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慶坤觀點:後殖民的哀愁與狂狷-解讀「女人想飛」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若說印象派(Impressionism)帶給欣賞者的是激昂,則巴黎畫派(Ecole de Paris)讓人感受到的則是迷人的憂傷。20世紀初的巴黎,活躍在蒙馬特與蒙帕那斯的畫家,他們來自世界各國,嚮往巴黎世界藝術之都神聖殿堂。其實,在現實生活中絕大多數都是貧窮和痛苦相伴,生活上的悲觀態度,讓他們只能和幾個氣味相投的知己自成一個小團體,畫家一面喝茶,一面懷念家鄉,以求生存在那個不友善的環境中得到一點溫暖。

莫迪里安尼(Amedeo Modigliani,1884-1920)和蘇汀(Chaïm Soutine,1893-1943)的貧困,在「蜂之巢」的隔壁的屠宰場,常與工人一起喝酒買醉,蘇汀畫裡「屠宰場」的畫面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那個時期這些藝術家揮灑著他們的熱情,在作品中綻放出迷人的藍色憂傷。

史丁(Soutine, 1893-1943)畫作〈穿紅衣戴紅帽的Groom先生畫像〉 98x80cm 1928 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史丁(Soutine, 1893-1943)畫作〈穿紅衣戴紅帽的Groom先生畫像〉 98x80cm 1928 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
史丁(Soutine, 1893-1943)畫作〈穿紅衣戴紅帽的Groom先生畫像〉 98x80cm 1928 龐畢度國立現代藝術美術館典藏。史丁內心的狂風暴雨透過狂烈的筆觸和色彩畫布上吶喊,它由其愛刻劃哀傷的小人物,變形中傳達深入骨髓的悲劇。作者認為朱孟庠亦有此強烈的表現與關懷。

相對於淺薄的台灣文化,近代歷經日治時代至國民政府的殖民,人民生活在意識形態的掙扎痛苦與貧困生活的邊緣,在這塊土地上卻激發不出任何足以表現被殖民的藝術創作?彷彿從歷史的記憶中跳脫與失憶?

朱孟庠是一位長期關心台灣政治發展與女性權益的藝術家,早年參與街頭運動,特別是對弱勢女性的觀照,諸如關懷雛妓、為公娼爭取工作權等等。這些在大都會叢林中落入自然生態乞討生活的弱勢女性,如台北龍山寺附近紅燈戶,站壁、盲眼按摩女郎;她心疼在貧窮的年代,台灣老舊鄉村裡,經濟困苦的家庭女性犧牲自我,以身體換取全家的溫飽。這些低層的社會現象成為她感動著靈魂的創作題材,在畫布中為他們發出深層的吶喊,展現藝術家對社會關懷的企圖不言而喻。

朱孟庠畫作〈黑洞裡的青春----折翼天使〉2016 81× 60cm 油畫 © 由 風傳媒 提供 朱孟庠畫作〈黑洞裡的青春----折翼天使〉2016 81× 60cm 油畫
朱孟庠畫作〈黑洞裡的青春----折翼天使〉2016 81× 60cm 油畫。生命裡最美的青春,卻鎖在魔鬼、惡狼群聚的黑洞裡,天使的翅膀被魔鬼折斷,她們的眼睛要看著自己的生命,上演著最不堪、最恐懼、不人道的悲劇。 雛妓、軍妓,少女被暴力所宰制。

其實,後殖民主義 (postcolonialism)作為一種文化批判的現象,是對當今世界出現後殖民社會狀態的反省,它直接的理論語境是殖民地與帝國主義的關係。只是,後殖民理論對全球影響,就台灣而言,卻不是西方對非西方認識與否的問題,也不是非西方文化對自身進入近代世界史以來現代化歷程的反思;反而是陷入一種弔詭的殖民思辯與身分地位認同的過程,更由於強權的介入而無以釐清後殖民文化批判的本質問題,噵致台灣現代文化依然徘徊在霸權的擠壓之下而扭曲與異變。

是以,台灣這種特殊後殖民文化氣候,朱孟庠企圖以20世紀初期西方巴黎畫派的繪畫語境,運用強烈的筆觸與強烈色彩的雕鑿,作為創造台灣現象的紀錄與批判時,確實面臨在理念操作上的窘境。換言之,一個未經批判的社會文化,直接跳接到深層的台灣後殖民的藍色哀愁,在被蒙蔽的台灣功利主義社會下難免淪為不解與疏離!

然而身處台灣後殖民的一種文化關懷與文化傾向,朱孟庠的藝術選擇肯定與她所處的時代所碰撞後所作出的抉擇,因此不隨波逐流,瘋狂地帶有激情的筆觸,堅持自己理念形成獨特的繪畫風格,使觀賞者感受到她執著對藝術的熱情與很強的表現力。2017「女人想飛」此次的個展,包含2015年《神女》及 2016《折翼天使》等較苦難與沉重的作品,之後則破繭而出轉為生命的躍動,鼓舞女性勇敢地翻轉人生築夢飛翔,在當代多元的啟示中,確實讓女權逐步伸張,解放許多僵化、束縛而獲得心靈的飛翔奔馳。

此次朱孟庠累積其多年的成果,在基隆文化中心舉行盛大的個展,特別邀請敝人為文鑑賞,欣然提筆,以此短文,聊表祝賀之意。

朱孟庠畫作〈人間煉獄----集中營〉 2016 162×120 油畫 © 由 風傳媒 提供 朱孟庠畫作〈人間煉獄----集中營〉 2016 162×120 油畫
朱孟庠畫作〈人間煉獄----集中營〉 2016 162×120 油畫。看到一段資料記載:練武房的屋頂由於美軍空襲而變得千瘡百孔,一間間的隔板,仰面朝天的慰安婦從屋頂的破洞可看到一片鉛灰色的天。一會兒竟下起了傾盆大雨,雨水從屋頂嘩嘩地漏下來,但「慰安」並未因此而中斷。這是 一幢幢人間煉獄。這是朱孟庠為小桃阿嬤過世而畫。

FREE‧WOMEN女人想飛- 朱孟庠女性視界個展

展出時間:106/10/17-106/11/12

​開幕茶會: 2017/10/21 下午兩點

地點:基隆市文化中心 第三四陳列室

朱孟庠是一位長期關心女性權益的藝術家,特別是對弱勢女性,師專畢業在貧民區任教,見學生身染性病,心痛不已,之後參與街頭運動,如關懷雛妓、替公娼爭取工作權等。她的畫宛如再現台灣婦運百年史,這是藝術家的社會關懷。但另一部分藝術家用心想打開女性心靈的祕密抽屜,舉凡女性愛情、婚姻、生育、身體、性別認同、性自主權、性別與政治……她思考著、畫著,一如黑盒子的揭密,直探靈魂深處。

*作者為畫家,國立中央大學哲學博士。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