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陸委會稱「非常不可能成行」 王麗萍自行入境中國:絕不讓李凈瑜孤單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0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11日將在中國湖南岳陽公開受審,原預計陪同李明哲的妻子李凈瑜到中國旁聽開庭的前立委王麗萍,10日早上未依計畫與李凈瑜搭同班機。當時李凈瑜說,因至10日深夜仍無法確定王能入境,王因此說,她「另有安排」。而10日下午將近6時,王發出聲明,說她已在前往岳陽的高鐵上。

王麗萍說,直到10日深夜,陸委會告訴她,中國只確定讓李凈瑜一人前往,其他人能否入境,無法獲得確認,並且說,她「非常不可能成行」。對此,李凈瑜很難過,她對李凈瑜說,「我們絕不會讓妳孤單」。

王麗萍質疑 陸委會轉告中方態度時是否失真

王麗萍說,她隨即直奔桃園機場,從武漢入境,沒有受到中國官方的阻撓,她質疑,陸委會對她轉告中方的態度時是否失真或誇大?是否對國人提供真實的兩岸資訊?如果官方一再毀了公信力,是政府在自毀。

王麗萍說,她正從武漢前往岳陽,她的任務是「陪伴净瑜,在險峻的局勢、陌生的國度和不熟悉的人群裡,作她的依靠,陪她履險,絕不讓她孤單。」

王麗萍發出的聲明令人意外。王麗萍早上傳訊息給部分人士時說,看來中方不太願意放行,她因此先回雲林,希望凈瑜保重、一路順風。

《中央社》報導,王麗萍接受《中央社》訪問指出,她傳訊息給李凈瑜說「凈瑜,看起來今天的行程中方那邊不太願意放行(我的部分),我想了想,不太喜歡被無禮拒絕的畫面,因此先回雲林了,妳一路保重順風,希望之光終將降臨,平安。」

以下是王麗萍的聲明:

千年前范仲淹説:「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向國人報告,我已經用我的方式抵達中國武漢,正要轉住岳陽。

直到昨日深夜,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還親自致電給我,仍然表示:「中國方面只能確認李凈瑜一人可以前往,其他人尚無法確認。」凈瑜也同時非常孤單無奈恐慌地告訴我,說周副處長(陸委會法政處副處長周鳴瑞)也打電話給她表示:「王麗萍委員非常不可能成行!」堂堂中國政府對這件法庭旁聽的小事也會猶豫不決和耍小手段嗎?

看著凈瑜眼中含著涙光,無助丶孤獨的神情,我抱著她,説:抱著飛彈能夠前往,我都會設法去抱。妳放心,我們絶不會讓妳孤單。

當年我加入民進黨,是受到台灣苦難的那一代領袖們的精神感召,並接受他們的教悔,不坐以待斃,不向命運屈服,不仰人鼻息。老民進黨的領袖們是篳路藍縷開天闢地的苦力,不是拿著鐮刀,看天吃飯,等待收割和指令的現代菁英,更不是在等待別人給予機會和施捨。

當下我就決定不再仰賴陸委會的管道冒險等待,拎著行李我立刻直奔桃園機場,頂著一片漆黑的天空,飛出台灣,用我個人的方法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波折,終於輾轉抵達武漢順利入境,並沒有像陸委會所言遭受中國官方的任何阻撓。陸委會轉告我們的中方態度是否有些失真、誇大?政府官員提供兩岸資訊必須真實真誠,國人才能做正確判斷。人民早已不可能事事都聽信政府所言,如果官方一再毀了政府的公信力,是政府在自毀。

三天前我接到凈瑜的電話,話語的內容已不重要,聽見她的聲音,我腦海裡出現當年她在民進黨青年軍的模樣,想起反貪腐紅衫軍時她在角落裡發新聞稿的身影,也浮現她這一陣子媒體上瘦到我幾乎認不得的憔悴。她在電話的那頭說什麼,我好像沒有聽得很清楚,但我知道,她要求什麼我都會答應,都會配合。掛下電話我立刻搭高鐵上台北。我的使命,只是陪伴净瑜。在險峻的局勢、陌生的國度和不熟悉的人群裡,作她的依靠,陪她履險,絕不讓她孤單。

自李明哲被失蹤後,她時時以國家尊嚴,政府立場為念,受到多少羞侮、攻擊,誤解,仍勇敢地撐起台灣多年來已經看不到的正氣!我們忍心抛棄她嗎?

凈瑜,我會在岳陽等妳。踩穏妳的腳步,我會緊緊追隨,台灣人看着妳。

王麗萍 寫於武漢前往岳陽的高鐵上 2017年9月10日黃昏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