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昭南專欄:中國低端人民不是「人」!中共還能撐多久?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吃飽了飯就是人權。」這句話,中國從鄧小平到今天習近平都還完全適用。甚至於想要呼吸新鮮空氣都是不可被允許的奢侈想法。

李明哲對中國叛亂案被宣判5年徒刑,剝奪政治權利2年。多數國人的發言觀點多數集中在「以台灣人立場」在抗議中國荒謬性的「非法」與「反人權價值」。這是政治案件,審判上當然也絕對是按照政治邏輯的思維決斷。而台灣人的所有譴責,當然都是很合理的情緒反應,雖然結果還是很無奈!但,如果將之連結到柯P的兩岸通關密語「兩岸一家親」,不免讓人備感諷刺!所以,這回柯P就選擇閉嘴了!

國民黨何以不敢正面譴責中共踐踏人權?

尤其,這事件還會令我們憶及國民黨兩蔣威權時期,被依「叛亂罪」判決者最低消費額一律是5年起算,那麼共產黨這次對李明哲宣判5年刑期,其實也跟兩蔣當年任意侵犯人權罪惡同屬一類犯意,則國民黨對這件事還能有何發言權呢?可笑的是,她的發言人還有臉站出來責罵台灣政府保護國人不力!對中共政權的荒唐審判倒是都避而不談,這個政黨有立場嗎?

也就在李明哲被宣判的隔日,11月29日北韓金小胖再度試射可以威脅美國本土全境的超級洲際導彈「火星-15」,並因此而導致美國前所未有的核戰恐慌症,乃至美中兩國和北韓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微妙變動與發展。同樣也牽動了美日韓台的結盟關係。這一棋局應該是美俄中三國的角力賽,而川普賭的卻是中國對北韓的影響力,並期望著中國會願意幫美國解決金小胖的麻煩。中國則不斷虛以委蛇,有解決動作無解決成果。台灣則被陷入在中國機艦繞來繞去的困惑中,我們的國安當局似乎正以無比冷靜或冷感的「無言以對」!大國過招,台灣只剩下場外看熱鬧的機會了!

北京「暴力清場」已清出人民怒火?

不過,我想提醒台灣人在此期內所應關注的焦點,除了台灣人李明哲被認罪的蒙冤審判和超級導彈之外,正在中國境內火燒中的另外兩個同等荒謬性的「非法」與「反人權價值」之大事件,其實也應該是我們不容忽視的。

俗話說,到了北京才知道自己官小;同樣的笑話說:在北京,任何一塊招牌掉下來都可能會砸到一位五品官員;有個微博主這樣寫道:

「北京現有人口官方紅線數字是2300萬。大小當官的約有300萬,稱之為「頂端人口」;700萬是官方狗腿子謂之為『中端人口』;還有1300萬是服務高端者的「供養人口」;凡是無正式戶口的農民奴工均屬『低端人口』。」

被歸類為低端人口的數字永遠不詳,中共官方很難列入有效控制範圍,因此遂對北京統治中心長期存在嚴重危機。而且隨著中國經濟可能面臨的大衰退,大量低端人口的就業,甚至生存,就都會形成難以逆料的突發狀況,從而導致不穩定局面。從中共政權「維穩」的需要性考量,除了經濟因素所可能造成的隱患,更必須從政治安全上去預做佈防。於是11月18日北京城南邊一個叫做西紅門的「城中村」無端出現一場大火,19人喪命,其中有8名孩童,中共當局隨即對「低端人口」展開粗暴無情的「大清退行動」,用白話說即叫「暴力清場」。其所用力度之大之深令人髮指,一般可以斷言必然是來自頂峰權力者震怒後的壓力有以致之。

於是,我不自禁會問到一個問題:這件事若是發生在台灣(天龍國),你我會不會憤怒?鋪天蓋地所捲起的民怨,台灣政府會不會倒台?

北京市政府以掃蕩違建為名,同時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翻攝微博) © 由 風傳媒 提供 北京市政府以掃蕩違建為名,同時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翻攝微博)
北京市政府以掃蕩違建為名,同時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翻攝微博)

既不能善待自己人民,豈會友善台灣人?

但,這時候,我們簡直很難想像:當北京低端人口全被清退之後,那些服務高端者的1300萬供養人口們在北京所經營的各色日常生活所有服務業群,諸如大小餐飲、快遞業、桑拿按摩、百貨小商店、垃圾處理等等,必然都全面發生嚴重缺工現象!人口結構的急遽改變也必然連動產生整體生活成本和勞動力結構的快速扭曲。這是當官者要傷腦筋的民生問題,不勞我們代為瞎操心,我們倒是應該更關心中共當局「暴力清場」的大規模「違憲非法」與「反人權價值」。

說白了,如果中共對自己的人民是如此的粗暴冷血對待,對於他視同仇寇敵人的台灣人,豈能期待就會更客氣更友善些?

值得觀察的,有一種說法正在中國網上悄悄大量流傳(很奇怪沒被刪除):

「北京『驅低』運動不被叫停的話,其他城市必將群起而效法,波濤洶湧,一浪高過一浪。這不,深圳已經聞風而動了。這意味著全國將會有數千萬農民工和進城經商農民被趕回農村。此舉將會引起極其劇烈和深遠的經濟、政治和社會後果。」

身處台灣的你我,會怎麼看待這樣的說法?中國人口的被迫大遷徙會導致權貴和奴工的階級革命嗎?「中國國民黨」對於這件共產黨的非人道惡跡,竟然三緘其口,是不敢或不為?

澆不熄的虐童猥褻事件的怒火?

再來看看近期網路上所流行的一個新鮮關鍵詞:紅黃藍。事涉一個在紐約證交所才剛上市的中國幼教集團。該集團在中國境內共有1300家以上的加盟分校,主打雙語、國際化、高品質學齡前教育的幼稚園,也是中國境內最龐大、且是中國首家海外IPO的幼教服務商,目前市值將近8億美金。這樣的規模當然是中國特有的權貴集團所經營的一份子。很不幸的,北京紅黃藍幼兒園卻正涉入虐童猥褻事件的風暴中。

中國警方經過「正經八百」的調查後,所公布最後《調查結果》,竟然敢說有關性侵指控均「查無實據」,幼兒園內所安裝的監控系統也一如既往地被「損壞」了。爆料家長和此前發聲的名人們因「傳佈謠言」而被迫出面「道歉」,可是細讀家長的「道歉聲明」卻透出一些更恐怖的細節。網上有人留言「原本只是懷疑(性侵),現在終於相信了。」

孟建柱視察紅黃藍幼兒園。 © 由 風傳媒 提供 孟建柱視察紅黃藍幼兒園。
網路盛傳中共前政法委書記、螞蟻金服董事長孟建柱是紅黃藍幼兒園大股東。圖為孟建柱視察紅黃藍幼兒園。

11月28日中國攝影記者郭鐵流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

「覺得幼兒園事件頻發肯定不是個案。這麼多事件長時間發生,證明不是個案,而且在不同地點、不同時間和不同城市。網友說得對,這是長期忽視基本人權的結果。

此前有家長曾爆料,家長從孩子口中問出,多名幼兒遭針扎、喂葯、裸體罰站甚至集體猥褻,還有小女孩被性侵暈厥,當場搶救。還有多名女童被發現下體紅腫,一名男童被醫院檢查出肛裂。更進一步的爆料則稱,涉嫌性侵的人員,是幼兒園附近的軍隊『老虎團』。」

對一般人民進行侵害已成普遍現象

在中國,舉凡教育事業都定然是受到政府所壟斷和嚴格控制。幼兒園行業自不例外。這就又牽扯出一個人權普世價值的大哉問了:侵害人民權利事件在中國,絕不僅僅是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有沒有?司法系統有沒有?軍隊中有沒有?每個系統每條線都存在相似的或者不同類型的對「一般人民」進行侵害的現象。這事件放在幼兒園不是個案,放在中國正在崩潰的大環境中也不是個案,而是一個「互害社會」持續運轉的必然後果。

有鄉民們在網上留言說: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規律:任何事情查到紅二代、太子黨處,立馬戛然而止。紅黃藍事件背後就是如此,若沒有這等背景,哪個官員、軍官膽敢玩弄幼童?」

只是,這在中國,經由網路言論控管手段,任何不利紅黃藍幼兒園以及質疑警方調查果的任何言論,一律遭到即時性刪除,所以這起喪盡天良的「群體猥褻幼童」案,很快就會被鎮壓平息,權貴們依然逍遙過其「高端日子」。

於是,我又不自禁要自問道:這件事若是發生在台灣,你我會不會憤怒?群眾會不會上街頭?台灣政府會不會倒台?

中共拿《人權宣言》當糞土

當我們在為李明哲被羅致為「顛覆國家政權罪」妄加判刑而憤怒譴責之際,在中國境內也一樣同時正在發生「反人權」的惡劣事蹟。

中國有沒有憲法?有的。中國憲法有沒有人權保障的章節?有的。但,只要依據「共產黨是中國唯一執政黨」被硬生生寫進憲法裡,則如何維護共產黨政權將永遠被列為超級第一優先考量。而,所謂依法施政,彼等所要「依」的「法」當然也是恆持「共產黨是中國唯一執政黨」的最大作為。這不是台灣人或美國人所能理解的人類世界,甚至更不是中國人所能認知的悲慘世界。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政府判刑5年,妻子李凈瑜11月29日返抵台灣(謝孟穎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政府判刑5年,妻子李凈瑜11月29日返抵台灣(謝孟穎攝)
台灣NGO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國政府判刑5年,妻子李凈瑜11月29日返抵台灣(謝孟穎攝)

《世界人權宣言》,宣示了:沒有任何人應受到國家強權的壓迫,甚至希冀能為世人努力創造一個平凡但卻頗難實現的願景:「一個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於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布為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

然而,面對中共政權的貪婪和欺壓,所謂的「人權」根本是非常貧血而挫敗的!李明哲的「人權」其實就是十幾億中國人中簡直看不見的一小小支點,但誠如李淨瑜發表的聲明所說的:

「追求理想必須支付代價。為弱勢者爭人權是推動人類文明提升的必要奉獻行為,李明哲明知山有虎, 早就覺悟必須為此承受『被認罪』,『被囚禁』的折磨。我們不心存幻想,如今只是坦然面對,我們沒有權利抱怨。作為李明哲的妻子,我再次表達,我以李明哲的奉獻為榮為傲。」

還記得郭台銘在2014年質問過台灣人民的名言金句「民主能當飯吃嗎?」很像是中國共產黨的腔調吧?現在這位名列首富之榜的成功商人是不是又可以站出來再質疑台灣人說「人權能當飯吃嗎?」

我只是很奇怪,宣稱自己是中國人的「國民黨」們,對於那些中國同胞正被中共權貴政權摧殘的諸多苦情,都不必承擔一些道德責任嗎?或是說,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共產黨的任何罪惡本來就都跟國民黨毫無干係?

*作者為《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