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頂53度高溫清鍋爐 北火老員工憶當年

中央通訊社 標誌中央通訊社 2017/10/29 王朝鈺

(中央社記者王朝鈺基隆市29日電)北部火力發電廠運轉數十年後退役,蛻變成海科館賦予新生命。電廠老員工曹瑞宋說,當年頂著鍋爐內53度高溫,手持撬棒一鑽一鑿清理煤渣,揚塵四起伸手不見五指,實在很辛苦。

位於基隆的北火發電廠在日治時期昭和14年(民國28年)興建完成,是當時亞洲除日本外,規模最大、設備最新的火力發電廠,並在民國44年擴建,增加兩座發電機組直到民國72年除役。

除役後的北火電廠一如廢棄工廠般頹廢矗立在八斗子,在各界奔走和協助下,如今蛻變成國立海洋科技博物館。北火電廠運轉44年來,許多員工在此默默為台灣電力發展付出,隱含著無數的辛酸血淚,更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

75歲退休員工曹瑞宋,民國49年起在北火儲煤場擔任契約工,負責運輸煤礦作業。他說,當時燃煤從瑞芳山上透過流籠運下山,途中會經過3站(曲),一旦發生出軌等緊急事故,就要趕緊使用手搖式電話機發出一長聲通知停機,等到狀況排除後,再發出一長一短聲響重新啟動流籠。

他說,曾有同事在警衛室旁抽煙一不注意,遭進站的流籠撞擊掉落到安全網,當時他人正好在一旁,立刻通知司機緊急送醫,所幸僅手部骨折,沒有生命危險。

當時年僅16歲的曹瑞宋,回憶起第一段在北火的400多個日子,讓他萌生去意其實不是工作內容,而是回家的路程。

他說,時常下班已是深夜1時,獨自背著手搖式電話機經過八斗子公墓,當時四周全是稻田,不僅人煙稀少,必經之路又是羊腸小徑,有些圳溝橋面還是用撿骨後的棺材板搭建。

他表示,起初還有同事一起下班,調班後老師傅為了趕末班公車時常蹺班,他只好獨自半夜回家,經過公墓不時聽見「吹狗螺」,讓他感到不寒而慄,還曾被3、4隻野狗追著跑,嚇得他落荒而逃,最後連辭職信都沒遞,就到台北跟著兄長學修車。

曹瑞宋28歲再度進入進北火電廠,這次改當起木工,為了多賺點錢養家,只要其他部門缺人手,他都很樂意幫忙,就連最辛苦的清理鍋爐煤渣,他也二話不說拿起撬棒鑽進鍋爐搶修。

他說,鍋爐內溫度高達攝氏53度,熱到膠鞋都會融化,揮汗如雨已是家常便飯,每梯次9人進去一待就是1小時,拿起撬棒往壁面一打,不僅煤渣依舊火紅,揚塵四起更是伸手不見五指,「清完煤渣後吐出的痰,一週內都還是黃色」。

曹瑞宋表示,除壁面外,煤渣還會包覆著加熱管,必須搭鷹架到5層樓高處清除,「我曾開玩笑對老婆說,清煤渣賺的錢我要自己花,因為實在太辛苦了。」

另一名服務10年的老員工杜世寬,民國65年在北火擔任儀器工程師。他說,大修時忙到不可開交,因為儀控設備傳送器裡頭裝著水銀,必須全部放掉洗乾淨後重新安裝,但安裝時若抓不到零點(null point)取得平衡,最嚴重可能導致跳機,最後花費一週重新定位才解決難題。

在北火電廠工作雖然辛苦,但福利卻也令人稱羨。杜世寬說,員工宿舍自成一格,婚喪喜慶不假他人,居民一手包辦,幼稚園、游泳池、福利社、醫務室、電影院一應俱全,買鋼琴台電還會補助一半,甚至員工到市區買菜還有交通車接送,讓附近居民羨慕不已,稱宿舍區是Club(俱樂部)。

海科館研究典藏組主任徐鳳儀表示,海科館建築外觀雖然新穎,但內部留有不少北火電廠元素,如鉚釘、發電機機座等,但礙於經費不足,館方對北火歷史的闡述並不多,今年正好有機會與台電合作,透過重現北火足跡專案計畫,利用新媒體等科技重新詮釋北火,未來也會透過展示或推廣教育,讓更多人認識北火的過往點滴。1061029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