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韋安觀點:「普世價值」真的能夠普世嗎?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認識一個來自新疆的女性朋友。她在大陸北方生活了很久,為人大方隨和,有點像個「哥們」。她愛用「叨叨」這個詞,來形容說話,當希望別人停下講話時,她總是喜歡說「你就別瞎叨叨」。

有次和她在微信上「叨叨」起來。為了表示對某事的認同,發了表情包裡一個卡通豬的圖案,結果她立刻打字回復:「以後在我面前,千萬不再要提那種動物!」

原本就知道她信奉回教,但沒想到會如此的敏感。我才明白,對回教徒而言,就連不小心看到豬這種動物的形體,都會讓他們感到禁忌和噁心。

這件事讓人聯想到,一再貶抑、冒犯伊斯蘭教,查理周刊的命運。這本常諷刺伊斯蘭教創始人穆罕默德的雜誌,遭到2名激進穆斯林親兄弟的恐怖襲擊。包括主編 、多位週刊工作人員和兩名警員在內,一共12死11傷。

事發過後,法國巴黎和歐洲多個城市,舉辦共和遊行,上百萬民眾走上街頭。口號喊著「我是查理!」支持言論自由,反恐怖主義,捍衛普世價值。

查理週刊。(白曉紅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查理週刊。(白曉紅攝)
查理週刊常一再貶抑、冒犯伊斯蘭教,遭到2名激進穆斯林親兄弟的恐怖襲擊。(資料照,白曉紅攝)

正如和回教朋友微信聊天的例子,自以為無害的無心之言,卻會造成不同信仰者極度的不適,和實質的傷害。難道可以用言論自由的理由,無視對方的抗議?有些人總是以為,自己堅信的一套「普世價值」,真的可以普世。或是對自己信仰的價值,過於優越感,賣力推銷和強加於人。

就在前些時候,有兩個中國年輕人向家人說,要去巴基斯坦當英文老師。結果在當地被回教極端分子虜獲,用最恐怖的手段處死。還公佈出來血腥的視頻畫面,讓人觸目驚心。

實際上,他們參加了一個韓國教會組織,專門去南亞最落後、動蕩的回教地區傳教。明知風險指數破表,卻非要搏命搶救異教徒的靈魂,出事能怪別人嗎?

對於我有關「普世價值」的「獨到」觀點和觀察,一位學者朋友好意提醒:「覺得你沒理解什麼是普世價值及其性質!」。另一位就直接一點:「你就是那種開放社會的敵人。」接著把我封鎖了。

然而,如果我們每天對周遭發生的欺凌不公,不動聲色。對身邊正在「溺水的人」,置若罔聞,卻又高調四處宣揚,捍衛這個、那個「價值」,這和自我欺瞞和逃避,有何差別?常常讓一些「大道理」把自己感動的都哭了,卻只會一本正經地「講大話」,到最後當然會更加分裂。

兩天前,看到中視的某個調查節目,講的是一位長相清秀、甜美,瘖啞殘障高中女孩的經歷。 她曾經在特殊學校,9個月裡,被強暴了8次。那段時間每天早上5點左右,她就在恐懼中醒來。惶恐焦慮地等待,上學出門的一刻,和無法逃脫的惡夢來臨。

這女生用筆記、作文、寫信,向老師求助。都沒得到應有、及時的解救,只是被建議:「以後不要笑,否則男生會以為你喜歡他們。」

為什麼?你我不能對近在眼前的困苦者,伸出應有的援手呢?無動於衷,是因為眼界太高,渴求宏偉的「普世價值」?還是本身就把追求價值的過程,當成了一場遊戲,和用來四處募款理由。

最後,回到那位舉世矚目,「被認罪」的李明哲身上。作為同胞,大家無論如何都要有志一同、救人第一。其被指控的「罪行」,大多滑稽可笑,不過若他真的曾用一己之力,想要在對岸放把「顏色革命」之火,就需要在思想層面深刻自省一下(而非刑罰)。

2017-09-11-中國對李明哲展開審判,李明哲。(取自官方微博)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11-中國對李明哲展開審判,李明哲。(取自官方微博)
「被認罪」的李明哲被指控的「罪行」,大多滑稽可笑,。(取自官方微博)

從歷史經驗、結果論來看,「顏色革命」還能當成自由派進步人士,引以為傲成功的樣板嗎?

埃及2011年爆發革命,2012激進伊斯蘭政黨穆斯林兄弟會透過民選取得政權。2013年政府宗教化與世俗化對抗,引發軍事政變,街頭流血衝突。這些年來,貨幣巨幅貶值,通貨膨脹、失業率大幅上升。2016年經濟,成為過去30年最差一年。

敘利亞的「顏色革命」,6年多的戰亂,造就IS極端恐怖組織興起。1200萬人失去家園,幾百萬難民流落歐洲。戰場和逃亡之路上,多少死亡悲歌迴響,整個歐洲跟著陷入恐怖威脅、難民危機、極右主義興起。

萬一,李明哲現實不小心成功了(雖然機會微乎其微幾乎是零),在中原大地把「顏色革命」的火苗點了起來,那才真的會成為十足「罪人」。連中共官方都承認,現在大陸正處於「全領域社會矛盾」高發期,發生「顏色革命」,還沒帶來進步與民主,失控、崩潰和戰亂就先接踵而來 。

如今400萬中東難民,快要毀滅歐洲,有想過哪一天4000萬中國難民橫行東亞的場景?不要說出於人道理由收容,只要百千萬難民把台灣當成跳板,「路過」一下,整個台灣島都會陷入覆滅之中。

到時候每個台灣人付出的代價,要比李明哲的今天牢獄之痛,恐怕更加慘痛,和倒楣。

*作者為專欄作家、獨立評論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