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偉忠觀點: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國時報軍事記者呂昭隆於七月十日,就蔡總統於上月三十日前往北投國防大學復興崗校區主持「106年三軍六校院畢業典禮」,車隊在近校區大門的中央北路上,遭受退休軍公教人員陳抗,車隊嚴重受阻,車隊離開時,人員伴隨護衛車隊作法的不當(呂文中引為移動人牆),分別撰述《總統維安 退休特勤官批失職》、《嚴重疏失 副指揮官難辭其咎》兩篇文稿論議此事。

筆者就此兩篇特稿審視,發覺所謂退休官員所引該案特勤失職事,以及對此重大特勤疏失,劍指特勤中心副指揮官何保林應主動自請處分。然而文中相關例舉除見樹不見林,更有引喻失義之憾。

因此筆者就文中爭議處:總統車隊是否之前從無受阻事?往昔並無人員伴隨護衛車隊事?車隊受阻原地停留隨扈人員要下車警戒?國安局長彭勝竹熟知國家元首維安作業?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一一論述如次。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 由 風傳媒 提供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蔡英文前往三軍六校畢業典禮,遇反年金改革抗議。(取自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總統車隊是否之前從無受阻事?

筆者曾在七海警衛室指揮中心(七指中心)輪值警衛參謀時,掌握過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的車隊行止,更在大安警衛室任職警情組長,擔任過蒞臨場所先遣指揮官。要迫使車隊在行進中停滯,必是大型陳抗活動,此種活動必有預警情資獲報。若是零星陳抗活動,不論有無預警,依現行道路警衛出勤狀況尚能排除。試舉車隊面臨大型陳抗堵塞行進案:

一是經國先生晚年,從七海寓所至總統府的經常警衛路線有兩條,分別代號為一號線(經中山北南路)與二號線(新生高架道),當時黨外異議團體對立法院經常發起陳抗活動,立法院前道路,正是一號線上必經之地。

一日下午經國先生到府上班,車隊行經一號線,在通過民族東西路口時,獲報立法院前陳抗民眾散佈於中山南路,對行進道路形成障礙。車隊指揮官毅然下達決心,指令車隊轉經民權東路接新生高架道續行,當時民權東路並未出勤,車隊序列依道路現況形成戰鬥姿態,並靠警車開道,最後雖避開立法院陳抗人群順利到府,然而過程中車隊指揮官所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

次為筆者在大安警衛室時,一日水患過後,當時李總統登輝先生至中部視導河堤整治情形,筆者適為蒞臨場所先遣指揮官,抵達蒞臨場所時,只見河堤上總統車隊預期下車位置已有大批群眾,隨著車隊的接近,群眾情緒激動紛紛拿出陳情書。筆者掌握現場狀況,研判現場秩序難以維持,由於地形限制,車隊進入後迴車困難,若有突發狀況脫離不易。遂將上情報告車隊指揮官,適時與主辦單位協調,變更下車點,並指示警察交通崗在適切位置,導引車隊轉進臨時下車點。

現場群眾看到總統車隊轉到河堤另側,河堤上只見大片群眾手持陳情書奔赴總統車隊下車位置,由於兩者距離的差距,李總統下車駐足視導後即行離去,當現場群眾轉移抵達臨時下車點時,總統車隊早已絕塵而去。

上述兩則案例可知總統車隊受不受阻,取決於任務執行前對預警情資的掌握、分析與預擬應變方案。任務執行時先期佈署人員對現場危安徵候的察知,車隊指揮官獲報現場狀況後的處置決心與指令下達。當時國安局特勤中心在校區開設有聯合機動指揮所(下稱機指所),總統警衛室除派先遣人員抵達蒞臨場所,在蔡總統預定下車及行經路線與停留位置佈署警衛,並派參謀協同機指所作業。

換言之總統車隊從總統府出發行經途中,車隊指揮官必然獲報知悉現場狀況。然卻形同朽木忽視進入校區入口除大門外,尚有多處入口,仍然要車隊直入?筆者認為主要是拘泥於國防部的儀節安排。在校區大門口恭迎總統並檢閱儀隊。所以當總統車隊剛駛離滋擾地區,抗議群眾尚集結在校區大門外,總統車隊甫進入校區即嘎然而停,所幸抗議群眾並無明確編組分工與攻堅式挺進,蔡總統在校門內下車,背景卻是警方張布的白色大網,以及抗議群眾靜止不動的喇叭聲,其尷尬前行檢閱儀隊場景成為特勤應變作為笑柄。

問題是這軍禮恭迎的安排並非是通則。蔣故總統經國先生晚年,由於身體狀況,至同校區主持三軍官校畢業典禮即無此儀節安排,行政事務與警衛安全在比例原則下孰重?這正是馬屁文化與專業素養的分野。當明明知道道路警衛交通走廊已難完全掌控,古人尚知「危邦不入、亂邦不居」的道理,侍衛長劉志斌身為國安局特勤中心兼副指揮官,除原有總統府侍衛長薪俸,尚有國安局發與的兼副指揮官加給。在車隊中聞知上情卻不能斷然處置,讓總統車隊如同放牛吃草,總統車隊受不受阻?豈是取決於排除一道,重點還是車隊指揮官的專業素養、擔當與適時的決斷力!

20170630-總統蔡英文上午出席「106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搭乘的是休旅車型的座車,抵達會場。(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630-總統蔡英文上午出席「106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搭乘的是休旅車型的座車,抵達會場。(蘇仲泓攝)
20170630-總統蔡英文出席「106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搭乘的是休旅車型的座車,抵達會場。(蘇仲泓攝)

往昔並無人員伴隨護衛車隊事?車隊受阻原地停留隨扈人員要下車警戒?

總統車隊在道路上的行駛,速度是安全的基礎,所以在行進中遇紅燈受阻,過去是重大勤務缺失。車隊從靜止經慢速到一定的速度有其時間差,所以當車隊從群眾中駛離,在大安警衛室時期即有警衛人員伴隨護衛座車作為,由於接近座車之人事關總統安全,生人莫為,當時多由大安警衛室的先遣人員擔任,因為若由車隊隨扈人員擔任伴隨,反影響車隊運行,至於伴隨座車行駛距離的長短,端看車隊速度從慢速到常速而定。所以呂文引所謂之退休官員所說「元首維安以往未曾發生車隊受阻、或移動人牆,跟著車隊跑的情事」顯與實情有所誤謬。

其次總統車隊從校區離開,機指所動用預備隊以警方特勤中隊為主力,形成人員伴隨護衛車隊離開滋擾地區。其顯現的主要問題有二:

一是原則上車隊本應在行進中是採警戒姿態,若有狀況發生則應提升為戰鬥姿態。車隊中前導與隨車以座車為核心,車與車相互間的間距,是經過精密推算,車隊速度的快與慢,隊形適時的變化與調整,警用機車的伴隨,甚至於另行增派人員車輛,隨於車隊常態編組之後行進,強化車隊隨扈編組,形成車隊自身的堅強防禦體。換言之車隊編組一定要有獨立作戰的思維與訓練!

可惜此次車隊受阻事件,看不出專業與訓練成果的展現。依據現有影音資料,筆者看到的只是一字形的行政行車,換言之再好的防彈車,若無訓練精良的人員素質配合,豈不就是一戳即破的紙老虎?

依據世界元首危害案例,元首在與車的結合,多在上下車間發生危害,如1981年3月30日美國總統雷根在步出華府希爾頓飯店欲上車時遇刺,雷根胸中的子彈,是兇手辛克萊持槍射擊,子彈射到防彈車開啟的車門,因鋼板過硬子彈反彈射入其肺部。1995年11月4日晚以色列總理拉賓在特拉維夫廣場向群眾致詞結束,在欲乘車離去時,在上車處遭意識形態不同,激進的猶太異議份子持槍危害身亡。顯見確保行進中安全無虞的基礎,固然防彈座車重要,更重要的是人員的素質與訓練。

二是車隊離開依然是魚貫向前的行政用車隊形,運用人員伴隨護衛,更由往昔的單一座車,延伸至車隊全體,而在人牆移動的過程中,非但阻礙了車隊隨扈人員對行經地區的目視監控與警戒,更影響了車隊運行的機動與彈性。

其實蔡總統在校區內停留時間,本應強化車隊編組增派隨車,預備隊本應投入區域內的行經路線,強化交通走廊的淨化與側衛區的掌控,離開時以警用機車伴隨而出,車隊則在戰鬥姿態中駛離,車隊行駛中各車輛間的沉穩與默契,本身所散發出的武裝態勢,對滋擾人員而言,就是最好的威懾力量。

當然平時車隊隨扈編組訓練若只是虛應故事,或是像槍出四方悖離現實的應變演練。加以對特勤情報與警衛的專業罔而無視,於是就形成了人海戰術下,突兀與荒謬的在眾人伴隨護衛下不堪離去的場面。

至於呂文又引退休官員說「元首車隊在定點或慢速時,特勤人員要下車警戒。」這話似是而非。固然車隊行駛中車速是安全的基礎,然而車隊在定點與慢速時,當需要人員警戒或伴隨時,兵警力之所從出?因時因地因狀況的不同而不一樣,例如車隊慢速行駛時,若在蒞臨場所,伴隨護衛人員則多為先遣人員擔任,才不至影響車隊的加速向前。另在道路警衛線上,例如當車隊行駛遇鐵路平交道,車隊靜止待火車通過時,座車旁警戒人員,多由車隊隨扈人員擔任,當火車疾駛而過,配合欄柵輕啟,警戒人員適時返車續行。

至於當時車隊受阻狀況,車隊隨扈人員是否需下車警戒與伴隨?筆者認為當時是不宜下車,因為現場滋擾群眾與警力在車隊周邊已相互糾結形成膠著,無法在戒護下形成警戒縱深。例如雖有群眾接近座車,但都迅即被特警排除帶走,若隨扈人員下車戒護,因為身上配備通信器材與武器,面對滋擾群眾難有驅架離動作,更可能形成特警排除滋擾者,在架驅離動作中形成障礙,甚至成為滋擾群眾的另類攻擊目標。

當然若車隊編組事前有所防範,加強隨扈車輛派遣,人員輕裝備乘車隨車隊之後行進,遇此狀況就可下車,由後向前在座車周邊形成戒護,使座車與群眾間形成有效縱深,此時車隊隨扈人員因裝備配賦的不同,可在安全縱深之內形成第二道防護,做為座車安全的最後支撐。

因之,在此狀況中車隊隨扈人員是否一定要下車警戒?端看平常的訓練,與針對此狀況在事前就可能遭遇情況的假定與推演,兼之以出發前車隊編組的整備與應變腹案。《孫子兵法》有句話「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於無算乎?」所以在無算之下,車隊隨扈人員的不下車自有其考量,豈能責之於必要?否則車隊隨扈人員下了車,若與民眾扭打一團,或不甚裝備掉於地,豈不更將貽笑大方!

國安局長彭勝竹熟知國家元首維安作業?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

呂文中最為可笑之事,就是此事件之缺失不言侍衛長劉志斌,卻畫靶射箭直指特勤中心副指揮官何保林,並將特勤中心兼指揮官彭勝竹引喻為「曾擔任過總統府侍衛長,熟知國家維安作業。」其實呂昭隆所犯毛病就是常人引為的「官大就是學問大」的馬屁文化。

20170417-國安局長彭勝竹上午出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針對「近期國際恐怖攻擊事件態樣分析暨我國世大運反恐作為」進行報告。(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417-國安局長彭勝竹上午出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針對「近期國際恐怖攻擊事件態樣分析暨我國世大運反恐作為」進行報告。(蘇仲泓攝)
作者認為國安局長彭勝竹最該為總統車隊受阻負責。(資料照/蘇仲泓攝)

當然就彭勝竹在2000年5月陳前總統就職,擔任總統府副侍衛長,更進而晉升為侍衛長,在2003年4月離職,在侍衛室任職近3年。理應呂昭隆所說彭氏熟知國家元首維安作業是有所本?然而筆者認為呂昭隆對彭氏誇讚之言實是言過其實,有以下三點依據:

一是彭氏於2003年4月離職由陳再福接任,時局長蔡朝明因見陳前總統夫人不良於行,乃令策定陳前總統夫人緊急醫療計畫,特勤中心責成總統警衛室辦理。陳再福接任侍衛長,縱有其同學張勘平在側,亦苦思不得其法。筆者當時為特勤中心情報組長,由於陳再福是筆者在校時的教育班長,筆者感於其惑,並知連當時陳前總統都無緊急醫療計畫,總統夫人的緊急醫療計畫本就包含在總統醫療計畫之內。乃代筆為之策定總統緊急醫療計畫草案,此草案後由總統警衛室修訂並向特勤中心提報後成案。試問?彭氏在侍衛室執掌兵符近3年,離職時連基本的總統與夫人的緊急醫療計畫均付諸闕如?這「熟知國家維安作業」之語,又從何而來?

二是319槍擊案發生,總統車隊應變作為荒腔走板,諸如總統受傷不適,不知從臨編透空的吉普車隊換乘原始有頂車隊,並在換乘時可做第一級的緊急救護。臨編透空的吉普車隊大辣辣的在奇美醫院正大門停車,擋風玻璃上的彈孔讓圍觀民眾竊竊私語。而奇美醫院實則有地下停車場,亦有電梯可直上病房,結果卻是陳前總統自行扶傷,呂前副總統則是由人背負,兩者皆由奇美醫院正大門倉皇進入。這顯示的是警衛計畫的空泛與虛有其表,更顯示的是警衛人員訓練有其不足之處。

試問?若果彭氏在侍衛室期間,用心於特勤實務,近3年時光,對於警衛室諸般應變作為應是早已打好完善基礎,然從319槍擊案觀察其警衛應變作為,豈非是讓人難感於彭氏任職期間,對於警衛勤務有何建樹之處?

三是蔡前總統於去年就職後,陳前總統時期曾任職於總統警衛室的林國欽與曾維聰等,紛紛調入永和警衛室,並分別於今年上半年與下半年晉升侍衛室少將職缺擔任警衛主任一職。換言之彭氏於去年10月接任國安局長兼特勤中心指揮官,林、曾兩員亦皆昔時舊屬,換言之總統安全與警衛作為應更形鞏固才是,結果從此次車隊受阻情況觀察,特勤作為的不堪,豈不是呂昭隆對彭氏誇讚之語的最好反諷!

因之不是「官大學問大」的馬屁哲學下,歷經職務多寡就代表你的專業有多精深。而是你在歷經每個職務,是否真能用心投入?從參考典章制度依據法規準則,不做空想家戮力從實務中應證理論,才能培養出專業。若在職務上徒然只知攀緣迎合過水進而謀取上位?你說職務就代表專業?我說再看看吧!

20170630-總統蔡英文今天上午到北投復興崗出席「106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蘇仲泓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630-總統蔡英文今天上午到北投復興崗出席「106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蘇仲泓攝)
總統蔡英文出席「106年三軍六校院聯合畢業典禮」,結束離去時車隊卻受阻。(資料照/蘇仲泓攝)

至於總統車隊受阻誰該負責?首先應回歸到事實,在有預警情況之下,車隊受阻情形是否亦可避免?答案是當然可以。那如何避免?由於儀節是安全的基礎,首先應考量的是大門軍禮恭迎是否必要?若執意需要,是否可以考量總統乘坐直升機,直接降落校區,軍禮恭迎位置以直升機降落場地另行規劃。若執意乘車直入校門口下車接受軍禮恭迎?車隊是否應事前加強隨扈車輛與人員編組,警用機車擁有彈性與機動特質,伴隨車隊具有形成側翼縱深與隔離群眾效果。

次說車隊行進中,車隊指揮官當已獲報現場狀況難以掌控,是否應以車隊安全為考量,即時調整變更進入校區路線,而不拘泥於禮節儀式,這取消軍禮恭迎,誰能承上啟下?又是誰具權責協調?這排列序列又為何?

所以車隊受阻情形是可以避免而終不能避免?主在於行政上的馬屁思維凌駕特勤專業考量。漠視道路警衛線上的危機,堅持大門口的軍禮恭迎為主因,車隊行進中侍衛長劉志斌透過無線電與行動電話及隨扈人員層層回報中,應能掌握現場難以控制的情況,卻不能果斷的在車中,向蔡總統建議取消軍禮恭迎,適時調整路線改道進入校區是為次因。再說總統警衛室不能針對情報,事前強化車隊隨扈編組,完成整備與落實警衛萬全。筆者認為這不是不為?而是不知何以為?因之車隊受阻事,呂昭隆認為因失職自請處分首要的是何保林,我倒認為是劉志斌,其次是「熟知國家元首維安作業」的彭勝竹!更嗅到層層推諉卸責的血腥味!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