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昭南專欄:北京戒嚴的十九大,到底傳達了甚麼訊息?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0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十九大,習近平打破世界紀錄,一個人發表了長達三小時半的報告,充分考驗了人類長時間堅持靜坐聞風不動的耐力和健康體力。普遍認為,對台灣的發言意外友善。關於武統或統一時間表等,各種此前許多人所預期的對台催逼強壓劇本並沒有出現,更沒有新的創意性的「對台逼近」新語言。

沒有新的創意性的新語言的說法,基本可以完全詮釋了習近平這一份32000字的報告演說,也即是:習近平只是在報告中提出了更多的口號和目標,卻只是再重覆中共一些「老調子」,並沒有甚麼理論創新。用俗話說:了無新意。這使得許多待命要下筆寫「對台恐嚇文章」的寫手們不知從何下筆了!

中共權鬥未歇,外交霸凌手段變本加厲

除了涉及對台政策的不足千字部分內容外,關於通篇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其實大概可以歸結為:

內政上猶然還是千瘡百孔,所以會反覆提及「政治鬥爭」和「反貪反腐」的重要性。從大格局來看,中共對內的權鬥並未歇息,紅二代共治的權貴資本主義群還是緊盯著習大大沒有鬆懈跡象。距離習近平急於毛澤東式的一人極權之終極目標不僅未竟其功,而且似乎還有段不小的差距。

在外交上,基於內政的鬥爭需要,習近平將會更進一步插手國際事務以圖建立政治聲望,特別是其脅持中國龐大消費市場的霸凌手段,強逼全球大型企業俯首中國政治之勒索條件,藉以厚積其在「民族主義」的動員資本,可以預見,必然會是更加明目張膽的肆意而為。

不過,站在台灣人(非中國人)的立場,我們該如何看待十九大上習近平所透露的重要訊息呢?

20171020-陸委會主委張小月20日至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1020-陸委會主委張小月20日至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陸委會主委張小月說,自由民主是我們的「金鐘罩、鐵布衫」。(顏麟宇攝)

重彈老調「一中原則」,「和平統一」

如果,從善意觀點切入去看,習近平說:

「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全體中華兒女共同願望,必須繼續堅持和平統一、兩岸發展,一個中國原則是兩岸發展的基礎,明確九二共識是確保兩岸發展的關鍵,承認九二共識事實,認同一個共同的中國,就可以展開對話,台灣政治團體各種團體,交流不會存在障礙。」

問題又繞回到「九二共識」和「一中原則」了。只是這次加上了「承認九二共識事實」和「認同一個共同的中國」,則「不管任何政黨或團體」就可以展開對話。此一新態度的宣示,似乎再進一步擴大台灣可交流的個人與團體,而柯P正好是此模型實驗的最佳樣板。只要說幾句「兩岸一家親」等通關密語就可以完成無障礙的「交流」任務。因此柯P在下一波的兩岸舞台演出劇碼必然備受矚目。

「九二共識」是甚麼碗糕已在台灣炒爛了,在台灣人心目中,「九二共識」就是個自欺欺人的專用詞,打心坎裡瞧不起。目前大概只剩下不長進的國民黨還抱著這一塊「神主牌」再加上中共已嚴令禁止的「一中各表」繼續在自嗨!

事實上,中共至今仍這麼堅持「九二共識」這個詞彙,其真正意涵乃是「一中原則」。我之前已在多次撰文中再三強調過:台灣絕對不可接受「認同一個共同的中國」。只要台灣接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順理成章的國際認定,就絕對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唯一的中國。於是,台灣問題就順理成章地被徹底內政化。而,台灣問題既然是內政問題,美、日等國際勢力就不可進行干涉或聲援;然後,要殺要剮,要給要收,都全憑天朝旨意。今日香港就是最好例證。

因此,習近平這套「綿裡針」招降術裡,就是吸星大法外加乾坤大挪移,集結了魔教任我行與張無忌之大成而合體。台灣人民一旦上當受騙,後果就會是自陷萬劫不復之境地。

西式民主和「中國特色的民主」大異其趣

然後,習近平這套招降術裡,還有一段看似很開明的隱形「綿裡針」,他又說:

「我們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尊重台灣同胞生活方式,願意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成果,對台灣同胞在大陸創業、就學、就業,提供和大陸同胞同等的機會。」

這是「促統反獨」加「一國兩制」的變奏曲。首先要解剖的是「尊重台灣同胞生活方式」。兩岸人民生活最大差別在於民主和人權價值之有無。認真追究歷史,中國人也曾有大講特講民主的時機。當年的國共鬥爭中,共產黨就是用「民主」號召全民鬥垮並逼走國民黨的。

在1944年6月12日「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所發表的言論」:《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 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他說:

「我們很需要統一,但是只有建築在民主基礎上的統一,才是真統一。國內如此,新的國際聯盟亦將是如此。只有民主的統一,才能打倒法西斯,才能建設新中國與新世界。我們贊成大西洋憲章及莫斯科、開羅、德黑蘭會議的決議,就是基於這個觀點的。我們希望於國民政府、國民黨及各黨派、各人民團體的,主要的就是這些。中國共產黨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這些。」

——《解放日報》1944年6月13日

時隔七十年後,中國對民主的認知已自行發展出一套突變種的詮釋:「你是民,我是主」,此稱之為「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也即是跟台灣人如你我所完全不同的「民主認知」。所以當你跟中國官員接觸或論述兩岸生活差異化時,你可以大談你的民主,他絕對不會否定你,而且他也一定會大言不慚告訴你,中國當然也有民主,只是跟我們這套移植自西方的民主不同而已。正如你跟他們大談的「人權」、「法治」,他們也會告訴你中國當然有「人權」「法治」,只是你最後都會自覺到,中國人所認知的「人權」「法治」是絕然不同的外太空才有的理念和制度,你也將會更堅定認為這根本就是兩個國家。總結而言,就是「雞同鴨講」。

前中國領導人毛澤東。(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前中國領導人毛澤東。(美聯社)
前中國領導人毛澤東1944年就講過,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73年過去,這個巨大的缺點依舊存在。。(美聯社)

共產黨專政既能被寫入憲法,還妄論「民主」麼?

那麼,當他宣告願意「尊重台灣同胞生活方式」時,你會相信他口中所說的「生活方式」到底是台灣式或是中國特色式?正如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重心在「兩制」,北京祭出的權威解釋則是落在「一國」!於是,能收的都全被北京收回去了,因為香港人民的自由生活必需先聽令於「祖國」的中央北京。這時香港人才恍然大悟:原來「兩制」是北京說的才算數。港人奈他何!

有機會,你只要去問問,何以「中國共產黨專政」可以被寫入憲法而受到最高保障?你自然就會聽到一套跟你所認知的「民主、人權、自由」大異其趣的論述。

五四運動號稱是近代中國最重要的文化運動,中共亦自稱源於五四之革命精神而興起。但當時之訴求,民主與科學,先不論中俄两國在革命後曾對生物學做李森科式的盲動(大躍進的悲劇源於此),今日中共對科學的認知,已無意識型態的包袱。但在民主實踐上,國共两黨都深受列寧式政黨的遺害,致使大量的早期的理想主義者,在海峽两岸,都在革命後的國共政權中,深感「被背叛革命」的痛苦與毒害。這一悲慘課程,在台灣已基本解決了,而中國在形勢上卻愈來愈獨裁化。如以中國所訴求的「統一論」而言,永遠無法迴避這「被背叛革命」的課題。中共黨內有李銳這百歲老黨員向習大大提出民主開放課題。在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甚或香港人民,都是在此歷史大課題上無可退讓的。習大大高唱的「中國夢」少了民主,必然就是全人類的惡夢。所有擁抱中國民族主義者,午夜夢迴,都應認同,台灣已跨過這一步,中國跟不跟是一回事,卻絕無道理要台灣回頭又去擁抱專制獨裁之體制!兩岸人民生活最大差異在此,也是中國政府與人民永遠無法迴避的根本問題。

誰能跟中國盛行的權貴資本主義圈沾上邊?

至於習大大在該段文字的下半句說的:「願意和台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成果,對台灣同胞在大陸創業、就學、就業,提供和大陸同胞同等的機會。」請問台灣人的你真聽得懂嗎?

中國發展的成果當然是巨大的,中國強勢崛起也當然是事實,可是,這麼些巨大成果事實上都是誰在享受?十幾億人民都能分沾了這些發展結果嗎?如果你願意虛心冷靜去觀察,當前中國已經織網成形的「權貴資本主義」系統,即連中國自家的十億人民都已負債累累而自陷「不知有明日」的貧民境地了,台灣人被誘引到中國去,能分享到權貴集團才有的紅利嗎?也許連小確幸都搆不上邊吧?去問問幾百萬「經營有成」的台商們,你自然會得到一籮筐「養套殺」的怨言!

也因此,所謂「提供和大陸同胞同等的機會」,根本就是一句空話!最佳答案乃是:十億中國人民的經濟持續惡化都已掉進找不到出路的困境中,台灣人還能去跟他們一樣抓得到「同等的機會」?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AP)
2017年10月18日,灰濛濛的陰雨天中,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AP)

「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一頭大怪獸

中國從極權專制七十年所衍生出來的「權貴資本主義」已完全背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理想境界,或者說已經完成了她們所自稱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無不可。但所謂「莫忘初心」,這樣的社會經濟型態跟當初革命揭櫫的「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根本已是另一頭變種大怪獸了。這也即是我前文提到「被背叛的革命」之結果。幾千萬權貴的經濟享受,對比於十幾億人民背負的經濟壓力,終將會有失去支撐點的一天,而逐漸坍蹋乃至快速崩解。這才是習近平政權當前最痛苦的難言之隱,也是他必須繼續堅持要反腐打貪的最大壓力。

國民黨立委許毓仁剛發表〈19大觀察─台灣的時間籌碼正在流失〉,其立論認為:

「目前兩岸之間沒有官方溝通管道,一年多來,雙方互信降至冰點、疑慮加深,使兩岸關係陷入惡性循環。在上述事件發展中,一旦意外出現時,如何避免衝突和誤判情勢,應該是當務之急。」

時間已站到台灣這一邊,切勿自亂陣腳

我個人看法則剛好相反。從這次十九大調集20萬大軍進入北京森森然的戒嚴中,其實不難觀察到中共政權的深不可測的自我危機感;再佐以習近平那份洋洋灑灑的報告書判斷,習近平的威權地位並未如一般所預測的那般穩固。是以,中共政權在內政上的麻煩,其實遠遠高於兩岸問題。台灣沒必要妄自菲薄而先自亂陣腳。

師大范世平教授說得好:

「總的來說,習近平並不想讓兩岸關係地動山搖,因為他要處理的事情太多,內憂外患不斷,台灣問題沒有急迫性。只要民進黨不挑釁、不出格,中共不會有太多動作,這是小英樂見的。但這也不表示習近平蔑視或忽視台灣,他前一陣子將表現傑出的駐聯合國大使劉結一轉調為國台辦擔任副主任,而且即將扶正,就是一個訊號,也凸顯他想改變現有的對台工作思維與作法。」

小英在習大大演講之後即時由總統府回應說:「我們的善意不變、承諾不變,不會走回對抗的老路,但也不會在壓力下屈服」,這就是我們處理兩岸關係一貫的原則。 

國民黨自2016被打趴倒地,到現在都還沒能移出加護病房,中共都看在眼裡。而設使賴清德果如預測的順利接班,則未來十幾年間,台灣的兩岸政策應該不會有太大變化。天然獨會因價值認同而大幅成長,基於「兩岸一家親」的血緣認同則會自然凋零,這是民主社會的一種自然生態。而習大大困於內憂外患還能有多少力氣處理兩岸?

只要台灣能堅守住民主、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中國就必須想通了,一起來尋找一套可以相互接受的交流新模式。

我認為,時間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