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昭南專欄:接受渡海赴中?先認清中國社會的本質!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十九大之後,咸認為「反獨促統」仍然是當前中共對台政策的基調,也有許多人進一步解讀說:「軟的更軟,硬的會更硬。」

所謂「硬的會更硬」,一般分析都會集中在因為新接掌國台辦的劉結一出身外交系統,並在任職聯合國全權大使期間的強悍作風而認定:「中國將更著重以國際戰略角度打壓台灣,對台關係也將更加強硬。」

「怨懟天團」劉結一還能玩出甚麼外交把戲?

對台灣的國際關係還能怎麼打壓?還能怎麼強硬?再繼續鼓動幾個小邦交國跟台灣斷交?這點台灣基本上都已被打上幾次免疫的預防針了,就算邦交國都歸零計算,則完全切斷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連結,台灣的國際關係就自然會出現另一片新局面,又豈是中共願意面對的?或是說,果真要擴大對台灣實質外交圈的打擊?那中共得花多少預算才能克盡其功?

除非這位被稱為中國外交部的「怨懟天團」劉結一有能力拆解美、日、韓、台,因地理因素而結盟的區域性緊密關係,否則台灣就沒什麼可太過擔憂的國際關係。中國換誰來操作兩岸關係都一樣只能花天量大錢買走台灣的小朋友們!只要國人已懂得也習慣於無邦交的政治實體繼續存在著,則中共的所謂「硬的會更硬」,除了對中共政權內部呈報績效之外,就不具實質影響性。

讓台灣比較困擾的仍然應該是在內政上的改革阻力和經濟提振的問題。

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劉結一,證實將接任國台辦副主任。(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劉結一,證實將接任國台辦副主任。(美聯社)
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劉結一,證實將接任國台辦副主任。(資料照,美聯社)

流浪博士大舉渡海赴中?

十九大期間,中國福建省教育廳宣布,將從現在起到2020年,引進1,000名台灣優秀教師到當地大專院校擔任全職教師。這件事比較聳動的應該是,此消息所加上的尾巴附註:薪資兩萬人民幣起跳。

這則消息完全印證了「反獨促統」的「軟的更軟」部分,也對應到習大大在十九大開幕式上長達3小時半的工作報告上所說的一小段話:

「對台灣同胞在大陸創業、就學、就業,提供和大陸同胞同等的機會。」

中國福建教育廳的這一招聘宣告,搶先開響配合習大大對台政策的第一槍,也果然在台灣即時引起了不小的騷動。更高呼是「國安危機」的危言者更不乏其人。

首先,關於高薪招聘「台灣優秀教師」到中國各大專院校擔任全職教師的政策,早已在3年前啟動,特別是偏鄉地區如西北、西南各省份都已派出專人來台獵人頭。福建並非是此一政策的首發搶灘者,只是一次招聘1000人,規模較歷次更宏大而已。

目前在台灣的狀況是「產學」已嚴重失調,不僅是博士生專業水準的問題,而且是高教工廠反覆製造出的一批批學無專長、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書呆子,即使穿戴上博士衫帽,也是虛有其表未必能上得了工!難道中國不知?這是統戰技倆吧了,1000人X2萬X12=每年也不過是2億4仟萬人民幣的預算金額而已,對中共揮霍成習的公務單位,本是小兒科?

台灣由於少子化,許多憋腳院校招生都已面臨關停命運。特別是學店型的高教院校,授課教師還得兼代招生任務。因此,所謂流浪教授或流浪博士正在逐年成長中也是個事實。何以致之,許多人都會將責任指向教改不當所導致。這不是本文話題,暫擱不論。

只是台灣刻正異化的此一現象仍任由惡化中,當前政府似乎也是有心無力,總也提不出有效改善方案!我個人認為是因現任教長潘文忠的專長是國民教育,對高教系統的改革顯然力有未逮有關。

再說所謂台灣人才被挖腳導致教師人才嚴重流失,執政當局更應嚴肅面對一個殘酷現象:真正問題的根源乃在高等教育無法培育國際一流人才。試問,為何不是牛津丶劍橋來搶人才?其次則是產業界不注重研發,只注重短期獲利,或一意的壓低成本;最後則是政府各研發型財團法人已老化,無法吸引博士級人才進駐以帶動產業轉型。

赴中任教要有心臟擴大的心理準備

至於該不該去中國應聘任教,純屬個人工作權的選擇自由,我們都該給予尊重。不能說去歐、美、日就是正確,到中國就要接受批判。

我只是想藉此文客觀的對於兩岸工作情勢做個比較,提供給正在想要到中國擔任教職工作的年輕朋友們一些稍具實用性的參考。

首先,到中國定居工作,必須要克服心理障礙。在意識形態上,不管你是統是獨,是藍是綠,你拿的就是台胞證,所以你被任何人所認定的身分就是台灣人。再加上語言的口音和表達詞彙及敘述模型,憑你再怎麼偽裝,都會被一眼看穿,你就是個台灣人。所以你,在教學上,已經先被受教者們孤立了,你得要先有能力讓你的學生群拋棄異樣有色眼光,進而建立師生之間的互信基礎,否則你在教學上的挫折感,必然會讓你一步步掉進灰色空間裡,抑鬱寡歡,嚴重者可能惡化為憂鬱症。

接著,各學校黨部的統戰部門一定不會把你輕易漏掉,所有你在課堂上的言行及日常生活中的交友往來紀錄,必然都會列入不拘形式的積極管控中。手段高明一點的可能會噓寒問暖敲東擊西的考驗你的言論自由尺度。不幸遇到變態者的監控,粗暴者有之,造假者有之,更嚴重的則是為搶業績而製造不實情資呈報者,最糟糕的狀況更可能會是飛來一頂「顛覆政府」的帽子一扣,那就真的是百齒莫辨了。到後來,你很可能會被調教得杯弓蛇影、神經兮兮!

先好好認識中國權貴資本主義的社會真相

如果傳言屬實,兩萬人民幣(約合台幣10萬元)在中國生活,以目前中國物價騰飛的晶礦而言,也僅只屬於一般般的中等收入者。縱令安穩工作幾年下來,能存下的餘款應該也所剩不多了!所以,漂泊幾年後,歸鄉返台時,你出賣的這段青春值得嗎?

中國是個披著「中國夢」的權貴資本主義社會。最高等級當然是紅二代的權貴們,等而次之才是權貴的跟班家臣。他們個人或集團的財富累積,其活水源頭就是「權貴階級」所獨享的封閉管道。非權貴階級根本無法窺視其中奧秘。即使已富裕有如BAT的李彥宏、馬雲、馬化騰等等之輩,一樣都得戰戰兢兢過日子。否則就隨時都可能像郭文貴般挾持鉅款亡命海外;或如中國房地產大亨的萬科集團創始人王石,只消「趙家」一句話就可以叫他離職隱退。所以,除了民族主義的動員必然會掀起民粹式的工具式全民參與之外,任何真正的好康肥肉,根本輪不到平民百姓分享。也因此,在「中國夢」中那鋪滿黃金的殿堂裡只能是幾千萬中國權貴們所獨享的利益,十幾億的小民百姓仍然只能繼續做著虛幻的中國千秋大夢。

那麼,你一個台灣人,除非你有他們正欠缺的技術或技藝才華,你有甚麼資格能突破已清楚劃定的權貴界線,而擠身進入權貴黃金俱樂部呢?

在早期,當鄧小平宣布開放並允諾要「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之際,台灣人自備資金進入這蠻荒地帶,跟隨著或教導極少數權貴族群炒作「摸石頭過河」的主題遊戲,因為那時的權貴階級尚未完成資本累積,所以還有機會參予到權貴階層的掠奪行為一起撈混。如今,中國的權貴階級已經完成大整備,各領域的掠奪模型也都已制式化,哪裡還能輪得到一個台灣人去摸得到那黃金夢境的邊緣?就算短期好吃好喝,也因為你仍尚有可被利用的一丁點價值罷了。

鄧小平 軍裝 © 由 風傳媒 提供 鄧小平 軍裝
鄧小平宣布開放並允諾要「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資料照,取自網路)

不丟臉,很漂亮,你要在這裡生活的嘛!

網紅胡采蘋敘說的一個真實故事,我覺得很值得轉錄給年輕朋友們參考的。因為我讀到後來不自禁為那位「滯中不歸」的年輕人仰天而嘆。

故事這樣寫的:

「前些天跟朋友出去玩,問他在做些什麼,他不好意思的拿起他的最新產品給我看。是一幅工筆畫的百工圖,轉成了壓克力做成擺件等藝術小物。工筆畫得極好,人物生動,線條逗趣,然而圖上到處都鑲嵌了小小的五星紅旗,我才知道這是他接受某些機構委託,製作的十一國慶商品。

『如果大家知道我在做這些,我應該連中正機場都進不去了吧。』他囁嚅的說著。正在看圖的我沒聽清楚,然後他慢慢的再說了一次:『你說這是不是很丟臉,別人知道了,我應該連海關都進不去了吧。』

這時候我聽懂了,他想要我給一個答案,這像是某種形式的告解,他需要對同伴抒發心中的罪惡感。『不丟臉,很漂亮,你要在這裡生活的嘛。』我對他說。......」

原來,故事裡的「他」,對於自己所承襲的民主價值觀以及台灣人的一份最基本尊嚴而總是自覺內疚與懊惱!這是個悲劇,而每一位要赴中就業的台灣人都必須要背負這樣的「原罪」,或是要忍受這樣的煎熬嗎?你想清楚了麼?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