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陳破空專文:習近平成功集權,秘密何在?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6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共十九大閉幕,習近平集權的圖謀,基本成功。儘管,在7人政治局常委會裡,習近平派系僅占微弱優勢,但在25人的政治局(包括7名政治局常委在內)裡,習近平的人馬,即「習家軍」,多達15名,占到5分之3強,即60%。加之,前幾年,習近平已經分別控制軍隊和武警,近兩年,習近平的親信和心腹紛紛躍升地方大員,大部分省份,包括4大直轄市,盡歸習勢力掌控。到十九大開完,可以說,「習家軍」全面上位。

按說,論資歷、年齡和政績,上台僅5年的習近平,並不具備攀到如此權力高度的條件。然而,這一景象,卻在事實上發生了,習近平攀上了權力高峰。他是如何做到的?秘密就是兩個字:腐敗。共產黨的集體腐敗,無官不貪。

早在20年前,筆者接觸到一位中共體制內人物,他就對我說:時任總書記的江澤民,當時已經密令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敗材料,只要誰不聽命於他,他就會以反腐為名,將其下獄、治罪。然而,事實上,江澤民只拿下了一個人—陳希同,政治局委員兼北京市委書記,便及時收手。(至於少數幾個省級官員如成克傑、胡長清等,此處暫時不敘。)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習近平,江澤民(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習近平,江澤民(AP)
作者指出,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右)默許官員腐敗,以腐敗為粘合劑,團結全黨。(資料照,美聯社)

也就是說,江澤民沒有膽量、或者沒有決心做下去。相反,江澤民默許官員腐敗,以腐敗為粘合劑,團結全黨。江的名言是:「悶聲發大財」。繼任的胡錦濤,一位權力遭架空的傀儡總書記,更沒有膽量和決心這麼做。任內也只拿下一個人—陳良宇,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以為震懾一下不服從的官僚,便及時收手。胡的名言是:「不折騰」。

輪到習近平上台,就全然不同。習近平陣營不僅秘密收集了所有高官的腐敗材料,並且,斷然而大規模地,把這些材料派上了用場— 一旦發現黨內有誰暗算習、有誰反對習、有誰不服從習,就立即出手,果斷拿下此人,旋即以腐敗罪名下獄、治罪。比如:

遼寧省委書記王瑉下獄(先調離後),因為不服從習;天津市長黃興國下獄,因為不忠於習;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下獄,因為反對習;政治局委員孫政才、以及上將房峰輝、張陽和杜恒岩等下獄,因為「陰謀篡黨奪權」,意即,密謀發動推翻習近平的政變。而習近平拿下這些高官的理由,無一例外的,都是反腐。儘管,習近平真正的動機,卻是清洗,清洗任何不忠者、任何不服從者、任何反對者,或他所稱的「陰謀家」。

反腐,選擇性反腐,是習近平集權的手段,更是捷徑。以至於,短短5年時間,集權就大功告成。習近平能做到這一點,不僅僅因為,他具有江澤民和胡錦濤所不具備的膽量和決心,而且因為,中共的腐敗已經蔓延到這種程度:腐敗信手拈來,貪官隨手一把。無官不貪(包括反貪者本身),就看誰抓人和誰被抓、抓誰和不抓誰。

當然,更關鍵的是,習近平還具有江澤民和胡錦濤所不具有的運氣:被政治老人們匆忙間放到中紀委書記職務上的王岐山,意外成為高官和政治老人的剋星。這個王岐山,不僅正好是習近平青年時代結交的「鐵哥們」,而且偏偏又是一個敢作敢為且足智多謀的人物,從經濟和社會危機的「救火隊長」,變身為權力鬥爭的「救火隊長」。作為習近平最得力的幫手,王岐山手握的中紀委,成為最鋒利的刀把子,指誰砍誰。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王岐山(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在北京召開,王岐山(AP)
中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從經濟和社會危機的「救火隊長」,變身為權力鬥爭的「救火隊長」,作為習近平最得力的幫手。(資料照,美聯社)

無論是江澤民時代的中紀委書記喬石、尉健行,還是胡錦濤時代的中紀委書記吳官正、賀國強,都不具備王岐山那樣的「救火」特質,更要命的是,他們與江澤民或胡錦濤之間,也根本不存在王岐山與習近平之間的那種鐵杆盟友關係。

有了共產黨的腐敗,才有了習近平的反腐。因為腐敗,才有反腐;因為反腐,才「暴露」腐敗。腐敗與反腐,互為因果關係,二者相輔相成。習當局說「反腐永遠在路上」,意思就是,腐敗永遠在路上。只要腐敗永遠在路上,就給習近平集權、獨裁、君臨天下,提供了永不枯竭的源泉。

這就可以解釋,習近平聲稱「對腐敗零容忍」,卻無意改變滋生腐敗的制度─不受監督和制約的一黨專政,並加意保留之。試想,如果中國民主化,新聞自由而司法獨立,反腐,哪裡還輪得到身為領導人的習近平的份?而且,習近平本人,也會成為新聞和司法監督的對象。設若習近平不能運用自己手中的權力反腐,哪裡還能淩駕百官而獨步於天下?

短短幾年間,習近平就被破格擁立為「核心」,並非出自官僚們的心服口服,而是出自官僚們的恐懼,膽顫心驚。口服而心不服。官僚們並非忠於習近平,而是畏懼習近平,因為,他們人人都有把柄握在習近平手上。

習近平成功地廢止了鄧小平創立的隔代接班人制度,在他的第1個任期結束後,沒有出現接班人,或者說,習近平無情地讓接班人消失。原定的第6代接班人,孫政才遭下獄,胡春華遭邊緣化。習近平擺開架勢,準備終身執政。

誠然,在一黨專政下,中共所謂集體領導或個人獨裁,對中國人民而言,並無效果和感受上的差別。然而,畢竟,廢除領導人終身制而確立領導人任期制,原本是中共改革開放的重要成果之一,標誌著文革結束和對毛澤東終身獨裁的否定。時隔40年之後,終身制竟可能在習近平手上復活、復辟。中共改革開放的重要成果之一將付諸東流。這是習近平權術的成功,卻標誌著中共政治的倒退。

文革後,中共政治左右擺蕩而前後翻覆,最終走向極左與集權。政治倒退,在於機會的錯失。錯失的最大機會,就在於,未能及時踐行政治改革而推進中國民主化。結果,一黨專政下的經濟起飛,伴隨必然的官場腐敗,腐敗氾濫。道理很簡單,權力不受監督的大小官員們,對突然降臨的巨大經濟果實必然心生貪欲而情不自禁地伸手。一旦嘗到甜頭,便一發而不可收。伴隨這一墮落過程的是,政治改革被官場集體抵制而無限期封殺。

拒絕民主化,帶來腐敗。當腐敗氾濫成災之時,本來,民主化才是解藥;然而,中共統治者卻以腐敗深重威脅黨的生死存亡為由,在挽救黨的思維下,進一步集權,打造強人政治,強化獨裁。如此惡性循環,對中國人民而言,民主化,變成一件可望不不可及的奢侈品。一個遙不可及的夢。

*作者為旅美作家。本文原刊《自由亞洲電台》,授權轉載。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