隊」更配備全副鎮暴裝備排列受校。10月1日中華統一促進黨(下稱統促黨)因認同中共一國兩制,為中國大陸「十一」國慶,號召群眾手持中共五星旗,公然遊行台北市街。

2017-10-01-統促黨「光輝十月」大遊行05。(陳明仁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01-統促黨「光輝十月」大遊行05。(陳明仁攝)
統促黨「光輝十月」大遊行,公然拿五星旗遊街。(陳明仁攝)

9月24日下午浙江電視台在台大田徑場舉辦選秀節目「中國新歌聲」,節目開始後,遭逢主張台灣獨立的蔡丁貴率同獨派成員鬧場,並進而拋瓶擲罐,迫使節目中止佔領舞台。場外則有統促黨與支持台獨學生發生鬥毆事件。10月10日國慶大會當蔡總統演說之際。下帶布條之巨型氣球,布條上公然書寫「消滅中華、實踐正義」字樣,布條下方還倒掛國旗,竟然飄入總統府上方禁航區。這顯現國家認同不一之下,社會矛盾的衝突蠢蠢欲動,若果蔡政府政府基於意識形態,對同樣欲毀滅中華民國的統、獨支持者,處理方式厚此薄彼輕重不一,甚至對依法申請已為政治團體的統促黨,因台大事件,斥為暴力集團進而查其金流,但卻對視國家法律如無物的台灣民政府,相關不法行為與金流來源卻視若無睹,這只會使社會亂象蔓延。

20171010-獨派團體蠻番島嶼社中華民國過橋活動 蔡丁貴焚毀中華民國國旗(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0-獨派團體蠻番島嶼社中華民國過橋活動 蔡丁貴焚毀中華民國國旗(謝孟穎攝)
雙十國慶,獨派團體卻舉辦「中華民國過橋活動」,蔡丁貴焚毀中華民國國旗。(謝孟穎攝)

其次蔡總統執政以來,雖以改革責任自許,然而由於主觀意識過重,導使目的正確而做法失當。諸如年金改革,不從整體制度考量?只浮誇其言,高舉改革大旗,聲言前朝做不成的,由我完成,以示具有改革魄力。然而殊不知,馬前總統時期,年金改革責成當時考試院長關中辦理,關中私心自用,連黨職併公職都難自宮,當然事難以成。此次年金改革,主事者亦復沒有自宮決心,面對卸任總統優渥之禮遇金,本諸「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不從上而起,不由內而外,率先就自我,實施改革作為表率,卻如切香腸式,雞腸鳥肚的對眾人生計秤斤論兩,除造成人心不服,嚴重撕裂社會和諧,製造階級對立,更讓社會產生矛盾,此等均為中共製造有利滲透時機。

當然中共對台灣依然是軟硬兼施的和戰兩手策略,和平統一若不成,行使武力當然是最後手段,因此台灣武備的精進,是自我安全穩固的基石。揆諸蔡總統在今年國慶大會演講中針對國防轉型特別提到:

無論是在網路、三戰滲透,或是關鍵基礎設施的保護上,都要更加精進。同時,國軍必須落實聯合作戰,整合各軍種的任務,防衛固守、重層嚇阻,全力捍衛兩千三百萬人民的安全。

這話聽起來四平八穩,然而中共一旦放棄以和平方式完成統一,而欲以武力完成?你認為這第一槍會打在哪裡?

是按照蔡英文的思維方式,類同戒嚴時期兩岸對峙不相往來,中共必跨海來戰?於是飛彈先行,機艦隨後,舟波搶灘,兩棲登陸作戰模式進行?或是你要飛彈來,我就飛彈去,炸你上海,毀你三峽大壩,重層嚇阻互相毀滅?這種不切實際,罔顧現況的戰略思維,只是義和團思想。妳可以不顧上海尚有近百萬國人,中共怎會不思及百萬國人多散布在其一線城市,與台灣之親友心神相繫。毀我台灣,不啻增加百萬心懷國仇家恨之人,增加其日後管理困擾。

因之,《孫子兵法·謀攻篇》有云:「不戰而屈人之兵」是和平統一之法,「必以全爭於天下,故兵不頓,而利可全,此謀攻之法也。」因而中共一旦欲以武力來結束兩岸相爭局面,恐就是在其第五縱隊在台孕育成熟之際,以外科微創手術方式,火先發於內,在台打響第一槍。若如此,現行之整軍備戰方向,恐就要再行思慮了,畢竟《孫子兵法·始計篇》開宗明義即言明﹕「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演說中另謂之「三戰滲透」,這三戰是指法律戰、輿論戰與心理戰,三戰間彼此相互具聯繫與滲透作用。但法律戰尤堪玩味,尤其是運用之妙,乃在於打入拉出,吸收關鍵人士布建於敵體,在敵體內制訂法律,利用法律之導誤,使其有生戰力自行瓦解,進而完成其勝敵之目的。因此身為三軍統帥的蔡總統,在高唱「國防事務革新」力推「全募兵制」之際,切莫不察,反將昔時良好制度送進墳堆而不知!為中共一旦的武力犯台,先期拆除了屏障台灣安全的基石。

20171013-總統蔡英文下午在府內歡送吐瓦魯國索本嘉總理伉儷。(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13-總統蔡英文下午在府內歡送吐瓦魯國索本嘉總理伉儷。(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恍若未覺國家處境內外皆艱鉅。圖為國慶過後,蔡英文在府內歡送吐瓦魯國索本嘉總理伉儷。(蘇仲泓攝)

蔡政府「天真浪漫」─外交事務將更形艱難

中共基於寄希望於台灣人民,近年對於斷我邦交國的作法更為細膩。例如今年6月12日中南美洲與我建交邦誼長達百年之久的巴拿馬政府,單方面宣布對我斷交,並與中共建交。雖然民進黨政府隨即於翌日,在總統府召開記者會,當時總統府祕書長吳釗燮表示﹕「政府對此表達高度遺憾與不滿」,並聲言政府將重新評估兩岸形勢,然而並未形成社會輿論支持。隨後蔡總統於去年6月27日首次以總統之姿出訪,參加巴拿馬運河拓寬工程開通典禮,並於參觀巴拿馬運河時,在留言簿上留言:「見證百年基業 攜手共創榮景」,署名President of Taiwan (ROC),當時引起國內爭議,此時又被提起暗指斷交導因於此。

同年6月18日第九屆海峽論壇以「擴大民間交流、深化融合發展」為主題,如期在廈門實施,我方由當時國民黨主席洪秀柱、親民黨、新黨及無黨團結聯盟等政黨代表和各界人士,共八千多人應邀出席。隨後7月2日「2017台北、上海城市論壇」,台北市也在柯市長的率團與會下順利實施。城市論壇結束柯市長返國,在機場受訪時,以「突破僵局、平安歸來」八字作為此行總結。民調反而受到民眾支持而上升。這些代表著中共斷我邦交國,對於時機拿捏、民情觀察是審慎而具有謀略。

中台辦在〈專文〉更以「鞏固國際社會堅持一個中國的格局」為題,說明19大後對我邦交國處理原則:

敦促有關國家妥善處理涉台問題。堅決反對與我建交國同臺灣提升實質關係,敦促有關國家妥善處理涉台問題,糾正在臺灣問題上的錯誤言行,向國際社會宣示我捍衛核心利益的堅定立場。隨著我發展壯大和國際影響力提高,越來越多台所謂「邦交國」對一個中國原則有了清醒認識,棄台就我,搭上發展快車。

當然中共寄希望於台灣人民,自然不會粗鄙式的對我現在僅有邦誼的20個國家,任意鼓惑發動斷交潮,引起國人反感。而是會如同溫水煮青蛙,視民進黨政府在外交事務處理上的出錯,而因勢利導。例如近日蔡總統將出訪太平洋三小國,在10月13日總統府召開的行前記者說明會,外交部政務次長吳志中在說明行程規劃時,公然言明由於受訪國是南島語系,此行是「尋親之旅」。

然而國內只有原住民是南島語系,而原住民佔國內總人口數只有2.33 %,對近在咫尺的大陸人民,與絕大多數國人同為漢藏語系,聞此又情何以堪?國內輿論對此次出訪歸為「尋親之旅」亦多不以為然。若果蔡總統此行,言詞筆墨稍有偏差,可想見現有之邦交國,必將再有與我斷交情事發生。

綜上四個面向觀察,中共認為已經「牢牢掌握了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和主動權」?此話又豈是無的放矢。誠然民進黨再度執政一年有餘,惜在意識形態治國之下,非但不能引領國家走出經濟困境,帶使人民迎向美好未來,錯亂的各項改革,更將國家置於危亡之境。當19大習近平的〈講話〉與中台辦的〈專文〉出台,昭示的是對解決台灣問題的信心,在對台灣的逼降策略之下,兩岸關係官依冷,而民間交流勢將更為熾盛。對此,民進黨政府當應審慎因應。

外交是國家內政的延續,中共對蔡政府的冷淡,自然是因為對台灣的政治氛圍與社會民情有所掌握。國內既因意識形態對國家的認同不一,又因諸項改革的不當作法,製造社會階級更多的矛盾與對立,既如此,中共當然更直接加速寄希望於台灣人民,期以擴大台灣內部的紛爭,以坐收統一台灣之時。問題是誰給予了中共這個機會?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