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非關「奴性」,請珍惜尚有選擇的人生──看完他們的故事,還要說自己「沒機會」、「沒希望」嗎?

換日線 標誌 換日線 2017/10/27 黃馨儀/讀者投書

今天,想先為大家說一個黑人朋友的故事。他是我在澳洲打工時認識的朋友,名叫艾瑞克。聽了他的故事,我著實無法克制自己想要記錄下來的願望:

艾瑞克出生在非洲一個小國,那裡兩個民族為了爭奪主權,已經打了半個世紀的內戰,在他開始懂事後學到的第一件事,是拿起沈重的步槍。

不過在他出生的那一刻,家族下定決心要逃離這些無止境的戰爭、疾病與飢餓,所以他們輾轉來到澳洲大使館,填寫了可以改變一生的「難民簽申請」。

但是在當地,一旦做下這決定,就代表你必須連夜逃跑──因為這是他們國家法律不允許的事情。

免費的難民簽證數量極其有限,他們全家人,應該說整個國家的人每到收音機播報新聞的時間,都會全神貫注地守在旁邊,因為廣播最後,會播報誰抽中了「能夠改變一生」的難民簽。

艾瑞克的家人一面遷居,一面等待幸運之神眷顧──這一等,就等了漫漫十多年。最後,卻只有艾瑞克一人,拿到了通往澳洲的入場卷。

抽到籤,並不代表能夠即刻前往澳洲,艾瑞克一家,在難民營又待了幾年──在這幾年中,幼小的艾瑞克經歷許多次面試,最終才得以前往澳洲。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我與艾瑞克的合照。圖/黃馨儀 提供

「6.5 萬元澳幣,足以改變一生」

當年只有十幾歲的艾瑞克,離開家人,隻身來到了千里外的國度。他說:「我從不知道,原來生活竟可以是完全不同的樣子──沒有槍械、彈藥、飢餓,街道整齊、水龍頭轉開就有乾淨的水,每個人都是笑的。」

後來的十多年間,他的人生開始拼命追逐金錢──因為那時他還有父母,四個哥哥與三個姊姊,在非洲等著他。

據他所說,在澳洲,要「買」一個難民簽,並將家人接過來,需要花費 6.5 萬澳幣(約 153 萬台幣)(註一)。所以他從到澳洲開始,每天拼命工作,幾乎從不休息──到今年,他已經32歲。

我忍不住問:「你們就是難民了,哪來這麼多錢?這種制度完全是剝削。」

他卻不以為意地說:「如果 6 萬 5 千元澳幣可以改變你的一生,那很便宜。」

我眼眶瞬間滿是淚水。

從他懂事以來,就有我幾乎無可想像的壓力,壓在他身上──他的人生,即使到了澳洲,更有大半時間,都奉獻在「對家人的責任」上。

但他卻如此輕描淡寫,甚至略帶樂觀地看待這一切。

那些「沒有辦法選擇」的人們

在國外浪蕩的這些年,我才發現:所謂「人生好難」──這個台灣網友常常拿來自嘲生活中種種不順遂的用語,若是拿來和經歷真正苦難,仍不放棄努力的生命對照,竟顯得如此諷刺。

就好比,從以前我就很看不慣,總愛自稱遭到別人歧視,自己卻常用惡毒言語歧視移工的部分台灣人。

我認識一位堅強的移工姊姊,她每天扛重物數小時導致工傷,但卻常連晚上都常無法休息──她為了來台灣工作養活家人,透過仲介「假結婚」嫁給一個台灣人──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台灣的戶政事務所,為了確定是不是「假結婚」,會在三更半夜打電話要「外配」接聽,確定雙方有沒有「在一起」。(結果,有用嗎?)

而這位堅強的姊姊,雖然一開始已和「丈夫」講好假結婚,不過卻在拿到身份後,還是留在對方身邊──這個丈夫並不有錢,甚至身體有不少毛病,但她對我說:「能怎麼辦呢?我不理他不照顧他,就沒人理了。」

我在義大利一個小鎮裡,遇到一個從利比亞逃亡而來的小孩,我沒辦法忘記他非常輕柔帶著顫抖的聲音,用英文開口對我問好,甚至問我「能不能交朋友」──他說這半年來他一直嘗試在當地交朋友,但沒人願意跟他說話。

在義大利對難民的排斥感越來越強烈下,我無法想像年幼的他,在當地怎麼維生、怎麼面對可能遭受的敵意;我更無法想像他的父母在他獲救的前一天,死在同一艘難民船上。

這命運有多捉弄人?但更殘忍的是他沒有悼念的時間,他要努力融入這個對他懷著巨大恨意的新世界。

後來我在瑞士邂逅了專門教難民英文的老師們。他們告訴我,在難民營裡最重要的職位,是心理醫生,因為很多難民,其實完全無法適應這人生巨大的改變──號稱「文明祥和」的先進國家與社會,卻在他們身上投下比奴隸還沈重,這稱之為「難民」的階級包袱。

坦然面對現實的不順遂,就是「奴性」嗎?

我覺得自己最幸運的事情,就是尚且擁有自己人生的選擇權──雖然偶爾面對現實,我當然也要低頭,但至少,我們都比上述的所有人,擁有更多的選擇權。

拜託,請不要再輕易斷定自己「沒優勢」、「沒舞台」、「沒機會」、「沒選擇」、「沒希望」了──真的完全沒有嗎?

還是因為逃避太過容易?讓自己安然活在小確幸裡面,同時對所有不滿的事物發發牢騷,或對別人的努力酸言酸語,就能快速地達到自我滿足的效果?

殊不知,這樣只是把極其珍貴的「選擇權」,斷送在自己手裡。

人生本來就充滿鳥事,但一切的關鍵,還是看你怎麼面對、怎麼實際嘗試改變這些事情──當然,你大可以可以笑著說,坦然接受一切不如意,默默尋求適應與改變的人是「奴性」太強,但我卻稱那叫「韌性」。

珍惜你還有的選擇,不論多寡,至少你還有。

註一:澳洲有所謂"Sponser Refugee"的方式:由澳洲居民或機構為難民認證擔保,並預先支付贊助金(包含交通、簽證手續費、醫療、保險、住房等等費用)。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這個「贊助金」金額可大可小:依照難民所在地國家不同,機票價位也不同;預計住處會影響到贊助金額;醫療健保也會依照年紀等身體條件有不同的「價位」。例如此篇新聞報導中的贊助 40,000 美元案例(換算澳幣為 51,000)。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 Sk Hasan Ali@Shutterstock

© 由 Common Wealth Magazine Group 提供

更多換日線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